雇主在外劳的薪金里扣除人头税,有没有消费税(Deduction of Levy, Subject to GST )?


时下热门的话题,除了早前所发布的 Simplified Tax Invoice 之外,另外一个就是 - 外劳的 Levy,雇主从他们的薪水扣除,有消费税吗?


Other than "Simplified Tax Invoice" which I had posted earlier, the other hot topic is - Whether recovery of levy from foreign workers subject to GST?

在2013年政府实行最低薪金制后,内阁同意雇主在外劳的薪金扣除 Levy。


2016年,政府有意在2017年1月开始,禁止雇主在外劳的薪水扣除人头税(Levy),不过在遭受反弹后,被展延到2018年。

然而,根据十面埋伏今早向移民厅求证久了解后,移民厅官员说,暂时雇主依然可以在外劳薪水扣人头税,直到此措施在宪报发布(Gazetted)。

~~~~~~~~~~~~~~~~~~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雇主在外劳的薪金里扣除人头税(Levy),有没有消费税?

其实,一项交易,有没有消费税,不是靠感觉的,而是取决于它是不是一项供应(Whether it is a Supply)。

费用的追讨(Recovery of Expenses)分成两类,即:
1. 代付费 (Disbursement);
2. 开支补偿(Reimbursement)。

供 应商的税务发票不是开在你的名下(Tax Invoice is not under your name),这称为代付费,不是一项供应,因此当向第三方追讨时,没有消费税。(This is known as Disbursement, and is not a Supply, therefore there is no GST when you seek for recovery from third party)。

至于开支补偿呢,总监裁决阐明这是一项供应。(Reimbursement, as per DG's Decision, is a Supply)。

居然它是一项供应,那么,有没有消费税呢?

我跟你说有,需要 charge GST,你会不认同。

然而,截至目前,按照 law 的诠释,确实是需要。

你会 argue 说:“这个 Levy 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移民厅的 law 逼我们给的!属于外劳的!我代付而已。”

这样的说辞,也合情合理。

因此,总结是:这是技术性问题。

因 此,会计师公会就向关税局求证,并建议关税局把这些人头税的追讨(Recovery of Levy)视为代付费(Professional Bodies suggest to Customs to allow to recovery of Levy payment as Disbursement)。

关税局怎样讲呢?

我附上图解。

~~~~~~~~~~~~~~ ~~

那么,接下来又该怎样做呢?

个人的看法,绝对不能凌驾法律。

四种选择:

1. 乖乖 charge 6% GST;

2. 不忍心外劳多付6%,自己承担(就有上市公司非常体恤员工,这么做);

3. 不要管它,因为还是认为这是代付费(Disbursement);

4. 认同这是开支补充(Agree that this is a Reimbursement),但是不 charge GST,原因 - 这是支付费用,原本就该属于外劳的,Tax Invoice 开在我名下,只是技术性问题。

~~~~~~~~~~~~~~~~~~~~~

选择 4 的商家,看上去,也没有错。

因此,我们耐心等候吧。

等什么?

等 Customs 的 Public Ruling。

曾经与 Customs Officer 讨论过,她说:

1. 目前为止,是 reimbursement,有GST;
2. 但是,我也认同你上面(4)的说法;
3. 我们内部有商讨过,不排除考虑把执法与行政上存有技术性问题的的 reimbursement exclude charge GST。
4. 等我们的 Public Ruling 吧。

”什么时候出?“我不忘提问。

”11月。“

~~~~~~~~~~~~~~

给点时间 Customs 吧,1.12.2017 第三个 Public Ruling 出来了,建议大家去看看,读读。

~~~~~~~~~~~~~







http://klsecompany.blogspot.my/2017/12/deduction-of-levy-subject-to-g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