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X (5247) 康樂 - 世界第一大安全套制造商 2017 AGM - dancewithbear

Tags


日期:27 Nov 2017 10:00 AM



Goh Miah Kiat (39) 自1999 年已经在Karex工作,是IPO (2013) 至今的首任CEO。
Karex是M.K. Goh爷爷所创的公司,所以其董事多是他的叔叔伯伯姑姑。


这是第一次看到本尊,股东大会刚开始他刚坐下的那一个给我的第一印象是 – 样子有点像刚睡醒,发型有点随意,留胡渣耍帅?还有他可能是周杰伦的粉丝哦,因为他不时都在做这个动作(不过回答问题时他很认真,没小动作)。


至于第二印象呢(大会结束后),哎哟,不错哦,人不可貌相,他表现得很好,尤其回答股东们的问题时,能不慌不忙地利用数据和根据讲解,临场反应也不错,给我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

成绩简报

大会先是由M.K. Goh 简报成绩。在告诉你他说了什么之前,让我先说说Karex业务,主要分成三个市场,OEM, Tender, OBM。
除了套套和轮滑液,也有生产(占小部分 7% – 9%)其他医疗用具 (catheters & probe covers)。

OEM
(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自己生产然后用客户的品牌直接包装,好让客户直接出售,例如Durex, Trustex, Lifestyle 等。
这个应该大多数人比较不理解,其实并不是 Durex给formula/配方教Karex怎么做套套,而是Karex自己已经是生产套套高手,然后Durex直接跟他买货。
Tender 多数为GO / NGO机构的投标。
OBM
(Own Brand Manufacturing)
One, Carex, INNO, Pasante 这些都是自家品牌。



回到简报,他先是说到世界宏观经济,是什么导致赚少了。主要是因为Tender的业务受到以下因素而少了订单。
这些政治因素导致GO / NGO机构的budget 迟迟不能被批下来,尤其是川普一上任第一枪就是终止资助联合国人口基金 (UNFPA) 。
不过这些机构近期情况已得好转。



中国和印度是世界安全套使用率最高的国家,各国平均每年用了 20亿 (2 billion) 个套 「2015数据-全世界用了28 billion个安全套」。
中国正在实施 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 (GMP),他估计很多 (20% - 30%) 安全套工厂都会倒闭,因为很多中国工厂都还在用着煤炭(应该是用来溶化调制安全套的胶乳?),煤炭是GMP不允许的。
顺带一提,Karex自开厂以来,都是用电;本地某手套股(忘了)是用煤气。所以,这也许会给Karex带来利好因素。

至于印度,印度政府有管制医疗用品的价格,而安全套就是归类为医疗用品。在印度一个套只能卖 Rs 6.50 (USD 0.10, RM 0.41),超便宜der。
但是对Karex带来利空的。不过我刚刚上网查了,其实在印度网购还是能买到有“口味”/“功能”,那些比较好的套,而且价钱和我们差不多,也许就是不能摆放在店里公开卖吧。


接下来说到胶乳 (latex) 2016年至今的价格浮动。可以看到2016年尾至2017年头胶乳突然变得很贵,这也导致成本增加了。
管理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Karex会努力把本钱转移给客户,也即将在泰国旗下Karex Polymers Limited开多一个公司,专门炼制制造安全套的compound latex,以后原料也会从这家公司取得(类似可以储存原料的公司,这样就不会被短期的价格浮动所影响)。




再来说整体业绩,tender市场是拖后腿最为严重的,不过很庆幸Karex 的tender还能维持在总业绩的36% (2015 – 43%)。
他拿泰国的同行比较,说她们大多数的tender业绩从40% 跌至 20%,而且还未能复苏,这事他蛮引以为傲的。


谈到未来展望,市场上较有品牌的安全套售价平均为USD 1.00,而现在Karex只卖3 美分,没错 USD 0.03!对于这个,他表示他充满期待并会努力 capture the value!努力成为 Top 4!


接下来就是问答环节

2017年的 impairment loss 与 inventory written off 增加了许多,前者的原因是因为有个顾客拖账很久了,既然顾客现在想要还钱,就给了他一些折扣,总好过这个账收不回吧。
后者是因为顾客下订单后,公司就会采购包装原料,这些原料有时候会买多,好让下一次顾客下新订单时,可以直接使用 并缩短交货时间。
不过有时顾客没再下单或者想换包装了,最后这些原料就只能浪费了。
希望管理层以后能在这一点多加小心避免不必要的浪费。


股东问说为什么最新的季度报告 (2018 Q1)的 Inventory 增加那么多。
原因是因为通常tender的订单都很大,而且顾客要一次性收货,所以就会把做好的货先储存起来。除此之外,由于安全套是医疗用品,所以在交货给顾客时,顾客会依照世界卫生组织(WHO) 的制度,到仓库抽取样本,再送到第三方的实验室进行一系列的成品实验,这也会拖延一些时间,所以存库自然就增加了。
Tender 的订单还有一个要点,就是它们都需要在很短时间内得到货品,不过以Karex为世界最大的安全套制造商,M.K. Goh很有信心一定把这事做好:大订单 + 短期要货 ==> 没问题!

Free delivery

相信大家也有网购经验,如果看到有好货而且是免费送到户,应该有种省到钱的感觉对吧?而且以后也比较大可能回到该网站购物。
Karex 就是给她的顾客 free delivery。不过这也就造成Karex的 distribution expenses 增加了,因为整年里,除了latex的价钱波动,货运(freight transportation) 的价钱也难于预测,据说在某个月价钱还翻倍了。

Margin有多好?

说到profit margin,Karex一直以来都有很好的margin。由于Karex在马来西亚是一枝独秀,唯一一间制造安全套,所以拿手套股比较吧。
Gross Margin的话,3年来Karex平均有~30%,而TopGlove只有~20%,Harta~26%。
原因是因为第一批创业的始祖们多数都是Engineer,Karex厂里用的机器几乎全是自己设计制造,不是买回来的机器,单凭这个给他们省下了很多开销。
这也代表说,他们对每一个制造过程都了如指掌!
M.K. Goh很骄傲的说,很多大牌包括Durex都还没能完全自动化生产线,因为薄薄的安全套很容易被机械弄破弄坏,但在Karex在5年前早已做到了。

现金和借贷

2017年Karex的现金减少了,不过CFO C.S. Goh说公司现在还是处于在健康水平,对未来的继续发展和公司营运上没有问题。Hedging policy for forward contract维持在75%左右。

CFO 也提到说公司已准备好,有必要时可以随时把gearing ratio推高至0.5 - 1.0(目前只有0.04)。大家应该有听说过,会借钱做生意的老板才叫做生意,所以不用担心,况且是他已经申明“准备好”,算是未雨绸缪了。如果有好的赚钱机会,那就来吧!

工厂和人力资源

2017 年总员工人数为2968人,泰国有 1110 人,英国和美国各有36人和29人。英国和美国的工钱都是以英镑美元计算,所以这大大增加了Administrative cost。

目前Karex一共有4个工厂,utilization刻意控制在65% - 70%之间,原因是因为tender 市场还是较为波动,目前没有必要百分百出击,说要保留一些等待好的时机。
在新的泰国工厂目前已经贡献50%的产量。
在几年前会转向在泰国投资的原因主要是马来西亚最低薪金制度。
在2013年1月最低薪金只是 RM 900, 2016年7月就上涨到 RM 1000了。
所以之前在柔佛有一块很大的地(Lot 2767)原本已经开始动工,到最后公司因为这问题决定on-hold(只是在 piling stage)而转向在泰国开发。
公司的计划是不会让这块地荒废,以后它也会变成一个工厂,而且是全自动化,这就可以解决最低薪金的问题。
公司为了实行这些计划,接下来的3 - 5年也会把capital expenditure从每年RM 25 million 增加至RM 30 million。

Innovative

在2017年,Karex还有一个新 & innovative的举动,这举动只是在大会和年度报告里只略提了一些 ,我觉得这是一个good move。
那就是回收胶。别误会,不是回收使用过的安全套,太不卫生了!
回收的是那些在制作过程中被reject的瑕疵品。因为安全套的胶乳是有formula mix的,所以是不能把它溶化再继续重新制造安全套。
这些回收的安全套会用来生产橡胶板(rubber sheets)。橡胶板可以再继续被加工制造其他物品,例如load lifter 的轮胎。
至于是不是Karex打算自己制造这些物品就不知道了,希望他别搞那么多,把橡胶板卖出去就好。

这个举动据说是第一第一第一次出现在全世界的安全套领域里,主要是支持绿色环保概念,这也会间接性有利于tender市场,因为大家都爱护地球啊!
另一个原因就是打击中国一些不法之徒。 他们利用低价收购这些瑕疵品,然后包装,再出售到市场,这是非常可恶的行为,因为瑕疵品已经达不到保护作用了。
有正义感的Karex花了点心思维护世界一下下。


至于占Karex生意小部分的其他医疗用具 (catheters & probe covers),管理层说这部门有很大的潜质,在未来2年也会扩大工厂。目前这部门的capacity已经接近100%。

未来会怎样?

M.K. Goh说,从7-11 的数据(没说是本地或是全世界)显示,One(Karex的品牌)的安全套已经超越了Okamoto成为第二热销,第一仍然是Durex。
原本这个股东大会是要送nasi lemak panas 口味的安全套,可惜这个口味还没正式上市,所以还不能送。猜猜”panas”代表什么?这个安全套的轮滑液是warming lubricant,经过摩擦后会有点烧烧哦,模仿辣死了妈的辣椒。
这样的巧思,我服了!
其实我自己个人认为,搞那么多花样,古里古怪的噱头,先是榴莲口味,现在是nasi lemak口味,有多少人真正会使用在自己和情侣的身上呢?应该听到都怕了吧,不过还是看到了听到了大家都在热烈讨论着,做到这点,我想Karex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 就是打造品牌!

品牌

品牌到底有多重要,相信不需要我说你也知道。Karex前后收购了Global Protection US (One 品牌) 和 Pasante UK (Pasante品牌)。
为什么不直接自己推出/推荐自己已有的品牌(例如Carex,INNO)?因为,别人比较出名啊!!
在欧美,One 和 Pasante的品牌已经深入民心了,不需要再花十年八载打造品牌(可能钱花了还达不到效果)。


Karex会从两个方向出发,One走的是Premium(有口味,有特别“功能”等等)路线,售价自然也会比较高;而Pasante走的是普通路线。
所以可说是大小通吃了。
别小看Pasante走的普通路线,Pasante这个品牌不只有安全套,她也是distribution高手,在欧洲,她代理了不少医疗用品,尤其是它的皮肤敏感用品(独家代理Sebamed ®)和艾滋病测试包(INSTI™ test kits),她的客户都是大型的,例如National Health Service UK (占Pasante业务30%),Tesco, Boots, Superdrug, and Costco (retails 占 Pasante业务70%)。
Global protection也一样,不只是有One品牌,而且也是美国health products distributor。有了这些管道,Karex要把自家的安全套摆上整个欧美的货柜简直是如虎添翼。

还是品牌

今年8月One也推出了新搞作,多达60个尺寸的安全套任君选择!
人都有高矮肥瘦,衣服的大小也有的选择, 安全套有近百年历史(latex condom invented in 1920)却没得选呢?现在有啦!
不管你是长短肥瘦,势必要给你一个合身的套套!目前只是在美国推行,目标当然是全世界!#solvedDickProblem



想买一个?来这里吧https://myonecondoms.com/
你可以下载一把特别的‘尺’,一比一的大小打印出来,自己想办法‘立正’,用打印出来的尺自己量,就可以知道你的码号了。
一个套的售价是USD 1.33,如果市场给脸,有5 million的套出售的话,就是bling bling USD 5 million 的revenue了。世界人口目前是7.6 billion,男女各一半,10%的真男人用套,比较保守一个月只打一炮,我不会算了。
M.K. Goh说,从最新的数据(1百万人的调查),只有12%的男人感觉套套合身,还有88%的人都觉得不贴身不舒服,所以他非常看好这个项目。

高潮

在问答结束之前,整天的高潮就在这问答题,也是我准备的其中一个问题,可是不是我问,那就是手套老大之一TopGlove宣布即将进入安全套领域,公司有什么看法。
我们的股东提问时还刻意不说是哪间手套公司,可又怕管理层不明白他是说哪间公司,M.K. Goh听了都忍不住拿麦克风说出TopGlove二字了,全场大笑。
过后,M.K. Goh语气淡定地说 ”I'm not concerned”。没在怕的啦,反而M.K. Goh还祝福TopGlove “good luck”。为什么呢?如果你从上面整篇读下来,大致上应该也可以猜到了,真的没那么简单。


第一,Karex工厂里的机械,几乎全是自己设计制作和维修,成本自然底。再加上制造超薄安全套的技术,这些都是Karex 30年来努力的成果。如果想打削价战?来吧come on baby~


第二,安全套是属于医疗用品,卫生组织采购时都需要非常小心。先说tender市场,在任何机构想和某家制造商购买安全套时,他们选的制造商必须已经有5年或以上的安全套制造经验,而且必须经过WHO亲自审核。然后OEM市场,也需要1至2年的时间来注册产品(这也是为什么他觉得OEM市场较稳定,因为顾客不会随意更换制造商)。


第三,品牌!有别于手套,安全套的品牌真的非常重要,你敢不敢在一个还没准备好(做爸爸)的情况下,用一个没牌子的套套?


最后

整个问答时间长达一个小时半(90分钟),前前后后应该有超过10个人提问,自己本身也准备了一些问题想提问,不过整个环节下来我已得到了答案,今天真让我了解Karex不少!

很遗憾的是,Goh Siang (67),Senior Executive Director,也是创办人之一,今年选择退休了,所以没参与重选。股东问及其原因,可见Chairman不是很想回答,只是带过说他是个人原因选择退休了。
这个AGM准备了早餐和午餐,吃饱饱后就坐着看投票结果,结果里比较引人注目的是有人反对Goh Yen Yen重选董事,票还不低,给我感觉怪怪的。而且M.K. Goh的叔叔伯伯姑姑那么多,目前重任都没有他们的子女。 只希望往后不会像云顶事件一样。



话说回来我对M.K. Goh的第二印象,他的确是很有料,从交谈中得知他参与不少国外会议,不时在跟进该领域的资讯,以下是他在该领域的贡献。


感想

真心希望Karex有能力多多少少改变世界一些。毕竟现在艾滋还没有痊愈的方案,如果没有安全套,受苦的人数是多么的可怕。
刚好在群里有同事传了以下的视频,看了觉得蛮心酸的,职业不分贵贱,为了也是家里人。
可见有部分的人对安全套的信任度,可取度,认知度都还需要加强。

其实整个会议中M.K. Goh也有不断强调sex wellness,所以相信他是有心做好这件事的,继续拯救地球吧Karex!




彩蛋!

拿到免费的One安全套,榴莲口味的估计也不会用了,拿来试验试验吧!

试验方法就是和目前最大牌Durex比较比较,别想太多,不是真枪实弹,只是我的左手和右手。真的只有左手和右手没有其他部位了!

在还没开始时,大家place your bet吧,你觉得谁会胜出呢?


这次One super studs durian的对手是Durex目前最新的产品Invisible extra thin extra sensitive !



试验的方法就是把它套在我的左手,然后进行一系列的观察。

首先,两个安全套都轻松的套在我的左手。原本我害怕榴莲味道会很强,其实也就还好,榴莲糖果味,因为这个糖果味,我偷偷舔了一下,真的是甜的!(不要想象那个画面,我是专业的)


薄度的话,One的盒子上是没有打上超薄的字眼,不过他的薄度和Durex的Invisible extra thin很相似(其实大会还送了One HYPERTHIN – 35% thinner than standard condom,我相信那个会更薄!),只是Durex的手感比较柔了一点。
不过应该是因为One的这个是榴莲壳,你们可以清楚看到一大堆的榴莲刺在上面。

感温度,做法是隔着安全套摸我团结的肚皮,如果我的肚皮可以很快感觉到手的温度,那就赢了。这个,我觉得One赢了!重复摸了几次,One的传热度似乎比较强。

过后我就使劲全力想用单手弄破它们,结果都败在它们套里了,根本爆不到。
安全性很高!


两个都已经上了轮滑液,所以我的手好滑,原本想比赛吹气球或者装水的。
可是到最后,我懒。就这样,拜!


其他链接: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karex-raises-capex-facilitate-automation-move




12/01/2017 09:12:00 PM 「 , 」 

https://dancewithbear.blogspot.com/2017/12/karex-2017-agm.html?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