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吉隆坡15日讯)Serbadk控股(SERBADK,5279,主要板能源)宣布委任另一家“Big 4”国际审计师安永(Ernst & Young)为独立审计师,是否就能扭转乾坤,反败为胜呢?亦或是步上前车之鉴金鹏集团(Transmile)的老路,最终股价惨沦废纸,遭除牌下市?

该公司于周一(14日)宣布董事局已同意委任安永为独立审计师,评估外部审计师毕马威(KPMG)所提出审计事项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同时还宣布委任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入主董事局。

虽然Serbadk控股的审计账目是否真的有问题,目前仍是未知数。但尽管Serbadk控股生死未定,作为公司前景指标的股价却早已暴跌了好几轮,从1.61令吉的价位,如今已沦为仙股行列。

尽管昨日委任安永消息一出,股价迅速冲高,全日交投更是超过12亿股,但今日已遭套利,闭市时,Serbadk控股最新报价为68仙,跌6.5仙,同时交投活络,为全日10大热门股榜首,成交量达4亿2303万9200股。若与事件爆发前闭市水平(5月25日)1.61令吉比较,股价已下跌了高达57.8%。

金鹏集团曾虚报5亿营业额

事实上,早在2007年,我国一家名为金鹏集团(Transmile)的航空服务公司,就曾因为被爆出假账事件,被查出在2005和2006年虚报高达5亿令吉营业额,并捏造总额3亿令吉的资产。

这家公司最终在短短3年内因为缴足资本不足,在2010年被列pn17公司,并且在隔年2011年5月24日被除牌下市。

令人心生后怕的是,这只股也因为那起毁灭性的假账事件,导致股价从事件被揭发前的15令吉,数年内变成5分钱(除牌下市前股价),跌幅高达99.7%。

换言之,当初在15令吉股价买入金鹏集团的投资者,若假账事件爆发后未脱手,最终可说是血本无归。

那么问题来了,经过一轮分析发现,如今深陷疑账事件的Serbadk控股,与当年的金鹏集团似乎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不禁令人联想,Serbadk控股究竟有没有可能步上金鹏集团的后尘呢?
金鹏集团和Serbadk控股的共同点:

大牌光环加持

两家公司都拥有强大的主要股东阵容。除了有名人效应加持,也是各大投资机构的心头好。

回顾当年的金鹏集团,最大股东是大马首富郭鹤年,他通过旗下Trinity Coral私人有限公司持有金鹏集团19.46%股权。同时大马邮政也持有17.29%股权,为集团第二大股东。

金鹏集团当时其余的5大股东也包括摩根大通(4.41%)和雇员公积金局(1.92%)。而且时任主席还是当时的交通部长敦林良实医生。

另一边厢,Serbadk控股的最大股东为集团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拿督莫哈末卡林,持股比例高达26.9%。

除了第二大股东拿督阿都卡迪尔(持股16.1%)外,雇员公积金局也持有10.1%股权,为集团第三大股东。

此外,国内基金机构如公务员退休积金局(持股4.53%)、砂拉越政府财政司(持股3.38%)、国民投资机构(持股2.35%)等,都是Serbadk控股的10大股东之一。

盈利增长 现金流反减

两家公司营业额和净利都逐年增长,但现金流却出现减少的情况。

回顾金鹏集团在财报中声称在2006年的税前盈利高达2亿700万令吉,2005年则高达1亿2000万令吉。

但当时被特别委任的摩斯伦风险管理公司(Moores Rowland)审查后发现,金鹏集团在2006年实际上税前亏损1亿2600万令吉,2005年则税前亏损7700万令吉。两年内共虚报了5亿3000万令吉的盈利。

而Serbadk控股从2017财年到2020年(2021财年首12个月)期间,营业额和净利也平均达到30.24%和27.04%得按年增长。尽管受疫情影响,涨幅亦丝毫未受影响,反而有进一步增长的趋势。

据Serbadk控股财报显示,2020年净利更是高达6亿3175万令吉,比2017财年净利(3亿800万令吉)高出超过1倍。

与此同时,营运净现金流却按年大减,从2019财年的2亿2099万令吉,2020年下滑至4574万令吉。所持现金也从2019财年的13亿659万令吉,2020年下滑至8亿3635万令吉,按年跌了36%。

应收账款遭“Big 4”质疑

金鹏集团于2007年5月被爆出2006财年账目遭到外部审计师德勤(Deloitte)拒签。主要因为德勤无法从管理层获得与贸易应收账款(Trade receivables)和相关销售的交易证件。

当时金鹏集团的贸易应收账款从1年前的逾1亿令吉,激增至逾3亿令吉,却无法对相关收入做出特别说明。

这与Serbadk控股这次所面对的情况似有相似。

Serbadk控股于今年5月初遭外部审计师毕马威(KPMG)质疑该集团2020财年的账目。其中毕马威提出的4大疑问中,就包括贸易应收账款无法确认的问题,涉及金额高达6亿5200万令吉。

据Serbadk控股年报,集团自2017财年以来的贸易应收账款逐年增长,2020年(2021财年首12个月)更按年增长了48%至18亿7000万令吉。

频繁私下配售筹资

两家公司在事件爆发前数年内,皆频繁进行私下配售。

金鹏集团从2000至2006年之间的7年内,共发行一次附加股,一次商业票据,一次可转换债券和4次私下配售。在此期间,共筹集了高达10亿令吉。

据统计,Serbadk控股从2018年至今也做了3次私下配售,共筹得13亿9200万令吉资金;2019年共发行5亿美元(约20亿5900万令吉)伊斯兰债券,5月25日再私下发行了2400万美元(约9885万令吉)的混合伊斯兰债券。

而事实上,Serbadk控股2019年从伊斯兰债券所筹得的钱,已占公司债务的59.8%。换言之,Serbadk控股除了靠贷款外,主要是依靠伊斯兰债券和私下配售来维持营运。

都是市场眼中的好股

这两家公司原本皆是投资者心目中基本面好,大受基金青睐,未来极具增长潜力的明星股。

金鹏集团当时风靡一时,在业绩逐年增长下,成为个各大机构和散户投资者心中的达令股,股价一度涨至17令吉水平。

至于Serbadk控股,该股也是当前各大机构和散户一致看好的一只明星股。虽然该股股价近年来走势对比2017年2月首发股上市发售价格1.5令吉,未有太大波动,但在此次事件爆发前,各大券商几乎一致看好该股。

在此之前,Serbadk控股的券商评级清一色都是“买进”评级,截至5月10日的目标价仍一度高达2.8令吉。

结论:

虽然这家曾被誉为涉及马股史上最大假账案的金鹏集团,与Serbadk控股之间有些许相似之处。但前者涉假账事件已成定局,Serbadk控股仍有待独立审计调查结果出炉,才能证明是否清白。

因此Serbadk控股最后是否会步上金鹏后尘,仍是未知数。

但可以肯定的是,经此一役,各大机构和散户对Serbadk控股的信心大打折扣,该股的股价恐怕也难以回涨至以往的1.6至1.8令吉水平了。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10615/%E2%97%A4%E4%BC%9A%E5%91%98%E6%96%87%EF%BC%9A%E8%B4%A2%E7%BB%8F%E7%88%86%E7%82%B9%E2%97%A2-serba-dinamik-%E4%BC%9A%E5%90%A6%E6%88%90%E4%B8%BA%E4%B8%8B%E4%B8%80%E4%B8%AA%E9%87%91%E9%B9%8F%EF%BC%9F/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