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搞活動賺了200萬


與出版社及iM合作一連兩場的分享會圓滿結束了,這算是向出版社「找數」了,括著「找數」二字,因為其實出版社沒有要求過止凡要搞多少場,只是一開始就應承了搞這兩場,而我就總喜歡拍著其他人一起玩。第一場拍著鐘兄於6月完成,而第二場的場地早已經book了,但久久未能找到好拍檔,曾找過財叔、巴黎兄、Starman兄、市場兄,可惜他們都有不同原因而未能參與,於是出版社只好改期,再找找財叔,終於成事,讓我成功「找數」。





財叔表示曾聲明過不會再參與分享會的,除非有特別原因,他才會出席。財叔向出版社開出條件,是他的著作須於分享會前能成功出版,他就有興趣參與新書「處女作」的分享會。因為這個條件,在非常短的時間,出版社令這事情發生了。

兩場分享會圓滿結束之後,短期內也未必再參與分享會了,好像財叔所言,除非有很棒的原因吧。因我不想把分享會做得跟課程一樣,又或者跟坊間的財演更新市場動向似的,我希望每個分享會都是特別的、難得的、有實質意義的,好讓大家都更珍惜每次見面機會。

在此談談分享會一些有趣情節,記得星期五當晚先由財叔分享,之後來到我的部份,我先問 問有誰常看小弟的blog,因我總喜歡做少少民意調查,再調節我說話的內容。我發現竟然有9成人舉手示意有常來看blog,這令我有點意外,因為這兩次講 座我也沒有刻意在blog內宣傳,只是輕描淡寫地說說,我預期參與者多是因為iM的宣傳或者是為財叔而來,原來也有這麼大比例是有看這裡文章的。

每次搞這些分享會(商場演說的除外),指的是要付一點錢坐定定地參與的分享會,氣氛都 很好,每位參與者的眼神都十分專注,我可以看出每一位都一面聽一面在思考,從他們的面部表情可以知道他們的確在用心聽。例如當財叔說一些年份、以多少金 額、買入什麼單位、租金多少時,我觀察到不少人都眼球在動、有的唸唸有詞、有的眉頭輕皺,證明他們都在把資料讀進腦內。氣氛好之餘,問答環節又沒有出現 「冧把」黨,與坊間打電話問「冧把」一族實在不同層次。

跟昔日的分享會一樣,最好玩的是發問環節。題外話,原來財叔不會再獨立回答讀者問題, 他只會作出公開回應,因為他認為彼此互不相識,為何要跟提問者作「私人補習」呢?但如果公開回應的話,透過對答可把理念宣揚到更多人,這對他來說意義則不 一樣。當然,在分享會上回應問題是一個好的理念分享機會,財叔自然有問必答。

在發問環節中,有一個提問令我很有印象,發問者希望財叔與我分享一下對未來10年的利 率走勢。財叔直指自己不是經濟學家,而我也重申不懂預測未來,尤其影響利率的因素實在太多,有些是國與國之間的角力、政治、陰謀,用理性分析出來的結果參 考價值十分有限,何況還要說上十年之久。

我們都不能預測未來,可以做的是準備未來,準備面對不同的結果。這一點,財叔與我的觀察都頗相似,財叔都反問為何發問者有這提問,原來發問者本身有樓按,想知道未來利率走勢。而我倆立即建議不要把收入與支出計算得太盡,應對世界環境的變化,沒有太多「水位」很容易出事。

我則用了「薄」這個形容詞,又舉了759阿信屋的例子,毛利率只有不足2個百分點,毛利太「薄」的話,人工、匯率、租金等任何數字變動一下,立即由盈轉虧了。營運公司與個人財務一樣,不要處理得太「薄」,預多點「水位」,到大跌市時自然有買貨的能力。

最後,主持人希望我們每人說幾句總結,這是突然加插的環節,所以我倆都沒有準備好。充滿街頭智慧的財叔面對這個情況當然有很好的「執生」(應變)能力,第一時間請我先講,因為他可有多點時間組織,哈哈。

我與財叔都談談寫文章多年的感想,在開始寫iM之後,在iM fb page看見不少負面批評聲音,其實這都見怪不怪了。除此之外,財叔提到一個秘密,原來他曾收到有私訊,寫了一篇長文「插」他,這一點我也不知情。

該讀者指他們背後是一班與地產發展商有關係的人士,他們都會看iM,主要是看分析及有用資訊,並不是看財叔所寫的「廢文」,指他的文章是一些只會「在門外盤旋多時也不入門口」的文章,希望財叔不要再寫。

財叔沒有特別理會,而寫與不寫從來都只是隨心而為,但他透露,在年初與iM飯聚時,的 確想過不再寫,而當晚飯局我也在場,他的確有提出過不再寫iM,當然在場的記者編輯們都以為他在說笑而已。財叔指他意料不到iM在當晚提及一些統計數字, 原來這個專欄也有排名,令他感到有信心可以影響更多人,於是才決定繼續寫下去。

財叔指近年搞分享會講座未必是收費的,好像有一次講座他是收取參與者每人30張明哥飯卷,他從來所有有關寫blog、講座、分享會等的收入,都會拿來做慈善活動。

另一個財叔沒有提過的秘密,是他多年來寫blog與開班靠搞活動的總收入,他估計達200萬,這數字對他來說不算多,但單靠名聲與分享所得,這的確很厲害,而這筆錢都拿到慈善團體去,這些年都捐助了不少內地學校,這令他感到很有意義。

近年財叔不太活躍,但久不久仍會作點分享,其理念是作為「上了岸」的人,絕對要看看及 幫幫「仍在水中」的人。他從前還未財務自由,也窮過,也捱過,所以特別清楚「仍在水中」的人的感受。他也希望這個理念可以廣傳,如果因為他的分享而成功 「上了岸」,日後也要顧及「仍在水中」的人。

於 這個理念之上,明哥給財叔有很大啟發,財叔在感想環節指,明哥與慈恩基金會的簡會長的生活一定比在座的分享會參與者都要差,但為幫人所付出的一定比在座的 多,他這樣說不是要我們慚愧,亦不是比較,只是提醒一下,原來我們絕對有能力可以幫人,亦要多看看「仍在水中」掙扎著的人。

我十分珍惜與財叔一起的機會,飯局也好,分享會也好,他的想法真是非一般的,非常有性格,例如沒有特別就不再搞分享會、不獨立回應讀者問題、搞講座收明哥飯卷、出書全數捐贈慈恩基金會等,這些都是很特別、很有性格,目標為本,我也要多多學習。

http://cpleung826.blogspot.my/2016/07/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