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兄第一課現場直擊


得知鐘兄與止凡相熟的出版社搞課程,於是我厚著面皮利用關係去得到一個「試堂位」,在鐘兄的第一課成為他的其中一個學生,雖然四個晚上只有機會參與一個,已經心滿意足了。世上不應該有免費午餐的,所以為造福大家,要寫一篇現場直擊,分享一下。





先說一點背景,鐘兄搞這個課程時,是因為上次與出版社及iM合作的623講座,感覺上鐘兄於講座後感覺良好,退休後又有時間,所以心血來潮搞這些投資課程。而行政方面又有出版社代勞,最終成事。

爆少少料,可能鐘兄未必知道我知情的。出版社曾指鐘兄的要求不容易做到,例如人數一開 始不要太多,而收費又要比巴黎兄更便宜。其實,這對出版社是一大挑戰,她們正職與專長其實是賣書,而並非搞這些課程,幫鐘兄搞課程的原因也因為鐘兄在她們 出版社出過著作。若要求她們搞課程,同時又限制著她們收費能力,實在有點難為了她們。

我與出版社合作多時,所以也替她們說句公道話,她們是在商言商的,blogger可能為理想為分享,如果自己搞的話,賺蝕風險也是自己的,很多東西都會來得無所謂。記得第一次與巴黎兄搞工作坊,有位參與者指他還未過數,問巴黎兄可否即時付款,我在他們身旁聽到巴黎兄回應:「不用啦,你請我飲杯咖啡就可以了」。

自己搞,當然可以很瀟灑,但如果與其他機構合作,也得要照顧一下對方的利益吧,尤其這些好事最好長做長有,若要有可持續性的話,絕對需要多贏。不過我要重申,其實出版社並無怨言過,只是我這個路人甲杞人憂天地看到一些現象,怕他們的合作關係不能持續而己。

說回今晚這個課程,我邊聽邊在手機記錄一下重點,可能雙眼向下望,令鐘兄幾次以為我睡 著了,哈哈。課程還未開始時,已經有不少同學到場,鐘兄就與早到的同學談天說地,大家都很融合。當時鐘兄更問在場有沒有人是經朋友介紹來參與的,結果是沒 有,全都是平日看鐘兄的blog友,厲害。

為搞這個課程,鐘兄花了不少心機,在blog內做過了一些統計才定立課程的題材,盡量貼近同學想學習的東西。與巴黎兄一樣,鐘兄也開了一個whatsapp group,即會進一步跟進同學的問題,又是有心人。

課堂一開始,鐘兄就表明一下,總共四堂的安排,頭兩堂將會較淺,較理念化,而後兩堂就會分享估值方法,當中涉及較多計算,會深一點。課堂開始了,我本以為會有空位,所以把公事包放到旁邊的座位,誰知真的全場滿座,安排的60人剛剛好,就連我身邊的座位也填滿了。

談價值投資,鐘兄由股神巴菲特帶出3M的概念,即management、moat、margin of safety,這些東西對於常看他文章的blog友應該不會陌生吧。

之後,兩三張slide就直入正題了,談選股的方法。先從上而下,分析經濟大環境、國 家政策等,找出吃香版塊,例如內地科網股、新能源股。再從下到上,分析與選擇個股,主要看其競爭專利、優勢等,再做估值。又與台下作一些討論,找找不利的 行業,同學都很有質素,回答得頭頭是道,指一些行業,如工業股,整體先天不利,例如其營商環境隨時變化得很急速。還有煤炭股會有環境污染問題,與國策不 符,航運股亦然。鐘兄補充,除非你在那些不利的行業,對那些行業認識非常,甚至知其行情,這又另作別論。

由開始到這裡,感覺節奏很快,我本以為會花時間談談股票的本質,例如股、債、衍生工具與投資理論、基礎之類的東西,原來還未坐定就大談選股方法,不錯。

再談的是一點點股票組合的概念,鐘兄問同學多數會投資多少股票,他本身喜歡的數目是5至20支,原因是若少於5支股票的話,萬一其中一支出錯時,損失比例將 會頗大。如果多於20支的話,作為一個打工仔與散戶,又未必有太多時間去看畢所有年報及追蹤每一支股票,而且對一些公司消息的反應亦未必夠快。另外,組合 內不應超過四份一是細價股,即10億美金以下的公司,因為他感覺上這些「細細粒」,多變化,風險較高。另外,每個版塊的公司也不應該多於四份一。

來到這裡,鐘兄分享了當年畢業時,他主力運用技術分析去選股,這是20多年前的事,當 時靠人手畫圖,真的看圖上什麼阻力位、什麼平均線就買入賣出。現在回想,他覺得技術分析是不懂基礎分析的投資者才會用的,只能作輔助。試想,突破乜乜線, 其實很容易學懂,一個方法人人都懂,豈不是人人都賺錢,這不太可能的,所以他認為要賺錢應學習一些較複雜的東西,作為退休分析員,他認為基礎分析正是較合 理的賺錢方法。

坊間不少人討論止蝕問題,鐘兄表示他不會止蝕,這概念是打電話上電視電台問財演的問題,主要是這些人其實不知道該公司值多少錢,如果沒有對公司估值,看著股價下跌,又怕繼續跌,自然心慌。

價值投資最怕的「價值陷阱」,鐘兄在著作也分享過不少他的失敗經驗,其中一支就是瑞安 房地產。主要「價值陷阱」是指價格相對價值來說很便宜,但及後其價值一路下跌,這令本來以為買到便宜貨,誰知是問題貨。瑞房的一大問題是資金回籠非常慢, 一個項目十年八載也未完成,之後更大量舉債,例如借入300億元,8%,每年就要付24億元利息,這可不是說笑的財政壓力。

談「價值陷阱」,很多人會想起Benjamin Graham的cigar-butt投資法,這方法更有點無視管理層的好壞,只看價格與價值的「水位」作投資考慮,鐘兄覺得這是很危險的,這方法最好要配 合買入多支股票,可能是數十支,拿一整個股票組合來計算成功機會率,這較能發揮作用。而他較推介的選股方法是找尋增長股,cigar-butt投資法與增 長股投資法其實有點互相矛盾,他並不建議投資者混合來用,選定其中一個方法更可取。

在首一堂,談選股方法還不夠,鐘兄更與同學談買賣時機。他先與同學回顧過往危 機,1997年、2003年、2008年,這些都是大件事,同學都很清楚發生過什麼事情。近一點的則有2011年歐債危機,還有今年年初的A股熔斷,更有 今年623英國脫歐,都出現小型股災,我們又有否把握機會呢?

看中個股,何時買入呢?主要有幾大情況,包括壞消息,若發現那壞消息可能是一個「假盈 警」,事情並非想像中差,但股價大跌,這是買入好時機。另外,若出現「催化劑」,好像公司有重組計劃。當然,還有常常聽見的盈利超預期,也是好的買入機 會。在討論這些情況時,鐘兄都用了他個人熟悉的例子,例如金山、金碟、廣汽、港交所,大家在他的著作也能找到。

中場休息時,有人問鐘兄對比亞迪發展單軌系統有何看法,鐘兄表示不懂,補充說有時投資 者要相信管理層,當然要相信管理層的話,也要看到他們有好的往績。主要的概念是管理層比投資者更在行,投資者應該要相信這些專家的判斷,如果每每投資者要 對所投資的領域都研究一番,這根本不太可能。我對這個對答特別深刻,鐘兄點出了投資者與管理人的一大分別,即使價值投資常說自己以生意人的角度看問題,但 到一些專業領域時,投資者也要了解與接受自己的無知。

有「何時買入」,就有「何時沽出」。鐘兄談到了2015年的大時代,A股泡沫期間,他分享了當期時所沽出或減持的9支股票與大約股價,今天只有當中兩支的股價與當日差不多,其餘大部份當日減持的股票現價不足一半,例如中人壽、平保等。

鐘兄在減持股票時,並未曾把所有股票清倉,這又談到一點點資金配置的概念。他之所以要保留一點股票,主要是他退休了,需要現金流生活,不會太博,所以最少也會保留三成股票,如果市況差時,會多買股票,最多保留三成現金,因此他的資產配置會視乎市況,在三成至七成上落。

其他沽出原因包括基本因素變質、業績遜預期、盈警(指的是真盈警)等,還有一種是策略 性減持,例如見股價高時,先沽出,等待低位再買回,這操作的難度不低。另外,有些人喜歡換馬,但鐘兄不太建議常做,主因是要選出一支自己喜歡的好股絕不容 易,所以很難找到兩支喜歡的好股,而一支大升同時另一支大跌以作換馬操作,很多人的操作其實是換馬至不喜歡而股價落後的股票,這是本末倒置了。

兩個多小時的課堂,雖只是基礎,但內容已經多得不能盡錄,亦不應盡錄,因為這對真金白銀上堂的同學不太公平,不過可以放心,因為我只可以上這一堂,沒有下次了,哈哈。

感覺上,鐘兄的課程與巴黎兄的課程很不同,巴黎兄較學術一點,一個個課題,股票、債券、利率等,仔細解說。而鐘兄較重經驗分享,其實以上的點子,他都拿出自己的操作例子作解釋,而且都討論得頗細膩,一聽就知他對每一支持有的股票都有深入研究過、追蹤過。

一面聽,一面在想,鐘兄也好,巴黎兄也好,都非常專注股票投資,記得財叔不時開班分享物業投資,也是非常專注的,這些不同的高手,就好像少林、武當等不同門派,多吸納這些財務知識,可能會化出自己的一套「截拳道」,哈哈。

http://cpleung826.blogspot.my/2016/09/blog-post_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