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感恩不靠外援/胡逸山博士


2017年7月27日 
胡逸山博士

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上任后明显地走向闭关政策的方向,上周本栏开始探讨美国在经济上(以至政治上)的孤立主义之源起。

不知大家知晓美国在每年近年底时的感恩节吗?

这个美国独有的节日,对美国人来说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比圣诞节还重要,也是一个家人挚友团聚的好日子。

感恩节起源于当年主要来自英国,也有一些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清教徒们,在登陆北美后开始建立一个又一个的“驻扎地”。

当时还不能说是殖民地,因为还不是有英国官方管制、特许或赞助的,在很大程度上如前述反而是为了逃避英国官方的压迫而漂洋过海来建设的。

他们在周边耕种、畜牧等来过着彼等认为符合彼等特别清廉、又清高,而且朴素的生活。

在当时的北美洲,主要的原住民是印第安人,这些清教徒们的驻扎地,当然也算是“侵占”了印第安人的地盘。

然而,这些清教徒们爱好和平的态度(起码当时当地是如此),竟也促使彼等与印第安原住民的和睦相处,未有太多太大的冲突。

有一年,清教徒们的农作物歉收,几乎面临严峻的饥荒考验。

而英国方面先别说官方不管这些“叛逆”的清教徒们的死活,在当时相对当下的落后通讯与运输能力,要把饥荒的讯息转达到英国就不容易了,更从何谈起要英国方面组织庞大的越洋济救行动呢?

所以,请教推们压根儿不能期望来自祖家的援助来渡过这歉收的难关。

眼看这些北美新移民们就要活生生地被饿死了,其实在旁早已窥视多时的印第安人,却选择不乘机发动攻击,乘新移民们因为饥荒羸弱而把他们杀个清光、或赶离北美新大陆。

反之,印第安人从自身相对还可以的收成里,凑成大批大批的粮食,直行运到新移民们的驻扎地闸前来敲门救济。

受宠若惊而又饿了肚子多时的清教徒们,也顾不得什么猜忌,而欣然接受印第安人的救济。清教徒们与彼等的印第安“及时雨”友人们共享美食的画面,也成为日后美国艺术作品的其中一个重要题材。

自力更生最重要

清教徒们对印第安友人的心存感激,也就演变成美国之后的感恩节的来源。感恩节的典型节庆食品,如烤火鸡、蔓越莓酱、玉米棒等,也都起源于当时的动植物收成。

也就从那时候起,美国人开始认为,得以在美洲自力更生最为重要,要依靠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援助,即便是来自宗主英国的,也还是不切实际。

美国孤立主义的种子,也许也在那时开始在彼等的心田里被播下了。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70727/%E5%9C%A8%E5%9C%B0%E6%84%9F%E6%81%A9%E4%B8%8D%E9%9D%A0%E5%A4%96%E6%8F%B4%E8%83%A1%E9%80%B8%E5%B1%B1%E5%8D%9A%E5%A3%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