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入国目标在望?/杨名万


2017年7月28日
经局把脉●杨名万
著名时事及财经评论员

由于政治上的戏剧变化,政府高官已经好久没提到公元2020年宏愿。

或者,对于当今政府来说,更有意义的应该只局限于2020年达致高收入国目标。

虽然衔接前首相宏愿政策,原本是这目标的初衷。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周二终于在“投资大马大会”上,重新提到他于7年前在同样场合公布的这目标。

这次他提到“新经济模式”下,将大马转型成高收入国目标,而重点是目前离这目标已经不远。

不难达高收入门槛

从2009年至2016年,大马国民收入已增长近达50%,人均国民收入已经达到9850美元(4万2257令吉)。

这离世界银行所诠释的高收入国人均国民收入门槛1万2235美元(5万2488.15令吉),只差19%,比2009年之前的33%差距,拉近逾四成。

从表面增长数据而言,这19%并不是很大的距离。

如果以大马从2000年至今年第一季,逾7年平均增长年率4.75%直接粗略计算,4年刚刚好19%,这还不包括复计增长数字。

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意外,4年总共增长19%是垂手可得的。

但也同时意味除非有特殊的大幅度刺激,否则未来4年所能达到的增长率也就是19%左右。

当然,在这高收入国概念推出满7年,而还有4年就要验收的时候,特别提出当前形势与成就,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政府有信心达到这目标,而更重要的是,就以当前达到的数字来说,这似乎并不难成就。

今年第一季经济增长5.6%,各知名机构跟着乐观提高它们对大马今年经济增长预测,也是首相把握时机,提出这经济课题来壮大选前声势的原因之一。

原定目标比门槛高

从摩根史丹利将今年大马经济增长预测提高至5%,到野村证券的5.3%,一向预测保守而偏低的国际货币基金也提高至4.8%来看,正如本栏上周分析所得,今年大马经济增长5%是垂手可得的。

只是今年增长超过5%,明年可能还可以维持这增长水平,接下来的2019和2020年已经不是以目前情况所可以预测的。

因此,以2000年开始迄今的平均4.75%增长率计算是比较合理的推算方式。

世界银行是以人均国民收入计算来衡量高收入国地位,而我们的经济增长率则是以国内生产总值计算。

同样是根据世界银行数字,我国去年以国内生产总值计算的人均收入为9502.57美元(4万766令吉),虽然略低,但是相差并不大。

就大马经济情况而言,国民收入增长率基本上还是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变动为基础。

这增长形式不是重点。当初国家经济咨询理事会拟定这新经济模式时,并不是以世界银行规定的门槛数字,为我国所要达致的高收入国目标。

当时所定下2020年要达致的人均国民收入目标,为1万5000至2万美元(6万4350至8万5800令吉),远比门槛高。

防高收入边沿陷阱

国家经济咨询理事会,当时很具体的以2011年至2020年,这10年时期每年平均增长6.5%,最终在2020年达到人均收入1万7700美元(7万5933令吉)。

这为这新经济模式高收入国目标,这刚好是1万5000至2万美元的中间值。 这里特别提到所要达到的预定目标比门槛高,主要是因为只是数字上满足高收入国地位,对于国家和人民并没有实质利益。

从数字边缘挤入这高收入国圈子,我们成功摆脱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但是,得到有名无实的高收入国地位,我们在国际上所得到的将是“必须付出”而非“获得照顾”的地位,那恐怕会跌入另一个“高收入边沿陷阱”。

在国内,对人民来说,这新模式高收入国地位目标,其实是包括;人民购买力将提高,同时有更多选择、更好的生活素质、人人有向上攀登的机会、凡创新和革新者都得到相应回酬奖励、对于国家经济强稳深具信心。

汇率低购买力难高

从2009年3月新经济模式草拟期,到2017年今天,这新经济模式高收入国目标所给于人民的预期,都还没有实现,甚至让人民觉得4年后会实现的信心恐怕都没有。

最基本的令吉汇率,2009年3月平均每美元3.7令吉,跌至去年12月的4.46,才好不容易逐步回稳于今年6、7月份的每美元兑4.2至4.3令吉。

在新的以每美元兑超过4令吉汇率作为新起点情况下,我国人民的购买力已经不言而喻,其他许多比较遥远的新经济模式高收入国美好目标,肯定言之过早,国家、政府和人民,还须努力!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70728/%E9%AB%98%E6%94%B6%E5%85%A5%E5%9B%BD%E7%9B%AE%E6%A0%87%E5%9C%A8%E6%9C%9B%E6%9D%A8%E5%90%8D%E4%B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