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敬重的老朋友” 再度出山,马来西亚投资前景看好




北京时间10日晚,马哈蒂尔正式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
习近平称他是“中国人民敬重的老朋友”
北京时间10日晚,马哈蒂尔正式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其实,对这位高龄政治强人,中国并不陌生。
2013年10月出访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东南亚国家时,习近平就在吉隆坡会见过马哈蒂尔,并赞赏他多年来为推进中马友好合作作出的重要贡献,称他是“中国人民敬重的老朋友”。
马 哈蒂尔自1981年至2003年担任总理,是马来西亚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他和邓小平还有过两次会面,一次是1978年邓小平访问马来西亚时,另一次是 1985年他首次访华期间。“我也见过许多其他的改革家,但邓小平绝对是这些改革家中最伟大的之一,”马哈蒂尔说。马哈蒂尔表示,他十分欣赏邓小平的“猫 论”。这句源自四川俗语的“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话现已广为流传。他自己在2001年10月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也曾引用过这句话。他认 为,这反映出邓小平务实和不为传统所束缚的理念,而这在今天仍然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不同于前任首相纳吉布的“官二代”身份,马哈蒂尔是一位平民出身的政治家。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出身,马哈蒂尔自“弃医从政”以来,一直在马来西亚政坛扮演着“旋风”角色。
身 为马来人平民的他,在从政最低谷(被当时的巫统开除党籍及失去了国会议员资格)时出版了一本极具争议、却引起巨大轰动的著作《马来人的困境》 (The Malay Dilemma)。该书以种族的角度,分析了马来人困境所依存的政治、经济与族群关系土壤,坚持马来人“至上”观念的同时,却对马来人的经济弱势地位感到 十分忧心。
借此,马哈蒂尔成为马来西亚土著“马来人”心目中的“超人”。同样,带着这样的光辉,马哈蒂尔1972年重返巫统,并在1981年继任为马来西亚第四任首相。
在马哈蒂尔的第一个执政周期(1981-2003),《马来人的困境》这本书的许多观点与举措成为马来西亚政府的立场与政策。其中最具知名的莫过于他推出的“新经济政策”。这一政策由于带有显著的偏向马来人的种族主义特征,受到外界广泛批评,也彰显出他的民族主义情结。
但同时,马哈蒂尔也被誉为“马来西亚工业化之父”。正是他的积极工业化政策与新经济政策的推动下,从1980到1990年代,马来西亚到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高增长率,而他拟定的“2020宏愿”,更激起了马来西亚全体国民对未来的期待。
他 的民族主义情结还体现在务实精神与国家情结。马哈蒂尔执政期间以国家利益为重,极其厌恶其他国家对马来西亚内政指指点点。虽然马来西亚的政治和法律深受前 宗主国英国影响,但是马哈蒂尔一直主张不能照搬西方国家的模式,必须认真参考亚洲邻居尤其是日韩的经验,探索自己的道路。
特别是在两极格局结束以后,马哈蒂尔提出“亚洲价值观”的条件与氛围,并试图通过“东亚经济集团”等构想来落实,希望以此将他眼中奉行霸权主义的美国从亚洲地区合作中赶出去。
从 这一点也可以管窥,他对美国在地区的霸权持有相当激烈的反对态度,这一态度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变得更加激烈。1998年,马哈蒂尔坚决顶住了来自国内和国外 两方面压力,拒绝了西方国家提出的“援助方案”,强化政府对国内经济的主导力。而他自己当时选定的“接班人”、第一副总理安瓦尔则对美国主导下的IMF言 听计从,因此马哈蒂尔与之闹翻,最后把安瓦尔送入了监狱。
先后五次访华、第一个反对“中国威胁论”
在第一个执政周期,马哈蒂尔曾先后五次访华。正是通过与中国领导人频繁的往来,马哈蒂尔逐渐建立起他对中国合作关系的务实态度。
1985年11月,马哈蒂尔率一支203人组成的经贸代表团来华访问。访华期间,马哈蒂尔强调,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及对地区的政治与安全以及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可以作出积极贡献;由此,他提出了“求大同、存小异”和以经济关系拉动两国关系发展的新主张。
20世纪90年代,中马关系进入“蜜月期”,马哈蒂尔6年来华访问了4次。如果说80年代马哈蒂尔的对华政策以经贸为主轴,那么到90年代的对华政策则比较全面,中马政治互信关系的提升、双方在重大事务中对彼此的支持态度,构成了这一时期两国关系的最主要特征。
例如,20世纪90年代“中国威胁论”在东南亚盛行时,马哈蒂尔就表示,中国是地区的大国,能够在地区政治、经济与安全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因而他主张对华务实合作;而中国则对“东亚经济集团”表示理解与支持。他是第一个站出来明确反对“中国威胁论”的东南亚邻国领导人。
又 如,在亚洲金融危机处理上,马哈蒂尔的看法基本与中国一致,因为中国不仅在地区会议上尊重有关国家和地区为克服这场危机自主作出的选择和主张,而且以实际 的行动帮助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走出困境。这得到了马哈蒂尔政府的积极认可——当年的马来西亚政府官方报告认为,没有中国的帮助,东南亚地区国家甚至难以 克服此次金融危机。
由此可见,马哈蒂尔在长期执政马来西亚的过程中与中国累积了不少务实合作的情缘。以92岁高龄重新出山的他,会如何延续和发展这段情缘,也是未来的一大看点。
执政理念将有调整,明确表态支持“一带一路”
新时期马哈蒂尔的中国情缘及对华务实合作是否会得到延续?大概率是的。但是,马哈蒂尔此前淡出政坛已15年,地区与国际形势已经呈现出不同以往的特征,因而马哈蒂尔的中国情缘也难免面临一些挑战。
这其中,马来西亚等部分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崛起、以及“一带一路”倡议落实进程中,对中资大规模落地的疑虑,是最本质的挑战。
近 年来,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感受越发深刻、明显,中资的大规模落地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大选期间,马哈蒂尔也明确表达了他在中资问题、南海问题上的立场与 看法,在他看来,吸引中资本身没有错,但是纳吉布政府的招商引资政策有缺陷,应该细究中国企业的投资模式存在的问题。可以说,目前中国与马来西亚等东盟国 家的合作已经进入了“提质升级”的关键时期;
作为政治上的务实主义者,马哈蒂尔对华合作的总体态度是积极的。因此,短期内,中资企业要看到马来西亚政局变化带来的政策调整;但从长远看,中企在地区和世界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地区所起的作用,是很难被替代的。
2013 年与习近平对话时,马哈蒂尔表示,600多年前,郑和率领强大船队来到马来西亚,带来的只是友谊。马来西亚人民赞赏中国和平发展和睦邻友好方针,看好中国 经济发展前景,相信中国人民一定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马方期待着同中方发展强有力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从彼此发展中受益。马哈蒂尔还就两国务实 合作提出建议,表示马来西亚商界正在筹建“郑和协会”,目的是促进双边贸易和相互投资。宣告再度赢得大选之后,他在记者会上也明确表明了对中马合作落实 “一带一路”的积极态度。因此,双方政府如何在接下来通过渐进磨合和磋商,以务实的举措化解误解及挑战,仍值得观察和期待。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5月1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当前,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发展势头良好,互利合作成果丰硕,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和利益,这值得双方共同珍惜和维护。中方相信马来西亚将继续保持稳定和发展。
马来西亚发展前景看好 长远利好国际投资
马 哈蒂尔在马来西亚被誉为“现代化之父”。他于1981年出任马来西亚第4任总理,并连任了5届至2003年。在他任内,马来西亚经济蓬勃发展,贫困率大幅 降低。从1988年到1996年间,马来西亚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率高达8%。他发布了《2020宏愿》,旨在到2020年将马来西亚打造成为一个完全发达 的国家。在他的带领下,马来西亚从一个以农业和自然资源经济为基础的国家逐渐转型为以制造业和出口为重的国家。
今天,马来西亚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其经济依然高度依赖出口,约有40%的就业机会与出口有关。2017年马来西亚GDP增长5.9%,高于2016年的4.2%和2015年的5%,该国央行预估2018年马来西亚经济将增长5.5%至6%。
此 前,“反对派”阵营曾指责纳吉布让过多中国资金进入马来西亚参与项目。马哈蒂尔在竞选期间也多次批评中国在马的投资,称马来西亚“没有从这些投资中得到任 何好处”,并声称若他顺利当选,将对中国在马投资严格审查。但对于大选后的形势,马来西亚一位外交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相信政府更迭并不会改变 马来西亚对“一带一路”的支持,马来西亚将继续欢迎外来投资,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他认为,现在来预测马来西亚新政府的对华政策还为时过早,目前都只是猜 测。
在 此次竞选中,马哈蒂尔并没有公布其经济政策计划的细节,因而难以评估其对财政和宏观经济影响。但他的竞选宣言中已提议取消6%的商品和服务税,重新引入燃 料补贴,并承诺在上任100天内落实。在5月10日胜选后的记者会上,他重申了这一承诺。马哈蒂尔在记者会上表示,在他任职首个100天结束前,将制定一 个全面的改革计划。为平息市场情绪,马哈蒂尔所在的“希望联盟”发表声明称,将以有序、透明和系统的方式进行“负责任的和渐进式的财政改革”。大选之后, 马来西亚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维持在3.25%不变。
此 前,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马来西亚与中国合作紧密。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中企大力参与马来西亚的铁路建设。今年4月,中国和马来西亚合作建设的 马来西亚南部铁路工程项目正式开工,项目总金额为89亿林吉特(约合22.5亿美元)。2017年,中国交建承建的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也举行了开工仪式, 该项目合同总额为550亿林吉特(约合140亿美元),是“一带一路”倡议下最大的单体项目。
对于大选后的形势,马来西亚一位外交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相信政府更迭并不会改变马来西亚对“一带一路”的支持,马来西亚将继续欢迎外来投资,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他认为,现在来预测马来西亚新政府的对华政策还为时过早,目前都只是猜测。
马来西亚有分析师指出,马来西亚人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和贷款普遍是欢迎的,因为他们在为马来西亚建设不错的基础设施的同时,没有令马来西亚政府面临债务威胁,并且中国工人也没来竞争本地的工作岗位。
新 加坡星展银行(DBS Bank)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对马来西亚的直接投资为23.6亿美元,占其外国直接投资(FDI)总额的7%,在投资来源国中排名第7。经济学人智 库报告称,2017年马来西亚是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的第四大目的地,而2015年其排名仅为第20位。 
虽 然面对不确定性,一些投资者可能会退缩。但马来西亚的签证、购房和教育政策总体仍非常吸引中国中产阶级。尤其是马哈迪重新出山、华人反对党赢得大选执政, 对马来西亚政治清廉和经济发展总体形成长远利好,因此将给国际投资带来更大机会。“我们预计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房地产投资在未来几个月乃至几年将继续增长。 到2025年,中国买家在马来西亚购买的房地产至少可以翻一倍。”全球中文房源平台居外网CEO罗雪欣对记者分析称。
来源:据《新华网》《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A2OTU4NA==&mid=2653527912&idx=1&sn=3c53eadf280cd0cf243d8c58ccd1ed83&chksm=bd4190178a361901e7a9ad38477548ee7f8afedca7b5f86cb260ce4c098215df754328f5bbfc&mpshare=1&scene=43&srcid=0511EArnS5G5YDaMhnYQ6KZ7#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