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现金之旅(完结篇)】电子钱包‧路还遥远

Tags



在全世界新兴市场,共有超过20亿人口和2亿小型企业无法进行正式存款和融资。在他们需要融资的时候,只能透过非正式贷款对象和个人网络满足其需求。

移动支付是构成无现金社会最重要的一环,但前提是服务供应商必须做出大笔投资,才能打造大规模和安全的支付基建系统,这也表示单靠一个行业,无现金社会发展将会十分缓慢。

针对这一点,银行业者也已经注意到,因此与通讯或科技领域结盟会是大马支付业的未来发展。

在全世界新兴市场,共有超过20亿人口和2亿小型企业无法进行正式存款和融资。在他们需要融资的时候,只能透过非正式贷款对象和个人网络满足其需求。

因此对新兴国家来说,移动支付不只是改善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而已,对一些从前不曾使用金融服务的人来说,这更是一个脱胎换骨的生活改变,让他们的金融生活变得更健康。

在今年,国际咨询机构麦肯锡发布了一份名为《新兴市场的行动金钱:包容性金融的商业案例》报告,指出了在未来网络供应者和银行的跨业结盟,会是无现金社会最新发展趋势。

行动金融价值链 环环相扣

麦肯锡解释,行动金融商业价值链可分为5大部份,分别是存款持有人、电子货币发行、支付服务提供者、网络代理管理者以及通路提供者5大类。

这些服务主要由银行、移动网络营运商(MNO)以及第三方团体提供,部份业者甚至在多个国家营运。

业者须具备多种复杂能力

该报告也指出,若要打造一个可持续的获利和成长动力十足电子钱包系统,业者必须具备多种复杂的能力,如:广泛的行销和分销能力、销售代理管理、系统和分析、各种产品开发和金融中介等。

目前没有任何一个移动支付供应商拥有上述所列举的技术,举例说:通讯商或网络服务供应商,可以利用他们现有的代理和现金分销网络,使其存款/提款(Cash In Cash Out)成本比银行低40%。

但在另一方面,通讯商在持有存款方面经验不足,因此银行和通讯商将会合作。最新的例子是,非洲通讯公司的Airtel和南非标准银行集团(Standardbank)结盟,共同推出电子钱包。

该份报告也揭示,虽然移动钱包在一开始资金投入非常大,但在超过一定的交易额后,其赚幅可以达到35%之多,但小型的电子钱包服务商,需要投入他们所赚取的两倍金额来维持原有规模。

固定成本约每年450万

根据麦肯锡观察的行动钱包供应商,若他们推出电子钱包要达到收支平衡,交易额必须落在20亿美元至30亿美元之间(80亿至120亿令吉)。

此外,提供电子钱包的固定成本也很高,最主要还是在资讯科技上的支出,麦肯锡估计至少每年需要花费150万美元(约600万令吉),这对小的供应商来说这笔支出相当庞大,但是对于一个已经有数亿美元交易额的公司来说,他们的收入轻易就超过100万美元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些已经拥有多元化业务的公司如:网络服务营运商和银行,他们将可以利用原有的客户和建筑物,来推出行动钱包供应,这将大幅减少他们支出。

须长期投入大量金钱维持规模

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得知移动钱包是一个数量的游戏,你必须长期投入大量的金钱,以维持你的规模。这个道理在科技行业司空见惯,一些大型科技如:阿里巴巴和谷歌都愿意这么做,就算在短期内会带来损失。

因此成功的行动支付服务提供者,会时刻审视他们的储备金,必要时寻找长期的投资者或寻找合作伙伴,甚至引进国际的合作对象。

大马36电子钱包供应商与支付宝结盟

以大马为例,我国目前拥有超过36名合格的电子钱包供应商,如:一触即通(Touch N Go)就选择和支付宝结盟,微信支付进军大马则和马银行等多家银行签订了合作协议,这些都是跨业结盟的例子。

北欧中国发展最迅速

目前世界上有两个地区的电子支付发展最为迅速,一个是瑞典、丹麦等小型的北欧国家,另一个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

这两大地区的电子支付发展过程很不一样,我们先看看北欧国家的例子吧!瑞典的电子支付发展主要是由银行所推动,只要是透过信用卡和转账卡付款。在瑞典几乎甚么事情都可以透过刷卡和电话付费。

瑞典无现金社会打击“地下经济”

在2012年瑞典6家主要的银行联合推出了一个名为“SWISH”的手机付费应用程式,当地一般人口都是SWISH用家。

根据外国媒体报告,瑞典在进入无现金社会后,也大大打击了“地下经济”,贪污和逃税事件发生的几率大大降低。

谈到人人都关注的隐私问题,一位瑞典民众对香港媒体表示,他们的政府做事十分透明,瑞典的无现金之所以可以发展得那么快,是因为政府和民众互相信任的缘故。

当地的电子支付系统,主要是由银行机构所推动。

根据瑞典中央银行的统计,瑞典2016年现金交易只占整体经济的2%,比率为全世界最低。

网购推动中国电子支付

与欧美发展的情况不同,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的契机,是因为网购的崛起。当时,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发展十分成功,为了保障买卖双方的利益,第三方支付服务也跟着出现。

在买家付款后,其支付的金钱由阿里巴巴保管,在确保物品送至买家手中后,阿里巴巴才会把款项支付予商家。后来,阿里巴巴将这项服务金融化,成为了大家耳熟能详的“支付宝”。

2010年中国智能手机渗透率开始走高,阿里巴巴的对手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也凭借著其多功能的社交应用程式,进军支付领域。后来,支付宝和微信各占中国市场半边天,成为了中国人最主要日常交易的支付工具。

在2016年,中国的电子交易支付规模接近2500兆人民币,对中国金融体系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中国政府加强监管

由于中国由科技公司主导的第三方支付,并没有直接进入银行的清算系统,使得监管单位要追踪资本流动、欺诈以及洗钱等活动难度增大。后来,中国政府决定加强监管,成立了非银行网络支付平台(网联),在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网络支付服务都需要透过网联处理。换句话说,移动支付这一块以前3不管的活动,正式由中国政府收编。

衍生新业务 支持共享经济

在行动支付成长之余,将会有新型的金融服务开始出现,部份公司会利用透过电子交易产生风险数据资料,开发新产品和服务。在客户使用行动支付时,他们的交易数据将被记录,使得服务提供者更清楚客户的信贷风险。

此外,服务提供者也可透过智能手机发出、观察以及回收他们的贷款,减少小额贷款的损失。举个例子:中国流行的个人对个人贷款就是在行动支付流行的基础上出现的服务。

此外,微型和中小型企业的将被纳入融资供应链中,也可以进行现金管理以及电子薪金支付等。

行动支付也将支持共享经济发展,基于其接受小额转账性质,某些服务如:医疗或教育以及其他潜在新行业薪资酬劳支出,可以多次,甚至每日方式向对方付款。

中国“滴滴出行”为受惠者

中国电子召车平台的“滴滴出行”也是行动支付的受惠者之一,前者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电子召车平台,每天在400个城市,共提供2000万辆汽车。

在非洲一些低成本的私立学校,透过电子支付的方式,收取学费和支付老师薪资,作为成本节约的商业模式之一。当地也有太阳能发电商,透过行动支付,接受客户按使用次数收费。

大马3大痛点待解决

大马电子支付的发展,比北欧或者中国来得慢,主要是国行一开始进入的电子支付方向,并不是要减低现金使用率,而是降低支票使用量,因为支票的清算费用高和效率低。

大马人对银行保安缺乏信心

大马人拥有银行户头比例高达90%,从来没有使用银行服务的人可谓少之又少。因此,我们并没有出现中国的超阶段进展,直接横跨信用卡时代,直接进入手机支付时代。

在去年,国行正式落实所有记账卡和信用卡皆必须以输入密码方式过账,大批国民更换了可以透过感应方式付账的信用卡/记账卡。原以为这是一个增加大马人电子支付次数的一个契机,但仍有许多国民对银行保安程度没有信心,不愿意启动他们的信用卡/支付卡感应支付功能。

但无可避免的,随着大马网购风气愈来愈盛行,加上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依旧紧密合作,电子商务活动将日渐频密,大马人减少使用现金是一个无法扭转的趋势。

只不过,在迈入无现金社会之前,我国移动钱包有几个痛点(PainPoin)必须要解决,

第一,接触点(touch point)不足问题

各大金融机构和支付公司,必须获得足够多的商家愿意接受他们的支付服务,否则接受的店家太少,电子支付只会沦为部份时尚年轻人炫耀的工具。

第二,提供足够的教育

针对一些较为年长的用户,有关单位可以透过在传统媒体如:电视和报纸发放相关资讯,让他们卸下对电子支付看不见,摸不著的担忧,否则这些消费能力较高的社群被忽视,大马电子支付也很难成功。

第三,提升国内基建设备

城乡差距是每个国家都面对的问题,在大马一些较为偏僻的乡区,连网络都不稳定,那又怎么要求他们上网呢?政府有必要减少城乡电子基建的差距,避免电子支付成为城里人工具。

本土3大手机电子钱包

谈到无现金社会,我们又怎么可以不提到大马本土3大手机电子钱包呢!

1.Touch n go
主要股东为联昌集团、MTD股票公司以及南北大道公司等。该公司可以说是大马最大的电子钱包公司,每天交易次数高达数百万以上,离开了它,根本就无法在大马收费站上通行。

和阿里巴巴合作

该公司最近也和阿里巴巴集团展开合作,成立合资公司,打算在支付宝技术上,推出手机支付程式。

2.boost
由国内通讯公司天地通(Celcom)推出的电子钱包“Boost”手机应用程式,最近在各大夜市十分受欢迎。

以幸运抽奖方式吸引用户

不难发现,在雪隆一带的夜市,人们交易不再用现金,而是利用该电子钱包,进行手机支付。主要是该公司之前在优惠期间砸下大笔推广经费,在消费至一定数额后,将给予用户回扣。

最新发展是,该电子钱包以幸运抽奖的方式吸引用户,至于用户买不买单,我们不妨继续观察吧!


3.GrabPay
在大马电子召车成为了大家日常使用服务之一,在并购了优步(Uber)后,Grab的扩张脚步并没有停止。

最近该公司推出了GrabPay,在Grab用户在应用程式内绑定信用卡之后,就可以透过二维码技术,在一些与GrabPay合作商家消费,还有转账给其他用户。

结语

如果我们把2018年比喻大马电子钱包年,其实一点也不夸张,单单在上半年就有多达5家国内外公司,在我国大力推广他们的电子钱包产品。

电子支付是一个大趋势,只是目前无论是公众醒觉程度,还是支付基建都尚未成熟,连一个简单电子钱包加额,都显得困难重重,看来我们无现金社会之路,还有很多“哩”路要走呢!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76788/【无现金之旅(完结篇)】电子钱包‧路还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