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直播台上,哗众取宠,舍本逐木的言论,可形容为“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的后管控令的新景象!

本期最新的外卖25%-30%的平台费是否值得给的议题正燃烧着。

“企业上线”,拥抱“新零售”都是专家与仙家在这段时间碰及的课题,大家谈得不亦乐乎。

上线卖大包、椰浆饭、蔬菜、水果、酱醋茶……已成为市场的新常态。

业者安哥也好,消费者安娣也罢,大家不异而同的在智能手机上“喜刷刷,喜刷刷”,创建销售新渠道与满足自己的日常钢需品!

抗疫管控期不允许堂食,餐饮业除了可以打包外卖给熟客外,现在还可在线上平台开发新客户源。

一场非常态疫情,把腼腆,居安不思危的生意人,硬硬的转变,拔苗助长,用脚投票(走前一步),往线上靠拢生存。

以前,外卖作为传统餐饮的分支业务,还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潮。而近几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人们越来越依赖网上消费,于是为了抢夺流量,各大外卖平台为刺激用户而开始疯狂补贴,想抢先一步垄断市场。

东南亚的普遍互联网平台有:

电商平台 :Lazada、Shoppee、11 Street、Lelong、Zalora、eBay、Tokopedia和 Bukalapak

在线外卖:Go-Food、Grab、Gojek、Foodpanda、dahmakan、Ginja和Food Matters

业者投诉收费太高

电商平台与在线外卖的商业模式,是以平台抽佣为其中的主要收入之一。

然而,有业者开始向政府抱怨,投诉电商平台服务费收得太高。

据了解,在东南亚的电商与外卖平台,一般服务收费在25%左右。

这让我想起,中六的统计学老师说的一句话:“贵?是多贵?; 便宜?是多便宜?”。

所以,平台费的贵廉是靠什么基础做比较的呢?

其实,电商平台和外卖平台,利用互联网科技,提供市场生态一整套完整的解决方案:

消费者端:供消费者用户自由浏览商家并挑选餐品,包括下单、支付、评价等功能。

商家端:供商家进行门店与餐品的管理,包括开店、上架、对账、订单处理等功能。

骑手端:供骑手完成订单配送的相关操作,包括抢单、任务管理、结算提现等功能。

同时,作为业者,与这些科技平台对接与发生关系,将为他们突破以下传统运营方式:

1. 不需要再开有形门店拓展新生意。

2. 不需要请更多的工人伺候(取单,收洗盘碗等)外卖客户。

3. 不用特请送餐骑手。

4. 不需要设计订餐管理系统。

5. 不需要设计营销网页。

6. 不需要打广告,平台提供AI人工智能引客流功能。

谁是赢家?

嘻嘻,开个玩笑,不按传统会计师做生意的算法思考,让我们豁达的算一条小账:

方案A

线上外卖:“自己来”

打个比方,“咖里面一碗RM10,赚幅50%(一般餐饮业的赚幅空间) = RM 5”

扣除费用:

1. 请一个外卖骑士小哥,每月薪水RM2500(EPF等全包)

2. 在面簿上开个免费最基本网页,投个每月RM500线上广告

开拓线上外卖生意费用,共 = 每月RM3000

那么,30天开市做生意,需要600碗或每天20碗,打成平手,达到收支平衡。

方案B

线上外卖:Grab Food

“咖里面一碗RM10,赚幅50% = RM5”

平台服务费

= 25%, 也就是RM10 x 25% = RM2.5

那么, 赚幅RM5 – 平台费RM2.5 = 净利RM2.5

好,让我们来做个评估,两个线上外卖方案:

我们就用“自己来外卖”销售量的600碗 x 利润RM2.5/碗 = RM1500净利

方案A是零利润 vs 方案B是RM1500 净利

所以,25%平台费,以餐饮业角度来看,值得给吗,合理吗?



https://www.enanyang.my/news/20200511/外卖平台抽佣25值吗符策勤/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