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連美國人也開始存錢了⋯⋯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作者:底層設計師/邱牧遠   |   2020 / 11 / 17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自上世紀 90 年代以來,美國儲蓄率便持續走低。以個人儲蓄率為例,美國私人儲蓄率 2000 年時從 1992 年末的 10.6% 下降到 4.2% ,在 2005 年 7 月達到 2.2% 的歷史最低點。截至 2019 年底,美國私人儲蓄率大概在 7% 左右,遠低於 G7 國家的平均水平。
儲蓄率與經濟失序有關

儲蓄率過低之所以受到廣泛關注,是因為它與經濟的一系列失衡問題密切相關。

    首先是帶來過度負債問題。儲蓄率過低意味消費持續超過收入成長的步伐,帶動槓桿率持續上升,甚至引發經濟危機。2007 年末,美國居民部門槓桿率一度高達 98.6% ,較 2000 年提高 20 個百分點。隨著房地產市場泡沫破裂,高槓桿讓居民資產負債表迅速萎縮,成為次貸危機迅速蔓延的重要推手。
    國際收支失衡。低儲蓄與高消費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在全球化大背景下,過度消費會導致經常帳戶失衡,本幣貶值。截至 2005 年底,美國經常帳戶逆差佔 GDP 的比重一度達到 6.0% 。儘管此後有所收窄,但目前仍維持在- 2% 左右。
    資本累積不足,經濟成長放緩。儘管在減稅等刺激政策下近年來美國經濟呈現景氣走勢,但持續過低的儲蓄率導致的美國投資不足,政府赤字不斷上升。

截至 2019 年末,美國聯邦債務的法定限額已經達到 22.68 兆,較 2000 年增加 17.09 兆。財政收入佔 GDP 的比重由 2000 年 1.22% 的盈餘轉為 4.64% 的赤字。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美國的私人儲蓄率出現了迅速上升。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數據, 2020 年 4 月份美國私人儲蓄率達到 33% ,為上世紀 60 年代以來的最高水平。儘管二季度有所回落,但目前仍維持在 14% 左右的水平,超過 2008 年全球經濟危機以來的最高值。
疫情強迫美國人儲蓄

那麼,為什麼美國私人儲蓄率會在短期迅速升高?儲蓄率激增源於疫情對美國消費需求的抑制。從美國家庭的支出結構看,食品、交通和住房在美國居民支出中佔有較大比例。

但在疫情期間,餐飲、旅遊、娛樂等服務業處於疫情傳播的重要途徑 “ ,巨大的不確定性和對病毒的恐懼,抑制了相關消費,需求大幅減少。數據顯示, 4 月份美國個人消費支出環比下降 13.6% ,二季度環比下降 33.2% ,創 1959 年有可比數據以來最大降幅。儘管重啟經濟後消費有所恢復,但 8 月美國個人消費也僅為 12.8 兆美元,不及 2019 年末的水平。

換言之,美國儲蓄率的短期激增,實際是疫情抑制消費需求引發的 “ 被動儲蓄 ” ,居民長期 “ 高消費 ” 的習慣並未發生根本改變。經濟衰退下,居民預防性儲蓄意願上升,也支持儲蓄率短期走高。經濟衰退過程中美國私人儲蓄率一般會有所上升。

新世紀初,網路泡沫破裂引發經濟衰退後,美國私人儲蓄率從 2000 年末的 4.2% 上升至 2001 年的 6% 。次貸危機後,美國私人儲蓄率從 2007 年末的 4% 左右上升至 2012 年的 12% 。受新冠疫情影響,今年以來美國經濟陷入深度衰退。二季度美國 GDP 成長為- 9.14% ,失業率一度超過 14% , 9 月仍處於 8% 左右的高位,是二戰以來的最差情況。

目前,美國國內的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 10 月以來,美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始終保持在 4 萬人以上,累計確診已經超過 860 萬,在悲觀預期和避險情緒的帶動下,美國居民或提高儲蓄水平以應對收入的減少和醫療健康支出的增加。私人儲蓄率走高可能還與近期股市景氣有關。為應對經濟衰退,美國 3 月以來陸續實行了規模空前的量化寬鬆政策和財政刺激計劃。但從目前來看,增加的流動性並未帶動實體經濟投資的同步成長,反而大量流入股票市場推動股指一路走高。
儲蓄水平不會逆轉的幾個原因

從中長期來看,疫情後美國儲蓄率或將回歸之前的低水平,不會發生趨勢性逆轉。一是寬鬆的貨幣環境不利於儲蓄率進一步升高。利率是儲蓄的 “ 潛在收益 ” ,持續率低利率會持續壓降居民的儲蓄與意願。特別是近年來,歐元區、日本長期維持負利率的政策,多數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也面臨著利率下行的趨勢。

儘管,先前已經步入貨幣政策正常化的軌道,但新冠疫情爆發迫使美國聯準會將聯邦基金利率重新降低至零利率區間,規模空前的量化寬鬆政策讓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遙遙無期。預計,美國零利率政策至少將維持到 2023 年。在此背景下,貨幣貶值讓儲蓄只能獲得負的實際收益,抑制美國儲蓄率進一步走高。

其次是創新能力下降,經濟成長動能不足。創新推動的經濟成長決定了儲蓄和投資的收益,是決定儲蓄率中長期走勢的最重要因素。憑藉開放的環境和在基礎科學領域的雄厚實力,二戰後美國的創新能力一直領先全球。但全球經濟危機以來,美國的創新活力明顯放緩。 2009 年至 2018 年間,美國全要素生產率年均僅成長僅為 0.76% ,遠低於之前十年 1.61% 的平均水平。從目前看,美國在前端科技領域仍未出現重大突破,經濟潛在成長或將維持在目前水平,讓儲蓄率很難發生趨勢性上升。

三是人口老齡化將對儲蓄率構成持續下行壓力。老年人健康養老支出費用高,儲蓄意願低。目前,美國總和生育率已經降低至 1.87 左右。 65 歲以上老齡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已經上升到 16% ,預計到 2050 年時,這一數字將達到 27% 。隨著美國人口老齡化的進一步加劇,私人儲蓄率或將進一步承壓。

https://www.stockfeel.com.tw/美國-儲蓄-新冠疫情/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