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2021年是牛是熊?/Project Syndicate

在我先前围绕2020年各大股市千奇百怪表现的两篇评论中,我对本年份的进程走向表示乐观(当然也附加了对市场整体不可预测性的预先警告)。

最终,在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显著扩张以及有望终结这场恐怖疫情的疫苗的及时到来之下,一切都基本如我所料地发生了。

那么我们又应该在2021年期待些什么?对此我会在披露自身倾向之前,同时考虑看涨和看跌的因素。

从积极的一面来看,2021将遵循与2020相似的剧本,慷慨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将成为进一步维持股市乐观情绪的注脚。

毕竟牛市从来不是因为延续时间过长而终结。它们之所以结束,是因为除了估值问题或市场攀升的持续时间之外还有一些新的因素或力量介入。

“美国回来了”

此外,各国政策制定者近期的言论,似乎表明还有更慷慨的策略正在酝酿之中,尤其是在美国。

同时,美国候任总统拜登也很有可能在上任后呼吁召开一个G20特别会议,以宣示“美国回来了。”

对于市场而言,最关键的一点是多边主义的回归,可能会催生出一个新版本的“不惜一切代价”行动,引导各大经济体政府竭尽所能去推动疫情后复苏。

除了为企业和家庭提供支持外,各国还迫切需要对医疗卫生系统进行投资来为下一次生物威胁做准备--这很可能发端于一直被忽视的抗菌素耐药性危机。

同样,随着美国领导层的更替,我们可以寄望在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寻求开发和部署更清洁新能源形式方面开展更多的国际合作。冠病疫情似乎并未拖延在这个关键问题上的进展,反而给人们带来了新的紧迫感。

最后,虽然辉瑞、Moderna和阿斯利康及牛津大学的疫苗研制喜报频频,但说不定在2021年还将批准其他更为有效的疫苗和疗法,进而可以在明年年末之前开展大规模疫苗接种。

再加上更强劲周期性经济反弹的相互作用,这些积极因素表明除非出现其他破坏因素,否则多头仍将继续掌控局势。

股价已不便宜了

那么看跌的证据又是什么?虽然我先前曾提到过估值和扩张时代,但事实上股价(尤其是在美国)已经不便宜了。

尽管高估值本身从不会是趋势逆转的触发点,但无疑也为我们提供了谨慎行事的理由。一旦出现逆转,估值过高的市场可能会迅速下挫。

3关联力量或发挥作用

此外,三支相互关联的力量可能会发挥作用,而我们也对它们有了粗略的了解。

首先,随着英国开始疫苗接种以及其他地方的陆续跟进,股票行业可能会从科技股和其他“居家隔离”概念股转向更常规的市场组合。

其次,有更多方面的理由认定科技股的巨大领先优势可能会很快消失。这主要取决于监管机构准备在何种程度上出手应对那些知名大型科技企业的明显垄断地位。

此外,一场强劲的周期性复苏将在某些时候促使政策制定者去审查并(有可能)收紧财政和货币政策。

目前尚不清楚何时会发生这种情况,但可能导致政策制定者选项减少的一个因素将是通胀的意外回升。

但是,值得记住的是,发达经济体已经好几次无法实现年度通胀目标了,以至于建模者和预测者只好不断调整自身预期。

尽管最近出现了就业流失现象,但失业率仍然很低,以往人们总会预计这种状况会催生较高的通胀,但情况却并非如此。

当然,空头还能列出其他许多潜在威胁,从世界各地的军事冲突到欧元区各项问题以及最近涉及中国的动荡。

密切关注疫苗进展

我个人会密切关注疫苗的进展,因为拥有几种有效疫苗与为足够数量的全球人口进行接种可不是同一回事。

至于那些未能部署病毒测试和接触者追踪系统的国家是否能在有序管理疫苗方面有所建树,这个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无论如何,标准普尔500指数现在都处于我4月预测的点位--4000点的10%范围内。

我看不到任何理由让它不会在2021年上半年达到或超过该水平,并认为它在上涨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反复(正如其自4月以来的走势),当然也存在明年某个时候出现逆转的可能。

最后还有美元问题,我认为美元会有升有跌(就像我经常开玩笑的那样),但考虑到近几个月来释放的力量,美元下跌的可能性更大。

如果这样的话,大宗商品市场就可能看涨,并有助于维持各个非美国市场,尤其是新兴国家市场的领导地位。

总的来说,我会把自己算在看涨一方,但即便我被证明是对的(或者至少说对的比说错的多一点),对于股票投资者--或其他任何人--来说,2021年都将是无聊的一年。

https://klse.i3investor.com/blogs/famous_view/2020-12-20-story-h1538306979.jsp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