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美國通過外企問責法,散戶們還可以投資什麼?
Tan KW

散戶投資者往往首當其沖地受到投資環境變化的影響,這也是專家建議散戶投資者買入基金或ETF、謹慎買入個股的原因之一。美國近期頒布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具體會如何實施目前還不明朗。該法案獲得美國兩黨一致支持,預計川普也會同意簽署。如果中美兩國監管機構無法就長期存在的審計和資訊揭露問題達成妥協,那麼在美上市中國公司可能不得不尋找其他上市地點,投資者也不得不決定自己是否應該繼續投資這些公司。

《巴倫周刊》近日報導稱,雖然該法案旨在為投資者提供保護,但投資在美上市中國公司股票的散戶投資者實際上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美國前財長漢克.保爾森(Hank Paulson)近日發表評論文章稱, “ 將有資格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摘牌這種做法會帶來極大的風險。他指出,中國在金融市場上的重要性與日俱增,此外,全球投資者都因投資中國公司而獲益,如果美國投資者投資中國公司的難度大,可能會損害他們的利益。

此外,《巴倫周刊》也關注到中國監管機構近日對阿里巴巴(Alibaba, BABA-US)和騰訊旗下閱文等公司開出了反壟斷罰單,並認為此舉對中小企業和整個科技生態系統是有利的,因此投資者不應該只關注幾家巨頭公司,而應該廣撒網。
散戶最好的選擇是基金和ETF而非個股

包括投資中概股的基金公司在內的大多數大型投資者可以透過各種方式應對 “ 外企問責法 ” 帶來的挑戰,但投資個股的散戶投資者可能會面臨更大的困難。對於機構投資者來說,轉換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和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成本很低,許多機構已經這樣做了。金瑞基金(Krane Funds Advisors)首席投資官布蘭登.埃亨(Brendan Ahern)稱,如果三年窗口期開始倒計時,該基金旗下的KraneShares CSI China Internet ETF (KWEB)可能會轉換其持有的股票,並要求其指數供應商也這樣做。

但投資中國個股的散戶投資者就沒有那麼多選擇了。富達(Fidelity)和盈透(Interactive Brokers)等券商提供投資其他交易所上市公司的機會,但嘉信(Schwab)客戶需要開設全球賬戶,先鋒(Vanguard)和Robinhood則根本不提供這樣的服務。雖然投資者可以可以把持股轉往另一個提供這一服務的券商,但這樣做是有成本的。而且投資在其他交易所上市的證券還需在納稅時填寫各種文件。

如果一些規模較小的中國公司無法在其他地方上市還會帶來其他風險,其中一些公司可能會被私有化,交易價格如果過低會損害股東利益。還有一些公司可能會因摘牌而無路可走。

美國消費者聯合會(Consumer Federation of America)投資者保護主管芭芭拉.羅珀(Barbara Roper)稱,散戶投資者往往首當其沖地受到這類變化的影響,這也是專家建議散戶投資者買入基金或ETF、謹慎買入個股的原因之一。 “ 我很同情那些因喪失流動性或估值下降而受到打擊的公司,但投資者選擇那些遵守旨在確保財務資訊可靠性的基本法律的公司才是最正確的做法, ” 她說。
除了關注科技龍頭股,還要廣泛撒網

許多政策觀察人士和基金經理預計,中美兩國可能會就外企問責問題達成某種形式的妥協,比如讓兩國監管機構聯合進行審計。目前阿里巴巴(BABA)、京東(JD)和網易(NTES)等大公司已經進行了二次上市,如果外企問責可能性加大,未來可能會有更多中概股這樣做。 《巴倫周刊》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回流的中概股的本益比反倒有可能上升,因為它們面向的將是更熟悉自己業務的中國投資者。

在投資中國公司的吸引力上升之際,一直以來不少投資者只關注幾隻科技龍頭股,但和美國目前對科技公司採取的監管行動一樣,中國也在加強對這類公司的監管。

《巴倫周刊》報導稱,中國 12 月 14 日對阿里巴巴和獲騰訊支持的兩家公司開出罰單。這一事件表明中國互聯網公司可能面臨更嚴格的監管審查,短期內股價的表現可能會受到影響。

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對阿里巴巴、騰訊旗下的閱文集團與順豐旗下的豐巢開出了 50 萬元的罰單,金額雖不大,但已達到反壟斷法允許的最高限額。該機構稱,這些公司沒有就過去的收購交易提交適當的資訊揭露。該機構還表示會調查其他收購交易。

中國監管機構幾週前公佈了反壟斷指導方針草案,分析人士認為,指導方針針對的是中國的大型互聯網公司。他們預計未來還會有更多監管舉措頒布。

TS Lombard經濟學家羅里.格林(Rory Green)稱, “ 中國已經意識到金融科技正在金融與科技之間的監管灰色地帶蓬勃發展,人們對大型科技壟斷企業帶來的負面影響的認識有所提高,這些負面影響包括競爭、生產率和金融風險。 ”

格林認為中國對科技公司的監管審查類似美國,他指出,百度(Baidu, BIDU-US)、阿里巴巴和騰訊獲得的風投資金佔比與Google、亞馬遜(AMZN)和Facebook (FB)在美國風投資金中的佔比大致相同。在中國五大互聯網公司中,有四家與騰訊有關,騰訊也是美團( 3690.HK )、京東和拼多多(Pinduoduo Inc, PDD-US)的戰略投資者。

中國主權財富基金中投公司前董事總經理兼北美辦事處負責人馬文彥稱,這些舉措說明監管機構正在阻止互聯網巨頭扼殺中國經濟中的競爭和活動,符合中國的 “ 雙循環 ” 經濟倡議。 “ 政府目前的重點是讓中小企業變得更加活躍和有競爭力,同時創造更多的中國就業機會, ” 他說。格林認為,整體而言監管環境的變化對中國上市科技公司不利,對納入了大量這類公司的MSCI China指數也不利,但對中小企業和整個科技生態系統是有利的。

由於中國經濟從疫情中復甦的速度比其他國家快,關注中國投資機會的投資者越來越多。 《巴倫周刊》認為,更明智的做法是不要只關注少數幾家也面臨監管威脅的互聯網巨頭,而應該廣泛撒網。

由於中國上市公司獲利前景有所改善,DWS新興市場負責人肖恩.泰勒(Sean Taylor)更看好估值更有吸引力的金融公司和保險公司。在中國實施新的五年計劃之際,他還看好有望因此受益的應對氣候變化相關的板塊。

https://www.stockfeel.com.tw/外企問責法-散戶-投資/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