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Videos



On



报道:林嘉珉

无论全球出现任何天灾人祸,又或是大流行病危机,名为“金融”的机器永不停歇,参与其中的基金机构等金融巨鳄,更是积极在各种危机中,寻找钱滚钱的管道。

随着投行分析东南亚地区经济,今年有望在全球突围,增速跑赢其他区域,相信对回报相当敏感的外资,将大举涌入东盟市场。

对于经济急需在疫后复苏的东盟国家而言,这股热钱就宛如及时雨。

不过,谁能真正抓住机会,成为外资回流的最大赢家呢?让我们来看看东盟各国吸金实力吧。
东盟GDP
东盟GDP

东盟GDP料达5.8%

在经历疫情2年时光的历练后,相信强劲经济前景会归来,可让东盟在今年强势崛起,跨出多年不见的新高增长步伐,扛下全球经济增长火车头的重任。

根据大众投行研究预测,东盟经济在今年可强势增长5.8%;去年增幅料只有2.9%。

这将跑赢其他区域,包括预计增长从去年预测的5.2%,放缓至今年4.5%的发达经济体;又或是新兴与发展中的欧洲经济体今年的5.1%增幅,去年料为6.4%。

其他区域,还有拉丁美洲去年、今年预料的6.3%与3.0%增长,及中东与中亚区域去年、今年两年同为4.1%的增幅。

在此消彼长之下,相信东盟国家会在今年迎来迟来的外资重磅回归。

多重利好加持

同时,该投行估计疫后持续会有供需失衡问题存在,因此,全球商品走势有利进一步推动东盟增长前景。

“由于石油输出国组织与伙伴国(OPEC+)稳定油价的努力,可能维持到今年之后,所以这也有助推动(东盟经济增长)。”

再来,油气上游领域资本开销的放缓,也能够利好与支撑油价涨势。

2011到2015年资本开销为3.3兆美元(约14兆令吉),2016到2020年则降低35.8%,至2.1兆美元(约8.9兆令吉)。

此外,东盟国家政局仍相对稳定,只有两个国家即将举行全国大选,即我国与菲律宾。

在这么多利好因素护航之下,东盟自然可成为投资者热捧的“香馍馍”,尤其是发达国家即将受到财政收紧政策的影响的情况下。

同时,预计能形成股汇市场重要利好的日元利差交易,有可能重新启动,因此投行建议首选受益于外资回流的项目。

什么是利差交易?这通过借入利率较低的货币,然后用来收购回报较高的投资资产或其他货币,借此赚取利差,而逾20年来利率趋近于零的日元,则成为投资者最佳的融资工具。

那么在前景欣欣向荣之际,到底东盟哪个国家会成为最大或者主要赢家呢?接着,就让我们看看东盟各国的实力分析吧。

窥探5国吸资力

针对东盟资金流入趋势,大众投行研究专注于分析5国,即大马、新加坡、泰国、印尼和菲律宾;这5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合计贡献东盟超过80%产出。

同时,该投行分析还分别分析各国资金流动驱动力,包括增长强劲、出口潜力、商品展望和政治因素。

新元

新加坡磁力强劲

新加坡仍是外资最爱的投资地点,2019年录得净流入资金占GDP的 31.4%,惟受到疫情影响,外资比重在去年严重下降至13.3%。

考虑到狮城强劲经济增长前景,外资流入势头有望恢复;报告补充,估计狮城在今年录得4%经济增长后,有望加速增长步伐至6.5%。

同时,具有竞争力的新元,也是该国吸金实力一部分;1美元目前约可兑现1.35新元,稍低过2018年高峰时的1.30水平。

另外,当地稳定外资储备也能驱动投资者情绪,令新元保持竞争力和促成贸易为主的增长策略;新加坡稳定政局同样能让投资者安心,狮城下次全国大选要等到4年后。

疫情控制方面,新加坡表现良好,疫苗接种率超过全国人口85%,是区域中最高。

大马2优势吸资

从2002年到去年,我国吸金实力在东盟5国中位处中流,外资净流入对GDP比平均为0.2%,逊于优等生新加坡(13.3%)和泰国(0.5%),但胜过落后生的印尼(-1.1%)与菲律宾(-0.3%)。

期间,2008年是外资流入我国最旺盛的一年,相当于GDP的 9.9%,得益于我国当年录得难得一见的6.3%年增长经济表现;原油与原棕油价格的飙升,亦是当时的重要助力。

不过,外资在2010和2011年开始套利离场,且外资在2012年出逃情况最为严峻,金额占当年GDP 的7.3%。

所幸随后数年大马外资流向有所稳定,在2013年到2020年期间,外资净流入平均占GDP的 2%,远超过往平均记录的0.2%。

虽然过去两年我国持续录得净流入,但明显外资套利马股市场,并持续偏好马债市场,归咎于2018年布城政权易主,加上中美贸易战升温,不利与中国有很好贸易关系的大马。

其他重要事件,还有冠病疫情的爆发,及因为疫情而一度暴挫的原油黑天鹅事件。

更别提我国接下来短期内将会举办的全国大选,投资者情绪将再度遭受考验。

再来,大马1.75%利率水平,与美国现有0.25%有很大差距,有可能构成挑战,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开始收紧利率,将会在汇率、通胀和出口方面伤到我国。

大马是东盟成员国中,与美国利率差距最大国家之一。

万幸的是,该投行认为我国尚有两个优势,可以缓解投资者情绪。

虽然我国因前述因素而处于下行风险,但该投行认为,大马不失为具有强劲吸资潜力的黑马选手。

大马两大优势

1. 令吉汇率仍具竞争力

(当前1美元约可兑4.2令吉,弱过2018年高峰时的3.86水平)

2. 可取的疫情管控情况

泰国示威

泰国下届大选落在2024年,不排除有军事政变突发的风险。

泰国政局不稳定

泰国经济与大马相对相似,但泰国的外资流入规模几乎是我国的1倍;若以金额来看,2002年到2020年间,泰国平均净流入2.1兆美元(约8.9兆令吉),超过大马的1.3兆美元(约5.5兆令吉)。

期间,外资大出逃次数为6次,略少过我国的7次,包括在2006年与2014年发生的军事政变与持续的街头抗议。

短期来看,下届大选虽然是落在2024年,但以过往经验来看,不排除有军事政变突发的风险。

其他利空包括泰铢上涨空间有限,及与美国利率差距颇大;在近期上涨后,泰铢已成为区域表现最好货币,当前约报1美元兑现32.70泰铢,接近2018年时的31.10水平。

整体上,该投行认为泰国也是处于下行风险。

印尼接种率

印尼接种率仍缓慢。

印尼常年遭冷落

东盟5国吸金力最差的印尼,在疫情挑战下导致严重的外资出逃,而破天荒负油价事件,也让依靠石油收入的印尼持续低迷;印尼石油出口至少比大马高出30%。

不像大马有债市持续吸引外资回流,印尼债市规模相当小,因此无力在封锁期间挽留外资;大马债市规模约4000亿美元(约1.685兆令吉),远超印尼的310亿美元(约1305亿令吉)。

幸亏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估计在疫后会持续上涨,该国展望才得以改善;其他加分项还有印尼盾汇率具吸引力、政权稳定。

不过,印尼与美国利率差距有限,因此一旦美国开始调整利率,可能导致持续资金波动。

再加上当地接种率是区域最慢,接种率仅有30%左右,因此,投行相信印尼偏向下行风险。

马尼拉

马尼拉

菲律宾吸金力弱

同为差班生的菲律宾,可能令外资转移资金去区域内其他国家,因为该国是东盟接种率最慢国家中的一员;大约只有41%人口已接种疫苗。

另一个扣分点是菲律宾与我国一样,将在明年举行大选,政局不确定性浮现。

不过,该国与美国恰当的利率差距,可能可缓解投资者情绪,防止外资长期流出。

然而,菲律宾整体上处于下行风险中。

预计花落狮城

东盟国家凭借着强劲增长前景、稳定政府局势、改革努力、令人佩服的监管框架,及给予投资者强而有力的保护,从而获得外国投资者的高度评价。

这点绝对毋庸置疑,毕竟东盟在过去20年里,平均录得28兆美元(约118.5兆令吉)的强劲投资净流入,证明了其吸金力。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净流入资金不够坚定,仍然容易受到危机或疫情影响,这是因为东盟国家经济开放的性质所致。

因此,外国投资者会显得较为挑剔,他们通常取决于许多考量因素,至于在今年,相信政策灵活性与疫情管理,将会是关键的决定性因素。

各项经济牵引因素的综合,将令外资重新入场东盟各国的投资。

但相信新加坡仍会是他们的心头好,进一步证明了弹丸之地的狮城,仍有实力吸引投资者的秉性。

http://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5%A4%96%E8%B5%84%E5%B0%86%E5%A4%A7%E4%B8%BE%E6%B6%8C%E5%85%A5-%E9%A9%AC%E6%96%B0%E4%BA%89%E5%A4%BA%E4%B8%9C%E7%9B%9F%E7%83%AD%E9%92%B1-0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