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建立美国升息缓冲带/李兴裕

随着通胀压力持续升温,全球货币紧缩政策周期已经开始,本周三宣布升息的美联储是这一波利率上扬周期的领头羊。

许多发展中和发达经济体的央行,也密切监督通胀走势,聚焦于抵御更高和为时更久的通胀周期。

基于美国货币政策向来是全球金融周期和资本流向周期的一大火车头,美联储升息幅度和速度令市场吃惊,可能会对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危险。

过去的经验显示,由预期会有更多鹰派货币行动驱动的美国升息步伐,是新兴经济体财务测试的可靠测温计。

这些经验已在上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危机、1994年墨西哥危机,以及美联储2013年的“减码恐慌”(Taper Tantrum)反映出来。

当时,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发言提及开始缩减央行资产购买计划的可能性,以及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升息行动,让投资者措手不及,导致新兴市场发生多场金融危机和突然“休克”。

国际货币基金(IMF)对美联储或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意外”的研究显示,美国利率每扬升1%,往往会立即导致新兴市场平均长期利率上扬0.33%。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投资组合资本立即流出新兴市场,而各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汇率贬值。

新兴经济体能否承受美国升息?

美国利率上升之际,新兴经济体正面临供应链持续中断、成本和通胀压力上升、货币疲软以及俄罗斯乌克兰战争负面影响的多重冲击。

美联储强硬政策或通胀压力导致的升息行动更具破坏性。美国升息往往会推高美元,并使新兴经济体面临以下三大难题:

(a)借贷成本

新兴市场债务的实际价值提高,加重当地货币偿还债务的成本。更高的利率和更紧的流动性条件,限制了政府和企业在永续情况下举债或再融资的成本;

(b)资本流动

美国利率扬升,或意味着大量资金将会撤出新兴市场和转入美国国债,寻求更高的投资回酬;

(c)汇率

利率走高通常会支撑美元走势,因为对寻求更高回酬的投资者而言,美元计价的资产将变得更有吸引力。获得更高收益率价差支撑的美元,将对新兴市场货币带来庞大压力。

2018年就曾出现这种情况,当时美联储激进的升息周期,对许多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带来巨大压力,一些货币汇率跌至记录低点或接近记录低点。

美国股市 鲍威尔

美联储升息幅度和速度令市场吃惊。

欧新社

财政空间已缩小

我们不应将所有新兴经济体置于同一风险篮子中。对新兴经济体产生的负面溢出效应程度,将取决于经济和金融韧力的情况,这包括经济和通胀前景、财政和债务、健康的经常账户状况,以及外汇储备积累。

那些具有充足货币与财政空间、强劲复苏前景、良好通胀目标、财政与债务处于可控制水平、经常账户余额健全以及强大的未支配外汇储备(3.5至4个月保留进口和储备金应覆盖100% 短期外债,以保障能抵御外国融资突然停止的资金周转陷困风险)的新兴经济体,过去都能承受发达经济体升息带来的各种冲击。

然而,冠状病毒病疫情带来的冲击,削弱了一些国家抵御未来冲击的防线。一些经济体财政空间已缩小,并背负着臃肿的政府和企业债务。

尽管各国央行将政策利率降至历史新低,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但近几个月来,一些央行已开始将利率正常化,以遏制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期间不断上升的通胀压力。

部署外储缓和冲击

大马经历了数次大规模且不稳定的资本流动逆转事件:2008至2009 年全球金融海啸期间,大马在2008年第三季至2009年首季面临投资组合流出260亿美元(约1136亿令吉); 2014至2015年油价飙升期间,大马在2014年第三季至2015年第三季的投资组合流出达137亿美元(约598.7亿令吉)。

国家银行已部署其国际储备,以缓冲外国流动资本大量撤出的冲击,并防止令吉汇率过度波动,令大马经济和企业遭遇重创。

虽然国行外汇储备(截至 2022年4月15日为1144亿美元,相等于6 个月的商品与服务进口,以及短期外债总额的1.2倍),仍可满足大规模资本撤出期间的潜在外汇需求,但灵活的汇率制度让令吉可以针对双向资本流动进行调整。

银行领域资本适足率仍然强劲,国内资本市场也具有深度和绩效,有能力缓冲资本流动的冲击。大马在区域和全球国际金融安全网的参与,为应对外汇流动危机提供另一层保护网。

政府应采取措施缓解结构性财政赤字,并减少债务和负债,以重建应对未来冲击的财政缓冲地带。

https://www.enanyang.my/%E5%90%8D%E5%AE%B6%E4%B8%93%E6%A0%8F/%E5%BB%BA%E7%AB%8B%E7%BE%8E%E5%9B%BD%E5%8D%87%E6%81%AF%E7%BC%93%E5%86%B2%E5%B8%A6%E6%9D%8E%E5%85%B4%E8%A3%95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