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资本投资(ICAP,5108) ICAPITAL.BIZ BERHAD  - 证交所通告的啟示

启示(1)

第16届大会的投票结果已经在十一月廿八日在马证交所网站公布。

 

 

 

 

 

 

根据普通决议1的投票情形,我们可以得知在16届大会有投票的股东人数是502. (不考虑详细计算那些把投票权

分成2份的股东,因为没有信息)。

 

于2020年九月九日的账面股东记录是3353 人。

 

假设从那时到大会召开,之间没有股东出入,那么有投票的股东百分比是

 

=  502/3353 x 100%  

=  14.97%

 

又再看普通决议1,投票总票数(也就是参与投票的股东所持有的股票)是

72,679,550

 

而公司的总股本是

140,000,000

 

所以出席大会的股东对比所有的股东的百分比是

= 72,679,550 / 140,000,000 x 100%

= 51.91%

 

所以可以看到,只有略为超过半数股份的股东有参与进行决策公司福利的大会。

 

以股东人数来算那就更少了, 只有不到15%。

 

低出席率不是资本投资的特有现象,而是几乎所有公司都是如此,除了巴菲特的公司。

 

(虽然大马当局对于提高投资者的醒觉与参与也做了不少改善,但还需继续努力。)

在2016年公司法令出炉前,公司大会的议决案投票成绩是不需在证交所公布的。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看到了,即使你不是股东。

 

我以后会探讨怎样提高公司透明度的更多措施。

 

现在我们先看回资本投资的投票反对率。

 

在5条议决案中,有两条是判断股东诊断公司表现的晴雨表。

 

那就是议案2 和议案3,都是提议重选现有董事继续出任董事。

两个提案的反对票数都分别是大约41%。

 

 

我不觉得那些反对票是针对个别董事,而是对整个董事部的不满。

原因如下:-

i)

这可以从其他有关董事权益的议决案,(议决案1是批准董事费,议决案5是批准董事福利),这两项的反对票都不超过4%。

 

ii)

既然我们的公司是

 ” a closed-end fund which does not have any management such as a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hief Operating/Financial Officer or employees as the the entire operations are outsourced to service providers independent of your Fund”,

  (italic statement is taken from page 60 of 2020 Annual Report),

 

“封闭式基金是没有管理层的;没有首席执行官,没有首席营运官,没有首席财务官或任何职员;公司所有的运作都是外包给第三方的服务提供者去执行。”

 

以上斜体字段落是采摘自2020年年报第60页。

投反对票的股东,我想他们是针对那些服务提供者尤其是我们的基金经理和投资顾问。

 

同样的反对票趋势在过去的几年也可以看到。 对欲重选的董事,反对票从2016 年的29% 逐年上升,到如今41%。

 

iii)

而基金经理和投资顾问是从招股书时就已选定,除非特别提出,是不需在常年大会提呈讨论的。所以不满的小股东只能把气出在董事身上。  所以那也是为什么反对董事重任占41% 而反对董事酬劳只是不到4%。

 

启示(2)

证交所在十二月一日公佈的有关拿督黄炳火辞职的更正通告。

里面加了辞职原因:

 

“意见不同”

 

如弧圈所示。

 

 

而在原来的辞职通告里,原因是没提及的。

如弧圈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