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Featured post

适用于股票投资的“5件事”/冷眼

On

投資賠錢怎麼辦?查理蒙格 2 方法「處理虧損」

導讀

大部分人的成長都來自痛苦的經歷,看到每一個成功投資大師的背後,都有失敗的經歷。從一個人,到一種策略,我們都需要了解其背後的弱點,以及完整的進化過程。

這也是為什麼這本《 Big Mistakes: The Best Investors and Their Worst Investments 》能夠從另一個視角給我們帶來啟發。
譯者前言

這個章節的內容描述了一個略帶殘酷的現實市場,這就是無論是一個長期向上的市場還是一個長期向上的公司都難免會經歷大幅的向下波動,這和我們當下所處的市場環境是何其的相似。

而在遭受市場損失時如何從容面對,對於任何投資者而言都是相當不易的,因為我們不僅要考慮投資組合的波動率,我們還要考慮到基金持有人的感受。而這兩方面的需求在某些極端下行的市場環境下也是相互矛盾的。也許我們作為投資人有能夠承擔市場損失的能力,但我們可能會因此失去我們的投資人。

蒙格作為偉大的投資導師,他的親身經歷給了我們很好的借鑒,如何真的擁有耐心、守紀以及即使遭受損失和身處逆境也不會瘋掉的能力。
學會承受損失

    你需要有耐心、守紀以及即使遭受損失和身處逆境也不會瘋掉的能力。—— 查理・蒙格, 2005 。

毫無疑問,奈飛、亞馬遜( Amazon, AMZN-US )和 Google 是過去十年中最成功的三個公司。他們的產品深刻地改變了我們生活方式,如果他們的股東能夠長期堅持持有他們的股票,這些股東們也將獲得巨大的投資收益。然而,最古老的一條金融法則之一就是收益永遠和風險相伴。如果你想要獲得巨大的投資收益,你也註定要承擔相伴而來的風險。

自 1997 年首次上市以來,亞馬遜股價漲幅高達 38600 %,相當於年復合報酬率 35.5 %。 這意味著初始 1,000 美元的投資到今天將變為 387,000 美元。 但實際上在過去 20 年中,要真的將這 1,000 美金變為 387,000 美元的難度不容小覷。歷史上,亞馬遜的股價曾有三次跌幅超過 50% 。第一次是從 1999 年 12 月到 2001 年 10 月,它跌去了 95 %的市值。在那段時間內,初始假設的 1,000 美元投資將會從 54,433 美元的高位下跌至 3,045 美元,損失 51,388 美元。

這也就是為什麼會說能夠買入並持有一個長期的贏家其實並不簡單。也許你確實知道 “ 亞馬遜將會改變世界 ” ,但即便如此,也不會使投資變得更加容易。

另一家革命性的公司奈飛,自 2002 年 5 月上市以來的複合報酬率為 38 %。但實現這個收益也幾乎超出了人所能承受的投資紀律。奈飛的股價曾有四次跌幅超過 50% ,其在 2011 年 7 月至 2012 年 9 月間跌幅超過 82% 。這相當於初始投資的 1,000 美元漲到 36,792 美元,然後萎縮到 6,629 美元。投資者真的能夠忍受他們的初始投資回撤三十多次嗎?特別是 500% 收益在短短 14 個月內煙消雲散!

Google 是這三家公司中最年輕的公司,自 2004 年上市以來的年復合報酬率為 25 %。他為投資者提供了一個比持有亞馬遜或 Netflix 更好的投資體驗。 Google 的股價只有一次跌幅超過 50% ,就是在 2017 年 11 月至 2018 年 11 月間跌幅達到 65% 。當他的股價大幅回撤時,很多投資都無法忍受這段時期。在這 264 天內, Google 的換手量達到 8,450 億美金,而當時 Google 的平均市值不到 1,530 億美金。也就是說,這段時間內股票被換手了 5.5 次,這使很多投資者失去了未來八年能夠獲得 515% 回報的機會。

查理蒙格從來沒有對投資亞馬遜、奈飛、 Google 這類公司感過興趣。但他長期投資過的那些讓他獲得巨大投資收益的公司也曾在短時期內出現過巨大的回撤。蒙格,波克夏海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 BRK・B-US )公司的副董事長,以作為華倫巴菲特的長期合作夥伴而聞名。他那些富有智慧和哲理的名言被統稱為蒙格主義。

    他喜歡用不同的思維方式從多個角度思考問題,他的名言之一是 “ 如果知道我會死在哪裡,那我將永遠不去那個地方 ” 。在 2002 年波克夏海瑟威股東大會上他說 “ 人們算得太多、想得太少 ” 。

將蒙格和我們大部分平庸的人區分開的一點是他永遠不會被他能力圈外的投資所吸引。他曾經說過 “ 我們有三個籃子,分別是進入、退出、太難 ”。投資者都應該遵循他的建議 “ 如果投資標的太難分析,我們就轉向其他的投資標的。還有比這更簡單的事情嗎? ”。

今天,我們的市場上湧現出很多為投資者服務的新產品,這些產品就像那些紫色和綠色的魚餌:我想我們的投資管理之所以陷入窘境的原因就像下面這個我和漁具老闆的對話所揭示的道理那樣。我問他: “ 我的天,這些紫的和綠的魚餌!魚真的會因此而上鉤嗎? ” ,他說: “ 先生,我不賣魚 ”。

1948 年,蒙格畢業於哈佛大學法學院,並追隨其父親的腳步成功的開拓了法律事業。在蒙格的早期投資生涯中,他通過投資地產項目獲得了他的第一個百萬美元。 1959 年他的投資熱情被徹底點燃,這一年埃德戴維斯( Ed Davis )作為巴菲特的第一批投資者將他介紹給了巴菲特。巴菲特驚訝於他很輕鬆的獲得了埃德戴維斯的 10 萬美金,因為戴維斯似乎並沒有太在意巴菲特的投資策略。這其中的原因在於巴菲特很像戴維斯全心全意信任的另一位投資人查理蒙格。他們兩人如此之像以至於戴維斯曾經在給巴菲特的支票上填了蒙格的名字。

蒙格和巴菲特一見如故。 在和巴菲特經過多年的溝通、相互學習和分享後,蒙格在 1962 年和其他合夥人創辦了一家律師事務所(Munger,Tolles&Olson; 查理在 1965 年離開),同時他也創立了一個對沖基金公司( Wheeler,Munger&Company )。

蒙格的投資業績斐然。從 1962 年到 1969 年,該基金扣除費率之前的年均報酬率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 37.1 %。 5 尤其是當你結合當時的市場環境看的話,這個成績更是顯的難能可貴。在這八年中,挑選股票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事實上,標準普爾 500 指數(含股息)在同一時間內只上漲了 6.6 %。 在整個基金存續的 14 年內,蒙格年均報酬率為 24 %,複合報酬率為 19.82 %,遠高於指數,同期標準普爾 500 指數(含股息)複合報酬率僅為 5.2 %。 蒙格的有限合夥人如果能和蒙格一道堅持下來也將收益豐厚,然而這件事就像一直堅持持有亞馬遜公司一樣並不那麼容易。

投資者從過往歷史中可以學到的最好一條經驗就是沒有壞時光就沒有好時光。在一段長期的投資中往往蘊含著短期階段性的大幅損失。如果你不能接受短期的損失,那你很難收穫長期的市場回報。蒙格說過:

    如果你對於在一個世紀內發生兩三次或者更多次市場超過 50% 下跌不能泰然處之,你就不適合做投資,並且和那些具有能理性處理市場波動的投資者相比也只能獲得相對平庸的投資收益。

華倫巴菲特曾這樣評價蒙格: “ 他願意接受業績出現更大的起伏,他恰好是一位心理結構傾向集中的人 ” 。當然蒙格不僅是專注這麼簡單,他的專注是建立在更高層面上的多元化思考。 1974 年底,其 61 %的資金投資於藍籌印花公司 。在那個自大蕭條以來最糟糕的熊市裡,這個公司給蒙格的投資組合帶來了嚴重的損害。 藍籌印花公司的銷售額在當年超過了 1.24 億美金。但是很快就開始減少,到 1982 年,銷售額銳減至 900 萬美元,到 2006 年僅為 2.5 萬美金。 “ 考慮到藍籌印花公司的初始業務, “ 我預測到其銷售額將從 1.2 億美金降到不足 10 萬美金,所以我從開始就預測到了其業務單獨看幾乎就是一個會失敗的業務 ” ” 。

然而藍籌印花公司作為基金投資的重要的資產,在之後為收購喜詩糖果、布法羅晚報和韋斯科金融公司等提供了大量的資金,並於 1983 年被納入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旗下。

蒙格在 1973 年損失了 31.9 %(相比之下,道瓊工業指數為 − 13.1 %),在 1974 年損失了 31.5 %(相比之下道瓊指數為−23.1 %)。 蒙格說: “ 我們在 1973 年到 1974 年間被市場碾壓了,並不是因為被真實低估的價值,而是市場價值,因為我們的公開交易證券不得不在低於他們真正價值的一半價格下交易。 “ 這是一段艱難的經歷 ——1973 年至 1974 年是一個非常不愉快的經歷。 ” 11 蒙格並不孤單,對許多偉大的投資者來說,這都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巴菲特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從 1972 年 12 月的 80 美元跌至 1974 年 12 月的 40 美元。 1973 年至 1974 年的熊市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下跌 50 %(道瓊工業指數下跌 46.6 %,直接回到 1958 年的水平)。

與查理蒙格一起從 1973 年 1 月 1 日開始投資的 1,000 美元到 1975 年 1 月 1 日將變為 467 美元。即使該基金在 1975 年上漲了 73.2% ,但蒙格還是失去了其最大的投資人,這讓他感到沮喪,並使他做出了清算基金的決定。這只基金在其整個生命週期即使經歷了從 1973 年到 1974 年的殘酷歷史時期也獲得了扣費前 24.3% 的複合報酬率。

不僅僅是那些明星股票會跌幅超過 50% 。那些長期復合成長的指數在某一個點上也都可能會發生回撤。道瓊指數自 1914 年以來成長了 26400% ,其中包含了 9 次超過 30% 的回撤。在大蕭條期間道指跌幅超過 90% ,直到 1955 年才回到 1929 年的那個高點。道瓊指數作為藍籌股指數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內就發生過兩次大幅回撤(科技泡沫破滅期跌幅 38% ,金融危機期間跌幅 54% )。

對於像你我這樣大多數普通的投資者而言,如果我們要尋求高額的投資回報,那麼巨大虧損註定也是其中的一個部分,無論投資週期是幾年還是一生。蒙格曾經說過 “ 我們熱衷於保持簡單 ”。你可以簡化你想要的一切,但這並不會使你遠離虧損。即使是 50 / 50 的股票和債券配置的投資組合在金融危機期間也損失了 25% 。
有幾種方法來處理損失。

第一是損失是絕對的,即你的投資損失。
在蒙格的例子裡,他很少有絕對損失。在他管理他的對沖基金期間,他經歷過 53% 的下跌,他持有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的股票有過 6 次跌幅超過 20% 。對於不熟悉的人來說,回撤就是從高點開始的下行。換句話說,波克夏海瑟威創歷史新高後下跌超過 20% 的情況發生了 6 次。

第二種類型的損失是相對的,即你的機會成本。
在九十年代末期,當網路股票席捲全國時,波克夏並沒有對其進行投資。這也讓他們付出了代價。 從 1998 年 6 月到 2000 年 3 月,波克夏下跌了 49% 。 然而更痛苦的是,網路股票在持續飆升。同期納斯達克 100 指數上漲了 270 %! 在 1999 年波克夏海瑟威致股東的信中,華倫巴菲特寫道 “ 相對收益是我們關心的問題,在同期,不好的相對收益造成了並不令人滿意的絕對收益 ” 。

無論你是投資股票還是指數,不好的相對收益都是投資中要面對的一個問題。在五年的網路泡沫中,波克夏海瑟威公司的收益表現落後於標準普爾 500 指數 117 %!當時很多人質疑蒙格和巴菲特是否脫節與新世界。蒙格的財富之所以能夠在過去 55 年內持續複合成長的原因,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華倫和我並非奇才。我們不能蒙上眼睛下棋或成為鋼琴演奏家。但我們的成績斐然,因為我們在性情上佔優勢,這足以彌補我們在智商上的不足。

你必須能對損失泰然處之。合適的賣時點並不是在股價已經下跌之後。如果你這樣投資,你可能就註定了不會取得好的長期回報。 從歷史中學習,不要試圖避免損失。 損失是不可避免的。相反,應該專注於確保沒有把自己會被迫賣出的境地。如果你知道股票曾經跌幅超過 50% ,這種情況無疑將來還會發生,請確保你未來能面對和承擔這樣的情況。

如何做?這裡有個例子。假設你的投資組合價值 10 萬美元並且你知道你不能忍受超過 3 萬美元的損失。假設如果股票價值減少一半而債券將保留價值(這絕對是一個假設,沒有任何保證),那就不要配置超過 60% 的股票資產。那樣即使這 60% 的資產下跌一半,你也應該還好。

https://www.stockfeel.com.tw/投資心法-查理蒙格/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