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陈艳芳 | 国行还没有升息的条件

大马政府前周再推200亿令吉强化配套,为这波疫情下的第六项援助计划,不过随上周三公布大马物价已经转为通膨,市场也关注货币政策中的利率动向,尽管外媒点名大马为可能加息国家,但本地经济学家认为,大马尚未有升息的条件,国家银行今年应该会按兵不动,除非经济出现异常变化。

今年全球经济在疫情乌云下,因为疫苗的推广而见曙光,不过先进国积极为国人接种疫苗,带来景气复苏的前景同时,大量的振兴配套计划,同时也输出通膨压力。

统计局上周公布,2月消费价格指数上升0.1%,显示大马已经结束为期1年的通缩,转为通膨,虽然幅度非常小并低预期。

前周土耳其、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国家中行先后取加息2%、0.75%和0.25%,成为疫情以来率先加息的经济体,主要就是油价、物价高涨造成通膨压力罩顶,土耳其中行总裁还因为加息太猛而丢官被炒。

根据外电预测,印度和马来西亚等国家亦存在较强的加息预期。

国行隔夜政策利率(OPR)在去年5月大幅降0.5%,并在7月再降0.25%至1.75%的历史新低水平,迄今已经四度按兵不动。国行今年还有4次议息,分别在5月、7月、9月和11月,而新兴市场虽掀起加息潮,但大马迄今尚未有升息条件和压力。

中国不追随新兴经济的升息潮,是因为经济稳定复苏,让货币政策可以“稳定”,大马不随升息潮,则是因为去年杪的疫情大反扑,让经济复苏蹒跚,行管难完全解封下景气疲弱,根本不具备升息条件。

虽说太低的利率环境长期对经济不是好事,特别是发展中经济,但“动利率”会影响汇市、债市和股市,也影响房贷、车贷、个人货款和企业贷款等,影响层面很大,而当前大马经济尚需要援助,特别是中小企业和受疫情所苦的行业,以及因疫情而失业的人,根本承受不起升息的冲击。

美国因大量施打疫苗,有望今年逾半人口接种,大规模刺激政策让经济和景气回暖,但即使如此,联储局也不敢轻言“动利率”和QE,更何况大马。

另外,欧洲近期疫情反扑,延长封锁期,大量接种的美国新增确诊也有增加迹象,这对疫情仍居高不下,接种步伐仍缓慢的大马也是警惕,对疫情不能掉以轻心。

在压力方面,目前大马通膨只有0.1%,3月可能再略升高,但在燃油顶限措施下,对油价造成的通膨起很大的稳定作用,至于其他的进口通膨,目前应该尚在控制范围内,而国内放宽管制的报复性消费应该不会持续太久,通膨猛升的风险很低,暂时不会有升息控制通膨的需要。

在经济尚需要低息扶助,加上通膨未构成威胁前,预料国行的利率应该还会是“以不变应万变”,对于定存族,想到存款利率回升,可能会需要等很长的时间。

其实退一步想,国行利率现在能够“暂稳”,还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如果国行被逼再降息,表示疫情又严重了,再重创经济,而如果国行被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450606.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