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制造业料稳健复苏/白文春

一如所料的,根据大马统计局,大马去年末季经济加剧萎缩,按年萎缩3.4%,相对于第三季为按年萎缩2.6%。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重创下,我国2020年全年经济按年萎缩5.6%,相对2019年按年增长4.3%。这是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后,大马最严重的经济萎缩。

末季经济萎缩恶化,归咎于政府在国内爆发第三波疫情后,去年10月初在经济大州雪兰莪和吉隆坡,以及沙巴州实行有条件行动管控令2.0(MCO 2.0)。

这导致占大马经济约60%的私人消费继去年第三季按年萎缩2%后,于末季萎缩逾3%。

国内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持续攀升,促使消费者人人自危,在担心受感染下,纷纷自我约束各种活动的进行。

银弹用尽开销回软

结果显而易见,零售销售跌幅加深,从第三季的按年萎缩2.3%,于末季按年萎缩3%。酒店住宿与饮食业更是首当其冲,跌幅分别从第三季的54%及23%,于末季恶化至61%及29%。在疫情持续恶化及各种管控令持续实行下,这些行业仍是受创最深的领域。

与此同时,随着各项经济刺激配套下的银弹逐步用尽,公共开销也于末季回软。

更糟的是,随着一些大型项目已经完工,而一些新项目则还由于疫情和政治不明朗因素造成的各种困难,而迟迟无法启动,导致公共投资跌幅加深,进而拖累国内整体投资跌势加剧。这可从国内建筑活动末季按年下挫14%,相对于前一季按年下跌12%看出一斑。

同样的,疫情带来的种种变数,导致企业和商家们继续静观其变,导致私人投资于去年次季和第三季分别按年萎缩26%及9%后,于末季再挫7%。我认为,随着疫情持续挥之不去及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私人投资难望在短期内复苏。

紧急状态抑商情

事实上,马来西亚全国总商会(NCCIM)已针对政府援引紧急状态条例,落实1990工人宿舍及设施最低法令(446条文)一事引起商界不安表示关注。这项法令的实行料将加重经商成本。

因此,这已引发商界和投资者们的忐忑不安,担心当局或将援引紧急条例来实行其他法律和条规,削弱原已疲弱不堪的投资者信心,并担心紧急状态实行太久感到恐慌。

外来直接投资由于相对较不熟悉大马的情况,可能比本地商界和投资者更担忧前景。回想起我国1998年实行资本管制时,就曾令外国组合资金投资者惊慌失措。

尽管资本管制当时成功稳住大马经济,但却打击外资信心,因为他们无法马上撤走资金。

他们当时极为不快,并在他们心目中留下长期的不好回忆,时至今日,他们仍不无担心大马可能再度实施资本管制。

远的不说,就最近的几次事件而言,我留意到,每当市场出现大马可能实施资本管制的传言时,外资组合投资者就会惊慌抛售手中的大马投资工具,马上把资金撤出大马。

出口唯一亮点

另一方面,诚如我在本栏上篇文章所言,出口是大马当前暗淡经济中的唯一亮点。去年末季,出口按年跌幅收窄至1.8%,相对于第三季按年跌幅为4.7%。

出口表现更佳协助制造业连续两个季度增长,在第三季录得3.3%按年增幅后,续于末季按年增长3%。这可归功于电子与电器产品需求保持强稳,以及手套需求在疫情期间持续红火。之前在去年次季,制造业大幅萎缩18%。

我预期制造业今年有望保持稳健,因为随着冠病疫苗的广泛接种,将有更多制造业次领域从全球需求复苏中受惠。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制造业料稳健复苏白文春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