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陈唱集团第三代创办 大马为何错过GRAB?

(吉隆坡15日讯)当前市值高达400亿美元(约1600亿令吉)的Grab原在大马发迹,现在却领了“新加坡籍”,甚至将在美国上市。是什么让我国错失了这本可成为“大马的骄傲”的区域召车龙头?有评论认为,政府不了解零工经济(gig economy)模式且管得太多,才是主因!

前身是MyTeksi的Grab,由陈唱集团第三代陈炳耀在2012年创办于大马。由一开始的召车应用程式,逐步演变成如今的金融科技王国,市值高达1600亿令吉,比马股市值为949亿令吉的马银行(MAYBANK,1155,主要板金服)更值钱。

不过,Grab早在2016年已把总部移至新加坡,如今闻名于国际舞台,很多时候被视为新加坡初创公司。
(彭博社)
(彭博社)

尽管Grab未曾公开表明为何转移阵地,但网络媒体“The Vibes”编辑古那色迦兰认为,我国政府对于零工经济模式的不理解,是造成这种遗憾的原因之一。

古那色迦兰称,Grab在我国营运时面临了一系列的问题,包括来自德士司机的严重反弹。起初,后者试图通过向政府施加压力,希望借此限制Grab的营运,其中包括对司机施加限制。

因此,尽管Grab带来了许多就业机会,政府仍旧通过申请许可证、进行培训等要求施以限制,从而也压制了这项零工经济的发展。

虽然不否认政府应该在某些方面出手干预,包括促进良性竞争、设置佣金上限等,但无论如何,政府在Grab营运方面出台的限制,均显示对零工经济的理解不够深入。
未能成为大马骄傲

古那色迦兰强调,借助科技发展的零工经济模式将为市场提供就业机会,并鼓励更多业者开发相似科技平台。

“大马不应阻碍这一项发展,因为这将在服务效率方面付出代价。试想象,如果没有Grab和其他招车公司,眼下的交通服务状况会是怎样的?”

他说,如果Grab的商业模式在本地受到更多支持、若我国更积极的思考这个企业能为国家带来什么贡献,而非对其进行过多的监管,或许Grab在成为东南亚首屈一指的企业的同时,也会是大马的骄傲。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10415/%E9%99%88%E5%94%B1%E9%9B%86%E5%9B%A2%E7%AC%AC%E4%B8%89%E4%BB%A3%E5%88%9B%E5%8A%9E-%E5%A4%A7%E9%A9%AC%E4%B8%BA%E4%BD%95%E9%94%99%E8%BF%87grab%EF%BC%9F/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