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荊軻要行刺秦王政时,他的朋友高漸离所做的曲词,這令人悲壮且傷感。
有這个感慨是因为看了南亞大国失控的疫情,又比较了本地的疫情,如果就人口密度來说,其实本地己接近失控。
去年我己就這管控和几个商家朋友爭論不休,而为了我的言论,他们己視我为冷血之人。我反对去年的管控,只因为
1) 太明白官方只为了响应别国的做法,而本身根本没有别国的施行力和决心,他们只
管控了第一層,而忽略了檢疫的重要性。也不知道人民日常活动和怎样过日子,爆发点可以说無处不在。在職場的經验,己经告诉了我,他们擁有超爛的施行力。
2) 那时所定下的罚款对大工广來说,只是九牛一毛,一个季度的净盈利有十亿工厂,就算天天罸,那区区几十万或百万,谁会在乎。
3) 選擇性管小百姓,而忽略了大商广,而第二階段的工厂几千人染疫就是最好的事实。
4) 而反对党和媒体根本无法去監度,只因一路來政府运作的体制根本可以打横行。

自由,民主的国家,把疫情控制的錯漏百出,又何必每天把人权掛在嘴上呢?它们所制定的做法根本赤裸裸把人们推向死亡。

所以人们和媒体谈论南亞大国时,我就自作聰明叫他们想想办法怎样建议怎样管控本地疫情更好,又何必对别国说三道四呢?哈哈哈哈,我又开口得罪人了。

壯士一去不复返,为了挽救病人的医护人員,只能悄悄然为你们打气。



http://liqua2534.blogspot.com/2021/05/blog-post_8.html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