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有钱有疫苗?/Project Syndicate

今年3月,南苏丹收到了第一批冠病疫苗。虽然这是个好消息,但比英国接种第一剂疫苗晚了近四个月,突显出全球疫苗分配的差距。

如果不尽快缩小这些差距--由国际机构领导一个透明平等的全球疫苗推广计划--那么整体疫情应对都将受到损害。

南苏丹能够获得疫苗是因为冠病疫苗全球获取(COVAX)便利,该便利是确保全世界公平获得测试、治疗和疫苗的前沿。

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机构都支持这些措施。

富国囤积阻碍进展

但富裕国家继续囤积疫苗,阻碍了进展。在美国,每日疫苗接种数量超过210万剂;而南苏丹总共只接种了1000剂疫苗。总体而言,中高收入国家的居民获得了迄今为止接种的12亿剂疫苗中的83%。

事实上,出口禁令、囤积和供应短缺的结合意味着,COVAX迄今只成功交付了本应在本月底之前运抵各国的牛津-阿斯利康疫苗数量的五分之一。

以这个速度,许多低收入国家还没有开始推广疫苗之前,发达经济体便能实现全民接种。

为了加快进展,国际开发银行已承诺提供大量资金,帮助穷国购买和分发疫苗、检测和治疗。

仅世界银行就承诺捐款120亿美元。

但其承诺的细节我们无从知晓,这意味着这笔急需的资金可能因为缺乏监督而被浪费。

疫苗或涨价

首先,世界银行尚未澄清它将如何利用其市场力量确保疫苗廉价。

但随着强生等疫苗生产商背离了以非营利形式提供疫苗的承诺,这种干预正变得紧迫起来。

拥有获批疫苗的三家美国制药公司--辉瑞、摩德纳(Moderna)和强生--已经与投资者分享了近期提高疫苗价格的计划。

对于如何让120亿美元用于疫苗采购和部署,目前还不清楚世界银行正在采取什么措施,让疫苗制造商分享技术和知识,以增加全球产量。

此外,世界银行仍在忙于解释它计划如何确保其支出透明,或确保各国遵守向优先人群接种疫苗的计划。

它很清楚,糟糕的项目设计和有缺陷的疫苗推广可能导致高昂的成本和不公平的结果。

今年1月在黎巴嫩启动的首个世界银行资助的冠病疫苗采购行动,在启动后一个月内几乎暂停,因为政客们插在了卫生工作者等高优先级个人前先接种。

透明度限制插队

透明度对于限制此类行为至关重要,但世界银行可能在重蹈覆辙:它最近批准了埃塞俄比亚的一个项目,而在埃塞俄比亚,类似的插队是众所周知的风险。

它还批准了突尼斯的一个项目,而在突尼斯,疫苗犹豫和怀疑以及谣言非常猖獗--这些因素如果不加以有效解决,将进一步削弱计划的效果。

别忽视弱势群体

制定这些项目的速度很快。然而,世行的团队--无论是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总部,还是在寻求资金的国家--往往没有在所有重要利益相关者都投入的情况下制定这些疫苗计划。

如果可能被排除在疫苗推广之外的群体不参与项目设计和监测,便几乎肯定会被抛在后面。

这些群体包括难民、囚犯和生活在贫民窟和其他拥挤条件下的人。例如,在希腊,7万多名寻求庇护者被排除在国家疫苗接种方案之外。

受迫害的少数民族,如缅甸的罗兴亚人和印度的达利特人(该国种姓制度中排名最低的群体),也极有可能被忽视。 冲突地区(如叙利亚)的协调也是一个问题,政府甚至可能完全忽视这些地区的人民。

国内疫苗接种方案必须包括明确保护最脆弱群体,世界银行可利用其杠杆防止其项目执行中发生歧视。任何疫苗资金都必须以公平和安全的分配为条件。

把钱花在刀刃上

此外,正如世行董事会最近所敦促的那样,必须对这些项目进行监督和监控。

要使这项工作发挥作用,世行必须直接与边缘化群体接触。

他们的观点对于确定如何最好地使用认捐资金,以及如何通过质疑滥用资源和疫苗剂量分配不当来确保问责至关重要。

全球疫苗推广对于一个宣誓要“结束极端贫困,促进共同繁荣”的机构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幸运的是,我们有理由希望世界银行能够通过这一考验。

世行行长大卫·马尔帕斯称冠病危机是“一场叫作不平等的温疫”,其最大特点之一便是疫苗获取机会不平等。

但是,仅仅向这个问题扔钱是不足以解决它的。只有透明、包容、精心地设计战略,明确保护最脆弱群体的利益,并让他们在出现问题时发出警报,才能做到这一点。那才叫作把钱花在了刀刃上。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Click to comment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