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VIDEOS - STOCKS


On
在学术领域,学习政治学的人是讀遠古到至今时代一个区域或国家用什么方式的框架和结构,怎样的体系選管理人,它的好处或壞处,或面对问题时什么体系会有更大效益。当世界各国有了交流,国际间的关系也会是国與国以怎样方式相处,和怎样处理矛盾。這是我所理解的政治学,当然也应该包含哲学和历史。例如中国的孔子提倡的“以禮治国”或老子的“無为而治”,而西方文明以Aristoteles (阿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政治学说为开始。

当某人被選民推選为議员時,只是代表人民而不是政治家或被稱为政治人物,应该是民意代表。

述说了一大堆,政治应不应该拿来应对病毒呢?病毒和人类的生存,是自然科学,而人类怎样应对病毒呢?应该是以科学方式而不是政治。
用孔子的政治方式,当遇到病毒时是:
1) 拜访它。
2) 請它喝一杯茶。
3) 和它说“如汝是君王,汝要我死,不敢不从,”。
4) 和它辨論“論语”。
5) 和病毒述说“以德为政”,应该去找该死的人。
6) 病毒杀死你之后,你要以禮相待,不可恶言行之。

用老子的方式就应该是您来吧,總有一天您会消失。我不理你,你要怎样就怎样吧!

西方政治就会说,大家來公平竞争一下,您胜了選舉,您领导,过了几年再來投票看誰胜利。

這就是我所明白以政治对付病毒的方式,可行否?

所以病毒要消灭,不是成立几多国家行动理事会或谁來领导的问题。

如果以人类学來应对病毒就恰当一点,因为人类学第一章就是怎样活下去,下来才是进化,再下来就是文明社会,就是活得更舒适。人类在文明社会学会了自然科学,以科学方式面对異类的攻击才有可能胜利,以存活下来。



http://liqua2534.blogspot.com/2021/06/blog-post_12.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