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通胀料开始放缓/白文春

今年4月录得按年增长4.7%的4年新高后,大马今年5月的通货膨胀率放缓至4.4%,而5月份食品与非食品价格增幅皆放缓放映了这点。

在家煮食及外食价格增幅皆有所减缓,是食品价格增幅减速的主因。这显示,在疫情持续升温,导致消费者需求和信心低迷下,企业和商家们仍继续调高物价,尽管增速放缓。别忘了,这是我国6月1日起实行全面封锁之前的事。

5月份非食品价格按年扬升5.9%,尽管增速放缓,但以大马的水平来说依然偏高,而且仍逼近4月份的6%高点。这主要是因为运输成本大涨,尽管增幅不比4月份。

运输成本劲扬,是因为燃油价格比去年同期大幅上扬。尽管自今年3月起,RON95汽油零售价格受制于每公升2令吉零5仙的顶限,但相较于去年5月,仍按年飙升58%。这也大幅提高了整体非食品物价。

我曾在本栏之前的文章中指出,由于自今年3月起设立了RON95汽油零售价格顶限,政府已表明它或需拨款60亿令吉作为燃油补贴。

政府此举肯定协助压低了过去几个月消费者物价指数内运输成本的涨幅,但我认为,这笔拨款其实可用在其他更好的用途上,例如对2019冠状病毒病进行大规模检测的拨款。

房屋与公用事业成本增幅加速,也是5月份非食品价格增幅的其中一个主因。这主要是因为政府在关怀人民刺激经济配套(PRIHATIN )下给予的电费折扣已于去年12月杪告一段落。结果,公用事业成本5月份按年劲扬28%。

成本而非需求推动

我有看到报道指一些不幸人士申诉无力支付电费,希望政府最近宣布的保护人民与经济复苏配套(PEMULIH),得以协助减缓这个组别的价格增幅。

同样的,家具与家庭电器价格增幅加速,也加剧了非食品价格的涨幅。这主要是家具与家具产品5月份调高售价。基于当前也许只有医院病床需求大增,我不确定为何这个组别的价格增幅更高。但我了解到,海外对我国家具与家具产品的需求强劲。

整体而言,非食品价格5月份的强劲增幅,很大程度上是成本推动而非需求推动。这种成本推动的通胀预料只是过渡时期的短暂现象,一旦其效应式微,预料将会掉头回缓。

这意味着,大马当前的高通胀率料不会失控,反之,将在今年较后时间缓和下来。

国行按兵不动

这也解释了为何国家银行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通过升息来抑制通胀。事实上,国行近期的货币政策会议一直都维持利率不变,隔夜政策利率一直处于1.75%的历来最低水平。

另一方面,我国经济在6月1日实行全面封锁后面临更大挑战,为何国行没有降息应对?

我认为,这是因为隔夜政策利率已经偏低,现阶段进一步降息,料无助于刺激贷款需求大增。与此同时,利率太低也将令存款人不愿意储蓄。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许多存款人为追求更高的投资回酬,把资金放在更高风险的投资上,结果陷入财务骗局。我相信,也许国行不降息,也是尝试竭尽所能,在这方面产生平衡的作用。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通胀料开始放缓白文春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