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VIDEOS - STOCKS


On


报道:林嘉珉

在2013年,投资界出现了“独角兽企业”这一名词,用来形容那些成立不到10年,估值却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科技初创企业。

具备如此异常高昂估值潜力,加上游走在科技最前端的身姿,独角兽企业创业圈子当然越发引人关注,资金迅速涌入初创界。

而我国,在不久前终于也出现了第一只独角兽企业——二手汽车平台交易商Carsome。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不断加速发展,相信经商环境也愈发适合孕育独角兽企业。

大马第二个或更多的独角兽企业称号,到底会被谁拿下呢?

东南亚20只 大马仅占1席

上月中,透过换股方式并购同行ICar亚洲后,巩固了Carsome估值,坐实大马首只独角兽公司的地位。

尽管如此,我国独角兽企业发展速度在过去数年,可算是相当慢;到了今年,东南亚共有20家独角兽公司,而大马却只占了区区的一席。

虽然大马立志要分别赶在2025和2030年,吸引或培育额外2与5家独角兽公司,但是否能够如愿,就让我们看看专家怎么说吧!

我国在今年出现了首家独角兽公司,但作为邻国的新加坡,目前都已有8家了。

其实,这是独角兽公司的身影第二次出现在我国;在大马创立于2012年的Grab,前身名为MyTeksi,创始人陈炳耀在2014年将公司总部迁移,自此这家东南亚目前最大的独角兽公司就落户新加坡。

就在今年2月,我国政府公布“大马数字”计划,试图在2025和2030年分别吸引2与5家独角兽,然而大马届时是否能够如愿以偿,抑或是再次错失优质企业呢?

吴文彬

吴文彬

股权众筹平台MyStartr.com创办人吴文彬接受《BFM财今》访问时解析,独角兽企业的诞生,需具备数个条件,分别是市场规模、科技人才和友善融资环境。

“我国迟迟才出现首个独角兽企业,多少也要归咎于本地在这些先决条件的准备不够充分。”

他说:“科技就是用机器技术服务大市场,所以(许多)大马创业公司没走出自己的大市场,仅局限在国内。”

因此,市场验证过程不够充足,从整体上导致独角兽企业的诞生难度提升。

其次,独角兽公司非常依赖人才,但我国科技人才却极度匮乏,从而限制发展。

“另外,我国的投资大环境对科技创业领域的认知非常低,所以依赖大型投资机构的资助,但大机构却会侧重投资在环境友善的地方。

“全球投资环境友善的地方,过去多年都是靠金融界建立起来的,例如亚洲的香港和新加坡。”

正因此,尽管新加坡不具备市场规模,但凭借友善的融资环境,仍成为大型投资机构的首选地点。

并购加速独角兽诞生

不过,近年来独角兽企业发展过程也有所改变,已不再像先前单一公司靠融资不断增长,而是可用并购方式加速,料可成我国独角兽企业发展的一大优势。

吴文彬补充,这就有点像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概念,就像Carsome上月的行动一般,他相信并购在未来5年会频密发生,我国有机会看到更多独角兽企业的诞生。

“大马创业家在多年累积下来的特质,就是可以轻易与其他国家的人和文化结合。大马是贸易国,擅长将各方结合。”

黄锦荣

黄锦荣

科技创业那些事……

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副教授黄锦荣博士,日前在BFM《财今》、《南洋商报》和《访问》协办的《财今对话·逆势增长的科技新创,大马能否再有独角兽?》线上论坛上,以主持人身分与3位受邀本地初创公司创办人,一同讨论科技创业的那些事。

TheLorry联合创办人吴志豪:货运平台司机逾万

从2014年创办至今7年的TheLorry,打造了线上科技物流平台,为货车司机和终端用户搭建桥梁,让用户轻易安排货车搬运服务,服务范围广泛,从个人搬家到提供中小企业货运等。

吴志豪回忆道,在公司创立之初,科技创业平台还未成主流,当时要找货车司机加入也非常困难,毕竟他们习惯传统办法,在树干或交通灯柱上贴联络号码。

时至今日,公司从当时的2人,大大扩张到130多人,业务分布大马、新加坡、泰国和印尼,平台上招募了过万司机。

同时,他指业务理念也有所改变,从最初商业对消费者(B2C)模式,慢慢偏重商业对商业(B2B)模式,再后来电商需求发展迅速,现在更加专注于电商产品运送。

吴志豪

吴志豪

SUBPLACE联合创办人麦潍闳:转型订阅收租赚钱

自去年11月起正式营运的SUBPLACE,以订阅和租赁模式经营网上购物平台,而目前也大力从事这方面的教育,帮助商家线上转型,把现有生意模式改成订阅或者收租模式。

“短短7个多月时间,我们帮助300家企业正式转型,创造超过500多个订阅配套。”

在对国内外个案进行研究后,麦潍闳表示许多企业其实都能转型,并将收入来源改为订阅模式。

iStore iSend创办人杨础政、邱新展:6万起家专攻物流

在当初了解到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后,邱新展与伙伴就发现物流是电商的核心。

于是在刚毕业不久后的2009年,凭借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冲劲,以区区6万令吉本钱,就扬言要做到改变当时的物流领域,成立现有的仓储物流服务公司iStore iSend。

回看过往,他感慨一路走来经历不同的艰难,也一一克服并增长,还在2016年从事线上赋能服务业务,为客户解决品牌上线后的所有问题。

遇上疫情爆发,该公司所碰到最具挑战的客户问题,是帮助大马知名24小时不打烊的书展品牌“狼来了”,在短短2个月时间内转成电商模式。

众筹融资4天募千万

谈到新创科技公司,在维持高扩展速度,及适时吸纳科技技术与人才的特性下,必然在发展过程中一直有融资的需求,而且融资途径不止一条,就让我们来看看这3位企业家融资的经历与体会吧。

初创公司融资方式基本有数种方式,包括最寻常的风险投资机构融资、向亲朋好友贷款、银行贷款、寻找天使投资人,又或是近年来流行的众筹平台等。

吴志豪透露,TheLorry创业初期资金非常有限,仅靠创办人不多的储蓄支撑,所以后续资金来源就成为一大重点考量。因此,他们努力推动业绩增长,证明其商业模式可行后,就找到新加坡风投机构,取得15万美元资金(约63万令吉),随着生意蒸蒸日上,需要越来越多资金,至今估计已筹获千万美元资金。

同时,才创立不久的SUBPLACE,融资经验不多,但却在本月1日通过MyStartr.com平台,只用短短4天时间,就实现1000万令吉筹资目标。

麦潍闳说:“其实我们也有跟创投公司协商过,只是我们认为现阶段众筹平台更适合,因为在筹资当儿还可以做到广告的效果,让更多人认识SUBPLACE。”

杨础政 邱新展

杨础政(左)和邱新展

专注核心金主自来

邱新展回忆道,在2009年创业初期,因为时代不同的关系,科技物流概念对当时社会相当冷门,融资难度非常高。但是到了近年,他指我国融资体系已较为完善,许多众筹融资平台已出现,令融资难度大幅下降许多。

他补充,企业不需事事寻求政府帮助,其实私人界就能提供所需资金,因此,企业家的重点应该放在业务核心上。

“能够为客户解决问题,必然很快就能吸引到资金,SUBPLAC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吴志豪对此表示赞同,并补充指本地政府实际上已做出行动来推动初创生态系统,许多相关机构在其公司增长过程中,若不是直接注资,就是帮忙搭桥,令TheLorry找到对的金主或部门。

“政府其实也有投入努力,比起早前时创业,现在可以得到的帮助多了许多。”

狮城开公司只需1小时

尽管SUBPLACE还未走出国外,但麦潍闳表示新加坡作为经商最友善的国家之一,创业家在申请文件,及电子付款生态方面等都非常成熟。

他举例,在当地办理事务,所有流程已经固定,只要按部就班处理就可得到所需结果,不像本地各个部门单位标准与要求不同,往往造成申请者需要花费额外时间来解决。

吴志豪也表示,狮城办事效率非常迅速,并分享亲身经历:“我曾试过飞到新加坡设立公司,然而在下飞机后的短短1个半小时内,我便完成公司和银行户头的开设。”

他补充,正是如此友善的经商环境,才能吸引到大规模基金驻扎。

不过,邱新展提醒道,尽管在新加坡办事流程简单,但企业家切勿忘记,令吉与新元1比3的汇率,意味着设立与经商成本非常高昂,在当地经商必须谨慎,否则代价沉重。

麦潍闳

麦潍闳

别被估值冲昏头

麦潍闳提醒企业家,在初创公司谈及融资的时候,大家往往会为筹得多少钱和公司估值忙得不可开交,从而把真正重要的事项落下。

他解释,融资时都是看公司未来的价值潜力,所以企业家更应该顾好核心业务,以及致力于将现有成功模式复制到不同国家市场上。

近日才刚获得1000万令吉资金的SUBPLACE,将用来设立线下分行、行销费用、人才和进货等。

麦潍闳说:“拉长时间来看,这笔金额肯定是不足以支撑未来扩展。未来融资时,所得将用于并购能够产生协同效应的对象,以补强业务。”

另外,近期刚获得日本雅玛多(Yamato)集团旗下风投臂膀Kuroneko创新基金青睐,取得七位数资金的iStore iSend,资金则主要会用在人才聘请和科技投资。

“公司在不同阶段所需人才皆不同,因此,现在正聘请人才进行培训,以实现业务版图拓展。”

同时,他指巨额科技投资必不可少,用科技巩固基础商业模式,好在未来能轻易复制现有模式,以扩大区域性业务版图。

冲出国际人才难求

要成为独角兽公司,走出大马并迎战东南亚市场是必经之路,然而要布局海外市场,对于语言风俗和文化的差异,就需要企业家的灵活应对。

已经进军东南亚4国的TheLorry,吴志豪表示最初是先扩展至新加坡,但由于文化语言相同,因此并没有出现适应上的问题,唯有到泰国发展时才遇上挑战。

他解释,当时除了要适应当地文化,又要找到能用英文沟通,且还了解该公司生意模式的人,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在做生意上,要去了解和迎合不同地方的文化差异,泰国人倾向于人情味,而新加坡则是要求高水准。”

邱新展点出,本地企业家通常比较习惯局限于地域,不太会向外扩展,这是因为本地有国际扩展经验的人才不多,故而在扩展时总会感到吃力,从而选择固守。

他补充:“英文有句话的意思,是‘你不会懂你所不知道的事’。”

不过,在Grab和Carsome这些独角兽公司发展过程中,正培养了一班管理人才,相信可在未来流出市场并带领其他初创公司扩张。

“如果有很多这类的人才,我们就可以看到许多大马公司国际化


http://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5%A2%9E%E9%95%BF%E5%BF%AB%C2%B7%E4%BC%B0%E5%80%BC%E9%AB%98%C2%B7%E7%A7%91%E6%8A%80%E5%BC%BA-%E5%91%BC%E5%94%A4%E4%B8%8B%E4%B8%80%E5%8F%AA%E7%8B%AC%E8%A7%92%E5%85%BD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