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扩张式预算案保复苏/李兴裕

2022年财政预算案是另一份扩张式的预算案,以支撑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

这份预算案的扩张式立场有双重目标:首先,通过针对性和有时限的各项措施确保经济复苏,以及第二,通过智能数字科技和前瞻性投资,重建更具韧性的经济和商界的永续发展。

这意味着,投资于绿色转型、循环经济、采用各项符合环境、社会与监管(ESG)要求的商业守则,以及5G基础设施,以实现更美好、更永续、更绿化和更具创新性的未来。

2022预算案拨款总额再创新高,高达3321亿令吉或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0.3%,比修正后的2021预算案总拨款3206亿令吉,增加115亿令吉或3.6%。

发展开销预计按年激增21.9%至756亿令吉(2021年为620亿令吉),主要用在交通、教育与培训、房屋、能源与公用事业和环境,以及保安领域。

连续25年财赤

各政府部门与机构是否有能力有效实施和发放创纪录的各项开销存疑。

过去的记录一再显示,2020至2021年的开销缺口约为10%,2013至2016年则为11至16%,归咎于执行力薄弱。

2022财政赤字预计为975亿令吉,或占GDP的6.0%,低于2021年预估的988亿令吉(占GDP的6.5%)。

算入预算案各项建议措施可再取得的62亿令吉净收入盈余后,2022年整体财赤将低于GDP的5.6%。

基于冠病疫情导致经济衰退下,政府自2020年起先后祭出多个金额庞大的刺激经济配套,我国的赤字已连续2年扩大,即从2018年的占GDP的3.7%,于2019年收窄至3.4%后,2020和2021年分别大幅扩大至6.2%和6.5%。

事实上,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大马已从1998年起,连续25年出现财赤。

重振经济修复财赤

我们预计政府将在重振大马经济,并站稳阵脚后,开始展开修复财赤的任务。

根据2022至2024年的中期财政框架,政府巩固财政状况的步伐将是循序渐进,2022至2024年期间的整体财赤平均为5%,但这和第12大马计划2025年介于3至3.5%的财赤目标并不一致。

我们应对财赤、债务和负债风险(截至2021年6月杪为1.3兆令吉或GDP的88.1%)感到担忧吗?债务永续性分析框架模拟显示,如果发生任何突变,政府的债务脆弱性会越趋严重,从而限制了财政空间,以及进行额外借贷以抵御经济下行的能力。偿债费用的走高,已限制了预算案拨款其他开销的空间。

偿债成本于2018至2022年期间每年增长9%,到了2022年将达到431亿令吉,政府占总收入的18.4%。这意味着,每1令吉收入,就有18.4仙是用于偿还国内外的贷款。

审慎管理公帑

为了巩固财政状况,政府必须大幅削减和合理化各项开销,不然就是大幅改善收入增长并扩大税收来源。

作为更广泛的预算改革议程的一部分,至关重要的是拟订财政责任法令,迫使政府必须审慎和以负责任的方式管理公帑,以缓解未来不利外围突变的财政压力。

我们建议进行以下的税制改革和开销合理化计划

a)为了收入来源永续性:

通过税基较广泛的消费税,扩大目前狭窄的税基、封堵影子经济(2019年估计占GDP的18.2%)和跨境逃税。

大马的税收占GDP比重已从2018至2019年的平均占GDP的12%,于去年下跌至10.9%。

目前,只有21%的已注册企业和15%的打工族需缴纳所得税。

b)开销效率和合理化:

检讨臃肿的公仆薪酬(占总营运开销37%),并根据绩效奖励制度,调整公务员人数。

检讨政府支付退休公务员的开销。

c)稳健的债务与财政风险管理:

加强政府担保的连带负债和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下财务承诺的管理。

增长有下行风险

财政部和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皆预期大马经济明年持续复苏,但财政部预估明年经济增长5.5至6.5%,高于SERC的5.2%。

大马经济仍面临国内外因素带来的下行风险。我们预见全球经济明年将放缓,此外,全球货币政策走向不明确,以及通胀的风险或将导致今金融市场波动激烈。

国内风险则包括冠病每日确诊病例回升、就业市场和收入增长疲弱导致内需的复苏比预期慢、2022预算案的各个项目和计划延后落实、物流成本和原材料价格扬升,以及各行业员工短缺,这些不利因素或将打击有一些经济领域的复苏和获利前景。

大马的潜在产出增长近年来有所放缓,从2011至2019年的年均4.9%,于去年明显放缓至3.3%,今年则预估增长3至4%。

因此,我国需要大幅提高生产力、科技和资本绩效,以促进经济增长潜能。

就业没那么乐观

财政部预期在部分被压抑需求释出市场、就业市场改善(失业率预计从今年的4.6至4.8%下跌到4%)及薪资增长下,消费者开销将会增强。政府继续针对特定群体派发现金,将提供短暂的纾困援助。

我们对就业市场前景并不那么乐观,因为包括旅游、零售与航空等服务领域需耗更久的时日复苏,这意味着这些领域的增聘活动缓慢。

国人也必须通过重新储蓄或累积更多的应急资金,来修复他们的财务状况,这意味着可支配收入和开销将所剩无几。商品与服务价格的扬升,也将削弱消费者的实际购买力。

事实上,疫情已导致大马家庭收入急剧恶化。生活于贫穷线下(月入2208令吉)的大马人已从2019年的5.6%(40万5000个贫穷家庭),于去年急增至8.4%(64万个贫穷家庭)。

此外,40%中等收入家庭(M40)当中,有20%或58万个家庭已降级成为40%最低收入(B40)家庭。

成本扬升推动通胀

财政部预期,明年整体通胀率将从今年的2.4%放缓至2.1%(SERC预估今明两年通胀率分别是2.5%,以及2.3至2.5%)。全球能源价格、原材料成本、运输成本的持续扬升,导致成本推动的通胀持续上扬。

此外,员工短缺也推高了一些领域的薪资。成本扬升迫使制造业和商家们别无选择,惟有通过调高物价,将额外成本转嫁给消费者。然而,成本推动的通胀压力,却可抵消通胀预期扬升和第二轮连锁效应的负面影响。

不过,财政部谨慎看待私人投资的复苏,预估明年私人投资增长率只从今年的1.4%稍微走强至2.6%,但该部预期公共领域投资将强劲回扬,从今年的按年萎缩1.9%,于明年强劲增长24.1%。

大型基建项目,例如捷运第二路线、轻快铁第三路线、柔新捷运系统和泛婆罗洲大道计划的持续进行,以及捷运第三路线、巴生谷双线铁路第二期升级工程和国家数字网络计划(JENDELA)等新项目的展开,将大大刺激公共投资显著扬升。

https://www.enanyang.my/名家专栏/扩张式预算案保复苏李兴裕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