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Articles


Videos



On

 
ESG忧虑打压种植股/前线把关

大马上市的种植公司的股价表现,和原棕油(CPO)价格存在差异或脱节的情况,正好显示低估ESG(环境,社会和监管)的考量在长期上可能损害公司价值。

这只是意味着种植业可能经历CPO价格冲上高峰的喜乐——对上市公司的营业额、盈利甚至周息率带来正面的影响——但是,遗憾的这几乎没有反映种植其股价上。

至今,吉隆坡种植指数(KLPI)持续平静,或者该说没有正面反映CPO期货价格,尽管2021年10月的CPO价格已经攀越每公吨5000令吉,并在2021年10月6日达到历史新高的5050令吉。

在10月20日,2021年11月CPO期货合约涨了125令吉至每公吨5300令吉;12月期货合约起了134令吉至每公吨5177令吉,而2022年1月期货升了127令吉至每公吨5071令吉。

CPO上涨受到许多因素支持,其中包括在能源供应危机下的中国,正处于供应紧张和需求强劲的情况。因此,分析员预测中国可能增加采购棕油以充作生物燃料。

其他值得注意的原因,包括大马库存减少的前景,强劲需求和担心主要种植者的产量可能不如预期(基于劳工短缺)和随着冠病封锁之后的经济重新开放,促进食物油的食品和燃料消耗。

相反的,虽然KLPI在10月6日上涨了8%至 6917.23 点(从10月5日的6404.24点),指数并没有真正反映CPO价格的牛市情况。CPO价格是否能够持续上涨,还没有一个定论。

从2020年1月2日的两年高点7779.07点,KLPI大跌至2020年3月19日的谷底5532.03点,那是首次行动管制实施一天之后。但是,它逐渐攀高,直到2021年1月13日的近来新高7483.12点, 之后才向下调整。

总而言之,指数从年头的7329.50点至今,已经下调了4%至10月20日的7,027.47点,尽管在10月4日突破回6324.49点。

ESG风险引担忧

由于外国基金对种植股有很大的购兴,许多市场观察者认为,这些具有ESG醒觉性的投资者,已经将他们的担忧,纳入了他们的投资决策。

由于对该领域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尤其是在压迫劳工和破坏环境方面,分析员和投资者通常会对种植股的估值,施予一个15-35%的ESG折扣(分析员最近推出和业者ESG得分相称的ESG星级评级)。

坦白来说,如果外国投资者继续脱售种植股,估值可能进一步贬低。

“我们相信中期内,ESG将持续抑制估值,至少等到一些大资本业者解决他们的压迫劳工问题为止,”兴业研究分析员何丽玲(译音)在2021年9月13日的一份区域性种植领域更新报告中说。

抑制估值

兴业研究对种植前景维持”减持“的意见,因为它认为ESG折扣将持续抑制股价表现。

另外,丰隆投资银行分析员蔡文辉(译音)在9月7日的另一份报告中认为,尽管近来股价回弹,种植股的表现(KLPI为代表)依然落后CPO价格涨潮,因为围绕在ESG的担忧和质疑CPO价格是否可以持续上涨。

“我们相信ESG课题的担忧,已经反映在该领域的估值中,大多数的业者(尤其是备受关注的大型业者)已经努力纠正他们的ESG问题,同时外国人的股权也处于多年来的低位,”蔡氏说。

MIDF研究所在其10月15日最新的种植领域报告中说道,本地种植者面对来自西方国家和一些法令和立法的挑战,包括农场到餐桌策略(Farm-to-Fork strategy)、欧盟(EU)再生能源指令(RED),和欧盟的森林和森林砍伐政策。

“我们能够看到我们最大的进口国家是印度和中国,但是,有趣的是,美国和欧洲却作出了最多投诉,”分析员莎希拉在一项种植领域报告中透露。`“让我们担心的是西方国家的影响。”

市场看法负面

虽然棕油提供了所有的好处,MIDF’研究所认为,尽管棕油有多项功能和生产力,对大马棕油市场的误解依然存在。

在2021年2月,美国食品公司General Mills对FGV控股(FGV)和森那美种植(SIMEPLT)发布一项“禁止购买指示”。犹记得去年FGV和森那美种植被美国海关和边界保护局(CBP)基于违反人权而被禁的事件。

巧克力制造商好时(Hershey)说,其北美供应商已经根据美国的指令,完全排除了森那美的产品。

在行业监管机构永续棕油圆桌会议(RSPO)发现FGV存在剥削劳工问题以后,一些买家包括雀巢、联合利华(UNILEVER)和好时,自2018年起已经不止使用FGV产品。

针对所有ESG的负面看法,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在2019年启动了一些新政策,称为马来西亚“绿色交易”,以加强棕油行业的永续。

其中,这些政策包括:

(i)将棕油种植总面积限制在650万公顷;

(ii)在泥炭地区没有新的油棕种植;

(iii)禁止将森林保护区转为种植油棕;和

(iv)向公众提供油棕种植园地的地图。

平心而论,虽然种植业者已经努力纠正ESG标准,鉴于发达国家的误解或者贸易议程,使它们反对棕油I(例如,保护大豆业者的利益),接不接受是完全另一回事。

森林砍伐问题棘手

森林砍伐向来是棕油行业的一个棘手问题,非盈利组织——世界资源机构(WRI)在观察2000年和2015年之间的全球卫星图像的一个新研究里,发现在7200万公顷的消失森林(大概是德国的两倍面积)中,养牛场(牛肉行业)占了4510万公顷(63%),接着是油棕(1050万公顷或14.6%)和大豆(790万公顷或11%)。

根据MPOC,比较其他植物油,即向日葵(0.51%)、油菜籽(0.67%)和大豆(最多,2.14%),油棕种植占了世界农作物土地最小的面积,只有0.23%。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生产力来说,每公顷油棕在一年内能够生产4.08吨的油,而油菜籽,向日葵和大豆相对的只能生产约0.75吨、0.60吨和0.38吨而已。

除了占用最少的土地,棕油提供每年每公顷最高的产油率,比大豆多了11倍、向日葵(10倍)、油菜花(7倍。换句话说,大豆必须占用比油棕多十倍的地,才能产出同样数量的油。

结论:

越来越多投资者使用非财政因素,尤其是ESG来成为他们部分的分析过程,以确认重大风险和成长机会。

一些上市公司被某些刻板印象笼罩,但是,不幸的是,这些看法塑造了现实。

这些上市公司必须加倍努力来来消除错误的看法,露出现实。虽然ESG指标不是财政报告强制性的一部分,越来越多公司在年报或者是独立的永续报告中作出披露。

许多机构例如永续会计标准委员会(SASB)、环球报告倡议(GRI),和气候相关财政披露工作组(TCFD),正努力制定标准和诠释其重要性以将这些因素纳入投资过程。

随着ESG投资需求的加速增长,许多主要趋势正在涌现,从气候变迁到恶劣工作环境,到包括公司领导力、高管薪酬、审计内部控制和股东权利的监管标准。

许多信托基金,股票行,和机器人顾问,现在都提供采用ESG标准的产品。

显而易见的是,冠病加剧永续因素和财政系统的相互关联。发生在CPO价格和种植上市公司的股价的案例显示,未能遵守理想中的ESG标准,已经激发双方价格的脱节和差异。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

IOI 集团(IOICORP)(股东大会)

简报:IOI集团2021年的17.4亿令吉税前盈利,比去年的8.3亿令吉高110%,主要因为种植部门和资源制造部门表现良好,同时外汇获利1.254亿令吉,比较去年的外汇亏损2.08亿令吉。

基于种植部门的强劲表现,原棕油价格高企和资源制造部门表现改善,集团预测在2022年将获得更好的财政业绩。

提问:作为集团的翻种计划,2021年公司翻种了超过7000公顷,并采用更高产量的油棕种植材料。但是,因为面对大流行实施的行动管制所限,翻种面积比最初计划翻种约12000公顷的目标少。(年报)

集团目前的翻种进展如何?在2022财政年可以达到其翻种目标吗?

欧展控股(EUROSP)(股东大会)

简报:公司的产品完全是出口海外,在大流行时期表现很好。不过,公司必须采取积极措施来减低高涨的船运费,避免侵蚀到其利润。

提问:1.公司非常依赖劳工来制造其产品。

a)请问外劳对总员工的比率是多少?

b)基于政府更严厉的管制聘用外劳,公司有何对策?

2.公司2021年的外部审计费用是1万6000令吉(年报第21页)。

a)基于该费用很少(大约每月1333令吉),审计委员会如何保证有足够的涵盖范围和有效的审计功能?

b)审计功能包括了什么范围?

c)发布了多少份报告?

耐力士(NYLEX)(股东大会)

简报:耐力士在2021年取得较高的11.5亿令吉营业额,比去年的11.36亿令吉增加了1.4%,主要贡献来自工业化学部门。其税前盈利是2640万令吉。

提问:在脱售所有业务给安康以后,耐力士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使用1125万令吉来收购新业务和资产。

董事部目前有和任何一方商谈收购新业务/资产吗?如果有,涉及什么行业?大股东拿督萧家伟考虑注入他的资产吗?

安康物流(ANCOMLB)(股东大会)

简报:集团在2021年取得较低的3050万令吉营业额(2020:3090万令吉)。尽管如此,税前盈利从210万令吉增加到230万令吉,主要因为成本削减措施和投资控股表现改善。

货运业务受到冠病严重影响,由于采取了遏制措施,许多客户必须限制或暂时停止营运,导致其生意减少。

提问:大马企业监管准则(MCCG)第4.2实践声明,独立董事的任期不可超过累积9年。一旦超过9年,该独立董事可以继续以非独立董事的职位服务。

如果董事部计划让一名独立董事留任超过9年,应该寻求股东年度批准。如果12年后,董事部想继续委任该独立董事,公司应该通过双层投票来寻求股东批准。

林福财先生和沙菲里扎先生,分别以独立非执行董事的身分服务了董事部18年10个月和17年11个月了。

董事部将寻求股东批准第9和第10提案,以继续委任两者为独立董事直到下一个股东大会为止。董事部决定对该提案采用双层投票表决(年报第101页)。

根据公司在2019年10月16日和2020年10月21日回复MSWG的信件(2019年10月7日和2020年10月13日)里说,董事部将讨论该课题以及考虑MSWG的建议,即采取双层投票程序。

为什么公司对采用双层投票来挽留两名独立董事?

安康(ANCOM)(股东大会)

简报:安康的营业额按年增加4.5%至15.4亿令吉,并取得13年来最高的净利,扭转了2020年净亏970万令吉的情况,至净利2380万令吉。主要因为农业化学和工业化学部门,受到全球商品价钱上涨趋势而取得强劲表现。

提问:水灾、丛林火灾和干旱可能导致农作物歉收,因而减低农业化学产品的需求。为了减低这些风险,集团持续开拓和扩大顾客群,包括各种不同地区的客户(年报第27页)。

和2020年相比,集团在区域性上扩充客户群有多成功?数量增加多少?未来有何计划?

Fibon机构(FIBON)(股东大会)

简报:Fibon机构的财政表现逐年恶化,虽然它还是取得盈利。在2021的营业额减少8.29%至1249万令吉(2020:1362万令吉)净利减少至172万令吉,比较去年的215万令吉。

提问:在过去5个财政年,集团营收和税后盈利(PAT)逐渐下滑。营业额从2017年的1848万令吉,减少到2021年的1248万令吉,而PAT从432万令吉减少到172万令吉(年报第10页)。

集团计划如何策略化和加强核心业务?有没有计划多元化至新业务以克服业绩恶化吗?

高美达(GLOMAC)(股东大会)

简报:集团取得较高的1.142亿令吉盈利,比去年高了28%,税前盈利则涨了188%至5810万令吉。

同时,集团的净负债比改善至0.25倍,比较去年的0.28倍。

提问:集团在2021年对已确定违约赔偿金(LAD)提供更高的拨备,达384万令吉,比较去年的27万令吉(年报第117页)。

a)为什么提供更高的拨备?

b)公司将采取什么措施来阻止来LAD拨备增加?

同益岸外(TAS)(股东大会)

简报:同益岸外2021年的营业额是3490万令吉,比去年的1618万令吉增加了115.7%,主要来自船只交付数量增加。税前盈利是283万令吉,比较去年的税前亏损7522万令吉。

集团积极的寻找新市场的客户,以加入客户组合来改善销售成长。

提问:低油价致使岸外支援船只(OSV)的需求下跌,同时打击了这类船只的销售和价格。2021年集团终止了正在建造的OSV合约。集团正积极寻找其他船只的新销售目标和市场(年报第13页)。

a)请进一步解释集团的“新销售目标和市场”策略。未来12个月有何商机,或者可推动业务成长的管理优先事项?

b)集团在竞争项目时如何平衡收入/项目管道和利润?

丰隆银行(HLBANK)(股东大会)

简报:在艰难的环境之下,丰隆银行取得14.4%的收入增长至54.7亿令吉,净盈利增加到破纪录的28.6亿令吉,比去年高了14.7%,主要得益于更高的收入、有效的成本管理和联号公司的强劲表现。

提问:丰隆银行的中国联号公司成都银行(BOCD),盈利贡献按年增长14.1%至7.21亿令吉,或者等于公司2021年的20.8%税前盈利。

a)该银行在中国产业市场面对更多发展商可能违约的情况之下,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

b)成都银行在产业市场中,涉及企业和零售借贷的份额有多少?有借贷给陷困产业巨商恒大吗?

c)近期成都银行小心观察的其他主要风险是什么?

东方实业(ORIENT)(股东大会)

简报:东方实业2020年的财政表现受到行动管制,消费者需求减少和资本开销计划延迟的影响。因此,2020年营业额和税前盈利分别下跌至34亿令吉(2019:52亿令吉)和1.08亿令吉(2019:4.59亿令吉)。

未来,公司将继续应对挑战,同时评估投资选择。

提问:大马企业监管准则(MCCG)第4.2实践声明,独立董事的任期不可超过累积9年。一旦超过9年,该独立董事可以继续以非独立董事的职位服务。

如果董事部计划让一名独立董事留任超过9年,它应该寻求股东年度批准。

如果12年后,董事部想继续委任该独立董事,公司应该通过双层投票来寻求股东批准。

董事部将根据MCCG的准则来审视双层投票的程序,以加强集团的企业监管架构和建议一个10年限期来应用该实践。

该十年限期长得非常不合理,而该实践应该尽快应用,例如,不超过3年期限。

益可第一(ECOFIRS) (股东大会)

简报:益可第一的营业额减少71.7%至4240万令吉(2020:1.5亿令吉),虽然营业额大跌,公司取得净盈利1360万令吉。

提问:1.2021年部门报告中,产业发展部门取得2820万令吉销售和营运亏损143万令吉。这和2020年相反,其销售达到1.354亿令吉,盈利是4990万令吉(年报第124和125页)。

a)为什么2021年营运亏损;2020年有盈利?

b)2022年的产业发展前景如何?

2.公司外包的内部审计费用只有1万1600令吉(年报第55页)。

a)基于该费用很少(大约每月967令吉),审计委员会如何保证有足够的涵盖范围和有效的审计功能?

b)2021年里,内部审计师对PUJIAN发展有限公司(PDSB)进行了内部审计,包括顾客服务、设备管理和销售和营销。

i.为什么选中PDSB来审计?

ii.内部审计师有何发现?

iii.PDSB对公司2021年营收的贡献有多少?

阿波罗食品(APOLLO)(股东大会)

简报:阿波罗食品按年营业额增加了8.8%至1.9亿令吉,而净利大增21.7%至1730万令吉(2020:1420万令吉),主要因为产业、工厂和器材减值的逆转,和其他投资的公允价值获利。

预测未来充满挑战,董事部将实施谨慎的措施来改善营运效率以维持利润,同时保持产品素质。

提问:自从2020年三月起,大马政府实施的各种行动管制以应付冠病大流行,打击了集团的营运,也影响了本地和海外的客户需求。集团预测今年仍然充满挑战。(年报第36页)。

鉴于市场充满挑战,尤其是冠病持续,公司如何增加国内外的销售额?未来12个月有什么潜在商机吗?

IOI 产业(IOIPG)(股东大会)

简报:集团营业额增加17%至24.9亿令吉,税前盈利也增加到10.8亿令吉(2020:9.47亿令吉),主要因为产业发展部门的销售增加

提问:集团成功在新加坡滨海景(Marina View)标得一片7817.6方米(0.78公顷的租赁土地,费用达15亿新元(约46.8亿令吉)。

a)该土地预测发展价值是多少?

b)该土地的发展大蓝图是什么?

c)根据2021年9月21日的通告说明,如果该收购资金完全来自借贷,公司的负债比将从0.47倍增加到0.71倍。

i.请问集团计划如何融资?

ii.在决定该土地的融资以后,集团的净负债比是多少?

建兴集团(KEINHIN)(股东大会)

简报:随着营业额增加,建兴集团净利增加到1190万令吉(2020:260万令吉),增加了358%。归功于实施各种制造系统的效率和成本削减,尤其在在冠病发生的首季期间。

提问:制造业

a)集团在大马和越南的工厂今年和去年的使用率是多少?

b)公司越南工厂(KHTV)的扩建进展如何?施工进度有按照计划吗?机械和器材的预算开销是多少?

c)集团目前工厂产能是多少?2022年的改善产能和效率目标是多少?

d)集团在大马的营运属于劳工密集型。大马缺乏劳工供应可能影响公司表现和与业绩竞争力。集团寻求各种举措来减低这风险(年报第22页)。

至今,劳工供应问题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大马的营运?各种举措足够减低上述风险吗?

大马统一合作(KUB )(股东大会)

简报:基于竞争者增加及其他替代品如天然气和液体天然气,其石油气(LPG)业务面对更大的挑战。

LPG是公司2021年最大的营业额贡献,占集团77%(或4.51亿令吉)销售额。

提问:1)截至2021年6月30日,大马统一合作的现金存余从1.4663亿令吉,增加了189%至4.2311亿令吉,主要来自一些脱售交易。在财政年期间,银行的存款平均利息只有2%(2019:3.2%)。

a)KUB计划如何使用这些现金?

b)为了获得更好的回酬,集团有什么选择?

2)2021年4月,以1055万令吉脱售KUN Malua种植公司给贸易风种植,KUB Malua注销未偿还款项1856万令吉。这导致KUB财政报表蒙受脱售亏损2665万令吉(年报第107页)。

a)为何预支1856万令吉给KUB Malua?

b)为什么这笔款项收不回来?

c)为什么脱售亏损2665万令吉远比预测亏损1890万令吉高呢(KUB在2021年4月8日宣布)?

廖兄弟制铝厂(LBALUM)(股东大会)

简报:集团税前盈利增加了4230万令吉或633%至4900万令吉,主要来自制铝部门的较高盈利表现。

提问:尽管经营环境非常艰难,集团获得历史性最高税后盈利(4060万令吉),比去年的税后盈利250万令吉(年报第56和60页),这代表多赚3810万令吉或增长1520%。

a)该表现能持续到2022年吗?

b)集团和竞争者相比,有什么竞争优势?

丰隆金融集团(HLFG)(股东大会)

简报:2021年HLFG取得22.7亿令吉净利,比去年增加了21.9%。较高的盈利主要来自银行、保险、股票行和投资银行业务的表现改善。

提问:2021年丰隆保险(HLA)的净利为2.59亿令吉,年对年增加了83.4%,因为获得更高的保险盈余,更高股票投资组合获利和较低的精算负债(鉴于更高的利率抵消了债券的供应价值损失)。

请问更高股票投资组合获利的催化剂是什么?整体上,HLA投资组合在增长率和录得收入水平表现如何?

威德(马)(WIDETEC)(股东大会)

简报:虽然营业额有所改善,2021年集团录得税前亏损121.3万令吉(2020:税前盈利76.5万令吉)。虽然其联号公司Goldshore Capital贡献181.7万令吉盈利,却被其一次过注销544万令吉所抵消,导致公司整体上亏损。

提问:2021财政年,公司的内部审计费用是1万6000令吉(年报第14页)。

基于该费用很少(大约每月1300令吉),审计委员会如何保证有足够的涵盖范围和有效的审计功能?审计功能包括了什么范围?发布了多少份报告?

遍视利(PENSONI)(股东大会)

简报:公司录得惊人的504%净利增长,因为在大流行期间,电器需求大增。线上购物的动力改变了消费者的购买管道。公司将考虑分配更多资源去线上平台,因为该平台带来大量销售,同时也考虑在未来减少其店面。

提问:配合公司的品牌整合,遍视利推出“Circlez App”。Circlez App将所有品牌统一在严格平台下,以提供容易的保修注册、无缝保修信息追踪、及时客户和服务支持、轻松线上购物和获足够购物奖励以及最新优惠更新(年报第9页)。

a)请问客户对此应用程式的反应如何?

b)2021财政年此应用程式产生了多少销售?

c)研发该应用程式的成本是多少?

国马集团(KOMARK) (股东大会)

简报:随着国马集团在2020年多元化业务至制造和销售口罩,公司目标是成为东南亚最大的口罩制造商。

尽管2020年6月引入了口罩业务,公司的营业额从去年的3955万令吉减少到3763万令吉。净亏损从1071万令吉增加大约50%至1596万令吉。公司自2017年起一直蒙受亏损。

提问:1)去年在回复MSWG的询问(关于新口罩生产线业务的盈利贡献),管理层说新业务将在2021年4月之前贡献25%盈利或更多。但是,新业务在2021财政年却蒙受亏损,即165万令吉税前亏损(年报第139页注32-部门信息)。

为什么管理层达不到25%或更多盈利贡献的预测?

2)主板上市公司条例第9章,9.21(2)段里,要求公司在年度股东大会(AGM)主要事项讨论(KMD)的简报在AGM后刊登在公司网站。没有刊登该简报将被视为触发上市公司条例。

截至2021年10月6日,公司在2020年10月22日股东大会的KMD简报并没有刊登在公司网站https://komark.com.my/agm-egm/ 请尽快上载该简报到公司网站。

免责声明:

●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持有文中提及公司少数股额。
● 本栏简报与内容版权属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表达的意见是采自大众媒体。
● 我们将尽力确保所发布的资讯准确及最新,但不担保信息和意见的精确和完整。
● 内含资讯和意见仅供参考,并非买卖建议,或认购相关证券、投资或其他金融工具的认购邀约。

更多详情可查询: www.mswg.org.my
欢迎回馈意见:[email protected]

http://www.enanyang.my/%E5%90%8D%E5%AE%B6%E4%B8%93%E6%A0%8F/esg%E5%BF%A7%E8%99%91%E6%89%93%E5%8E%8B%E7%A7%8D%E6%A4%8D%E8%82%A1%E5%89%8D%E7%BA%BF%E6%8A%8A%E5%85%B3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