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Articles


Videos



On

【灼见】财算遇Timah 烟酒税堪忧/黄詝瀚

转载南洋商报专栏 - 特雷观点 No.13

马来西亚在19世纪是举世闻名的锡出产国,由于18世中就开始大量开发锡矿资源,许多采矿劳工也从中国下南洋落地大马。在1979年顶峰时期,我国锡产量占了世界总额的31%。

锡矿给大马和英国统治者带来财富,也推动了大马经济。可惜好景不长,锡本身是大宗商品,价格随需求而波动。在1985年,国际锡业委员会缺乏资金维持国际锡价,促使锡价格在市场暴跌。与此同时,各种替代品如铝、聚合物的出现,导致我国锡矿领域步入夕阳。

35年后,大马与锡业相关的企业所剩无几,更别说具有国际品牌的企业。最为有名的是百年老字号皇家雪兰莪和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国产“Timah”威士忌。

威士忌一般是苏格兰的有名,但我国的“Timah”却在去年国际烈酒挑战赛(ISC)和旧金山世界烈酒大赛(SFWSC)战胜群雄,获得银牌。今年,又在国际威士忌大赛获得“最佳马来西亚威士忌”的荣誉。“Timah”凭着独特的味道和品牌历史故事,带出了我国辉煌锡矿历史的韵味。

出乎预料的是,在国际获得认可,国内却招惹非议。争议之处并非本文想探讨的内容,但希望想通过此例带出烟酒领域在我国发展的过程和前景。

2酒厂每年缴税22亿

在“Timah”成为众人焦点前,大马两大酒厂——大马皇帽(CARLSBG,2836,主板消费股)和大马喜力(HEIM,3255, 主要板消费)惯例是极端分子的靶子。两家均是上市企业中的老招牌,在我国立足已超过50年,坐拥本地95%的市场。大马皇帽于1970年上市吉隆坡交易所,而大马喜力,原名健力士英格则更早于1965上市。我国第二任首相,敦拉萨还曾参加皇帽酒厂开幕仪式。难道我国人民思维随着时间的逐流,不进则退,倒退50年了吗?

由于政府针对烟酒领域拟定苛刻高额的消费税,两大酒厂每年进贡约22亿令吉的税收。同时,酿酒业创造6万6000的就业机会和带给3万5000零售业收入来源。每年财政预算案,当政府需要税收来源,除了和国油公司掏钱,往往都会向烟酒赌业下手,并追加罪恶税。即使如此,两大酒厂仍然持续运营,还未像其他国际品牌生产商,离开大马并搬迁到周边国如越南、泰国等。

就去年疫情时期,政府一系列的举措让此领域懊恼,执行行动管控令时,除必须品领域以外,其他工厂都得关闭。酿酒是一个连续的生产过程,发酵过程管理不能中断。因此两大酒厂获得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特许,持续营业。谁知,却引来轩然大波。

另外,执法单位在巡视零售杂货与便利店时,也擅自查封售酒处。不仅如此,吉隆坡市政厅更出了新条例,从2021年10月起,所有吉隆坡的便利店、杂货点和中药店禁售烈酒。虽然新法令暂延,可是封建思维的趋势因政客为私利而炒作不断,越发不可收拾。

我国多元种族最珍贵

英美烟草公司(BAT)在我国设厂历史悠久。原本属于蓝筹股之一,股价从2014年9月的高峰73.36令吉,跌至近日14.22令吉。市值蒸发了160亿令吉。最终在2016年,BAT也结束了本地最大香烟厂的运营。

BAT的下场因国家政策、高额税收和私烟泛滥导致营业和利润率下滑。如果酿酒业持续面对类似的逆风,加上落伍思维的逼迫,步其后尘指日可待。

其实,马来西亚在不久前是世界回教国的典范。我国的治理属于中庸之道。就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大赞我国的和谐是东南亚国杜绝极端宗教分子的榜样。国家最珍贵的资产非石油或棕油,而是多元种族人民之间的包容与尊重。

Timah风暴不应再重演,要不然最终受到伤害的,将是国人自己。

(《“Once Upon A Time In Bursa – The Money Equation”》作者)

Telegram : Click HERE

Facebook : Click HERE

Twitter : Click HERE

https://klse.i3investor.com/blogs/tradev1ew/2021-10-26-story-h1592859258.jsp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