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Articles


Videos



On

【独家】抗疫2年国库弹尽 GST料重见天日

GST料重见天日

独家报道:林嘉珉、彭震涛

随着我国疫苗接种计划不断取得进展,本地经济终将重现曙光。

不过,在耗时2年抗疫行动后,我国经济与国库已显得满目疮痍,政府急需大力整顿财政,以扩充国力。

这就不禁引起市场遐想,政府会否考虑重启从2015年至2018年,只落实短短3年余的消费税(GST)呢?

再来,市场上一直有一派说法,就是认为可直接将消费税税率折半至3%,以取代销售与服务税(SST),但这真的如此简单且可行吗?

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专家们的意见吧。

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

张永隆

繁荣税仅一时救急

GST料大选后重启

在最新公布预算案中提出的33%繁荣税,宛如一颗震撼弹掷入商界,惟所幸财长东姑扎夫鲁事后再三承诺,这只会落实一年,多少抚慰市场先前所掀起的涟漪。

然而,让人好奇的是,这会否是个权宜之计,好让大众与商家元气进一步恢复的一年后,才接轨重启消费税?

而在那之前,就靠金字塔顶端的企业,为干枯的国库“续命”。

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向《南洋商报》表示,繁荣税与消费税两者定位并不相同。

“繁荣税只是一次性的,且税务率算高,如果是永久落实,恐怕真的会吓跑外资。因此,在繁荣税结束后,大马仍会面对税收问题,因此,消费税便是中长期存在且更能够一劳永逸。”

仍可对抗黑天鹅

不过,考虑到先前人民对消费税的厌恶情绪,张永隆估计,在当前政局脆弱之际,相信政府会到新一届大选结束、一个稳定政府组成,以及经济确切复苏后,才有可能重启消费税。

“其实,我觉得若重启消费税,政府可考虑从4%左右开始征收,好让人民更能接受。”

若再度发生黑天鹅事件,以我国的财政状况,是否有能力抵御呢?

张永隆表示,这要取决于事件规模,若是如同过去2年般冠病疫情的冲击力,他相信我国仍有实力应对。

“这也要看事件牵涉区域规模,如果是全球性,那么大马大可不必过于担心评级机构降评、赤字扩大等问题。但若只是东南亚区域,相信外资会撤走。”

蔡兆源

蔡兆源

蔡兆源:对政府商家有利

GST 3%不如SST

针对市场上有者表示,不如让消费税税率减半至3%,直接取代现有销售与消费税,宏愿理财机构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拿督蔡兆源表示不可行。

“消费税在最全盛时期,共收获440亿令吉税收,假设其他条件没有改变,3%消费税粗略估算,收入就只剩220亿令吉了。

“这就比销售与服务税的280亿令吉来得少,如此一来,政府为何还要选消费税呢?”

蔡兆源举例,少了60亿令吉税收,就相当于牺牲掉一次援助金项目,或者汽油补贴金额。

不良商家无所遁形

不过,让人难以逃税的消费税,对政府的好处不言而喻;但他表示,商家实则也可从中受益。

例如销售与服务税的先天缺陷,导致产品内含税务在出口时无法退税,降低我国产品国际竞争力;反之,消费税制中的进项税及销项税,便能轻易做到退税。

另外,消费税的落实可让不良商家无所遁形,创造公平竞争平台,有利奉公守法商家存活。

“消费税是个很好的制度,可以帮到商家。政府也应该善用机制的好处,而非只是为了税收才推行。”

因此,蔡兆源建议政府以收入中立(Revenue Neutral)方式来推行,即运算财政模式,确认落实多少百分比,才能够收到与当前消费与服务税一样地280亿令吉税收。

“然后就等到经济好转了,人民可负担能力变强后,才逐步提高。若看邻国新加坡在二十七八年前落实时,只征收3%消费税,在过了这么多年,也只提高到7%而已。”

料2024年重启

至于推行时机方面,蔡兆源认为,政府必然在来届大选结束后,才会重新推介消费税。

他说:“在政府提出为期3年的中期税收策略中,考虑到3项机制,包括增值税(Value-Added Tax)、资本盈利税,和数字收入税。其中,增值税就是消费税的另一别称。”

“我国全国大选最迟要在2023年举办,而这项中期策略恰巧落在2022年到2024年之间,所以,我们可借此大致判断出执行的时间点。”

整顿财政勿单靠消费税

不过,国家财政实力若要变得更强稳,绝非单靠重推消费税就能简单实现,蔡兆源表示,国家财政更需要全面整顿。

“整个国家财政出现筹资或财政吃紧的情况,要解决问题不能只靠消费税,我们更应该要看整个财政整顿。”

“其实我国财政改革已经悄悄展开,但人们没太过关注。”

他解释,财政改革靠的是3个部分组成,分别是监管(Governance)、开销控制及增加收入;税收制度的调整或引入,便属于收入的部分。

1:监管文化刻不容缓

“监管方面,我们谈的不是预算开销方面的监督,而是最高层次的监督,这就是政府当前正探讨出台的财政问责法令(Fiscal Responsibility Act)。”

该法令探讨政府本身应该有怎样的问责文化,以避免类似牵涉数十亿美元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弊案再次发生。

首相不能兼任财长

“例如,当中便有探讨首相与财长不得由同一个人担任。同时还要求制定中期财政框架,并邀请国际货币基金(IMF)一同讨论。”

蔡兆源补充,顺应该法令,财政部在此次预算案时公布的经济报告书,可以看到分成预算前、预算和预算后报表,并阐明公共开销资金来源与用处。

2:整顿开销须决心

再来,需要探讨便是财政开销,他指出,占据明年行政开销高达49%的政府公务员体系,急需由政府优化。

另外,债务利息也占高达18.85%,在加上其他社会津贴项目,如60亿令吉左右的汽油补贴等,造成我国余下财政空间变得有限。

蔡兆源点出,本地津贴项目埋伏着相当大的败笔,就是许多补贴项目都是广泛提供类型。

“这点需要政府有一定政治决心,让补贴方式改为针对性,只补贴真正有需要的人民,但出于政治考量,这点不容易做到。”

他指政府采购项目必须公开招标,才能让国家资金花得物有所值。

“此外,在国家审计报告出炉后,一定要采取行动,并向大众交代。目前一直都是不了了之,让贪污腐败公务员逍遥法外。其实,真正要对付的并非只有涉案公务员,共谋的商人也应该受到相应惩罚。”

3:开源节流振收入

针对国家收入,蔡兆源表示要增加收入,并非只能靠税务下手,还能够通过新投资提振经济及大砍没效率的税务奖掖。

“就像邻国新加坡,他们的税率没有很高,但仍没碰上阮囊羞涩的问题,这是因为当地经济发展良好,因此我国才要从事新的策略性投资。

“在这点上,我们可以看到政府近期已计划投资与开拓新领域,包括清真、宇航、电子与电气、旅游等领域。”

接着,我国政府给出许多税务优惠,以吸引外资流入,从而让领先技术转移至本地,进而提振经济,并将大马打进全球供应链中。

“不过,根据世界银行看法,我国给出太多没有创造出效果的奖掖。换句话说,就是白给了,所以我们才要整顿奖掖,别再白白牺牲税收。”

企业如何看待消费税?

支持派:

FGV控股:勿损及企业根本

FGV控股总执行长莫哈末纳兹鲁

莫哈末纳兹鲁

对于重启消费税一事,FGV控股(FGV,5222,主板种植股)总执行长莫哈末纳兹鲁认为对国家经济有利。

他解释,这是因为可确保所有应缴税务都由政府征收,为政府未来推行新大型基建发展项目,提供宝贵的资金来源。

不过,他指消费税的实施必须深思熟虑,勿损及企业根本,包括好好考量实施成本和税收制度管理中的潜在挑战,例如申报退税延迟,将造成高昂的企业成本。

“先前主要问题是消费税申报或退税速度,导致许多企业因资金紧张而面临非自愿破产或资不抵债。同时,政府还需考虑企业正面临冠病疫情所带来的挑战。”

东南通运执行董事王伟权

王伟权

东南通运:4%更具永续性

东南通运(TNLOGIS,8397,主板交通与物流股)执行董事王伟权也认为,消费税能为企业和政府的税收,提供更有效的税收制度。

“因此,从长远来看,通过强化措施来重新实施消费税,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但如果重新实施,他建议可从之前的6%,降低到4%至5%,让该税务更具永续性。

同时,他认为没必要太快重新引入消费税,尤其是在企业仍面对冠病疫情影响之际。

大马邮政总执行长查尔斯布鲁尔

查尔斯布鲁尔

大马邮政:扩大国库振经济

大马邮政(POS,4634,主板交通与物流股)总执行长查尔斯布鲁尔认为,消费税可以有效扩大政府国库,从而实现国家经济重振。

惟他建议,重新引入消费税必须仔细规划,以便让企业有足够的时间调整和准备。

中立派:

成功食品:税收架构有利弊

成功食品总执行长悉尼劳伦斯

悉尼劳伦斯

对于重启消费税,成功食品(BJFOOD,5196,主板消费股)总执行长悉尼劳伦斯抱持中立。

他回应本报说:“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相信每种税收架构都有利有弊,无论是消费税还是销售与服务税,我们将相应地适应措施。”

皇帽董事经理泰德葛利尼

泰德葛利尼

皇帽:新税架构须简化

无论是否落实新税,皇帽(CARLSBG,2836,主板消费股)董事经理泰德葛利尼希望,政府可以尽量简化新税架构才推出。

他说:“我们需要足够的时间来了解新制度,因为它涉及重新调整会计和系统报告,且还须对员工进行再培训。”

鉴于新税务架构落实伊始,将导致企业蒙受额外开销,故希望政府可相对应地推出一次性减免措施,以最大化降低企业负担。

反对派:

成功多多:需时间重建资源

成功多多大马财务总经理张德光

张德光

对于重启消费税的课题,当问及成功多多(BJTOTO,1562,主板消费股)大马财务总经理张德光时,他说:“尽管我们希望以最好的方式支持政府,但重新启动消费税,可能会影响成功多多与旗下代理。”

他解释,这是因为当前经济仍脆弱,还在试图重新取回增长动力。

再者,企业还需投资大笔资本开销,用于会计与报告系统的改进,才能应对消费税的新需求。

“无论在拨出任何重大资本开销之前,希望政府能给我们的业务一些时间来重建资源。”

http://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6%8A%97%E7%96%AB2%E5%B9%B4%E5%9B%BD%E5%BA%93%E5%BC%B9%E5%B0%BD-gst%E6%96%99%E9%87%8D%E8%A7%81%E5%A4%A9%E6%97%A5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