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土耳其央行怪招救市【匯君】

聯儲局的逆回購措施大概在去年3月、4月才開始使用,接著這個措施開始後就一直增加:在年中時突破了1萬億,最新的數字達到1.9萬億。這個逆回購措施代表着市場將過剩的資金放回聯儲局,數字不斷上升,說明資金的氾濫程度有多嚴重。

隨着注入大量資金,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也在這段時間大增,這兩年的放水量相等於上一個放水周期的總和。市場已經去到轉捩點,聯儲局的首次加息時間與何時縮表是市場一大焦點。

縮減買債在上月議息決定在1月份倍增,預計3月份便完全停止買債。有聯儲局理事認為可能是3月結束買債後不久就加息,市場預測3月份是50%會加息,4月份是90%機會加息。

有聯儲局理事提到他覺得這一次不需要像2015年加息週期,維持資產負債表不變兩年來支持經濟力度,會提早縮表時間。始終通脹已經明顯出現,讓聯儲局有所顧忌。

12月份的通脹將會出爐,市場預期不會比11月嚴重太多,原因是11月與12月油價比較是有所下跌,由於能源開支在美國的消費組合有明顯佔比, 讓12月的通脹有所舒緩。

另外,拜登說市場憂慮的聖誕節檔期供應鏈問題已經解決,令到貨物短缺的問題減少,物流成本也會有所舒緩,也令物價上漲速度有所舒緩。

估計以按年看通脹數字,12月份還是驚人的,因為2020年12月封城,基數特別低,但如果按月數字來看,就未必有驚人的數字。

市場最關注的還是美國的通脹不斷持續,央行的政策目標是維持2%,如果來年維持長期通脹在3~5%會如何呢?除了放水情況會在今年逆轉,經濟刺激方案也會縮水,政府大力花錢派錢的情況不復再。

今年的一個宏觀經濟主題是,經濟復甦較慢、財政較弱的國家,究竟他們的經濟表現會是如何。經過了兩年的疫情,對政府的財政有龐大的負擔。隨着美元的加息預期,對不少外幣也份外添上壓力,當中以新興市場更甚。

土耳其里拉近期有很大幅度的波動,去年以高位和低位相比,貶值了超過6成,在12月中曾經大幅反彈,因為土耳其的央行出了一招前所未見的怪招。

土耳其過去幾個月在極高的通脹水平之下,竟然由加息變成減息,這個有違經濟學原理的舉動嚇壞了很多持有貨幣的人,也吸引了炒家,拋售拋售土耳其貨幣,令到過去兩三個月的貨幣貶值得非常厲害。

在一兩個月內,大概由1美元:11里拉貶值至大概1:17,上個月又由最低的1:17曾經大幅反彈至最高的1:11。留意這是貨幣的波幅,可以想像對當地的經濟衝擊如何。

土耳其的怪招是與當地的土耳其存戶保證,如果存入土耳其里拉銀行定期3至12月,舉例說銀行的利息是15%,如果定期到期時,土耳其貨幣對美元下跌了20%,央行保證給存款人5%的補償,相等於存款人收到20%利息。

這個利息由銀行負擔15%,央行負擔5%。這樣做的效果,第一其實是有條件的變相加息,巧妙的是這個加息只是加給存款人,借款者卻沒有受影響。

這個措施最具爭議的地方是央行保證的額外利息,但央行的補貼從哪裡來呢?當然是由政府財政,即是由納稅人而來。這個做法是一個豪賭。如果市場信心回升,土耳其里拉企穩,好像是相安無事。但如果土耳其里拉再次下跌,市場便會開始計數,央行需要有多大的負擔補償存戶。

有投行算過,里拉每下跌12%,土耳其政府的赤字大概會升1%,所以土耳其貨幣一旦再下跌,這件事會直接衝擊了土耳其的財政能力。土耳其過去幾年不斷受通脹困擾,每年也差不多有20%,同時他們的外債也嚴重,無論是政府的外債還是企業及銀行的外債也維持高企,如果本地貨幣持續貶值,市場便會關注是否能償還外債。

隨着這個非常措施的實施,土耳其政府財力會有額外負擔,最後可能以印錢當利息派出去,但這樣做土耳其貨幣供應再增加,下跌壓力更大,變成了惡行循環。

土耳其的危機表面上壓了下來,但這個豪賭也種下了更大危機的種子,前文提到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情況及外幣也是今年一大焦點,且觀察土耳其會否成為當中的一大缺口。

匯君每週國際財經大事完整分析(附中文字幕):https://youtu.be/0WycazgiZgg


以電郵發送這個BlogThis!分享至 Twitter分享至 Facebook分享至 Pinterest

https://www.cpleung826.com/2022/01/blog-post_6.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