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Videos



On

 棕油的美丽与哀愁(一) | 棕油价8000令吉 好景笑到最后?


原棕油价格去年10月冲破每公吨5000令吉大关后,犹如打通任督二脉般频频写新高,今年3月2日更一度冲破每公吨8000令吉,创下8076令吉50仙的高峰后,就在7000令吉水平线下游走;3月的平均价为每公吨6867令吉。

这波狂猛涨势超出市场预料,券商纷纷上修原棕油价预估,对国内种植领域的前景也转向看涨,只是这波涨势真实吗?价格走高的背后是实质需求支撑,还是只是昙花一现的海市蜃楼?8000令吉的高位是否已经触顶?

且看专家如何看待这波原棕油价格涨潮,还有哪些因素牵引未来价格走向?
为何大涨?

大马棕油协会(MPOA)主席拿督李耀祖3月初在2022年棕油和月桂油价格展望会议及展览(POC2022)分享环节时点出,纵观过去10年(2010至2020年)的原棕油价格,平均在每公吨2550令吉,但今时今日的价格却远比这10年间高出近155%。

“今时今日的原棕油价格不可同日而语,未来3个月的基准指标价格大约在每公吨6500令吉,较每公吨2550令吉的平均价高出逾1.5倍。我们都知道原棕油价格波动不停,看回先前几度改写新高纪录,比每公吨合理价位的4000令吉高出不少,明显超出正常价。”
好景一般持续6个月  这波已经15个月……

参照往年的原棕油价格走势,每公吨能达4000令吉堪称好景。他深入解释,原棕油价格好景一般会持续6个月,但这次超乎市场预料,已经连续15个月都超出正常水平。

“我认为,原棕油价格至少还能走高多3个月,那么就会是长达18个月的超级上升周期。”

回顾原棕油过去几年的价格走势,2018及2019年的低潮期时,一度在每公吨1794令吉游走,直至2020年底才冲上3500令吉水平,去年开始步向好景,更在3月间站上每公吨4000令吉,到了10月已升破5000令吉水平。

分析员基于这一波强稳走势,调高原棕油价格预期并上修前景展望,还以“国内种植领域正见证史无前例的原棕油价格超级上升周期”形容这波狂猛走势。

而原棕油价格去年10月间升破每公吨5000令吉,短短4个月就站上6000令吉,再到刷新8000令吉新高,间中不到一个月,难免让人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行销与市场发展董事菲尔沙伊克巴也有这个感觉。

“原棕油价格冲破每公吨8000令吉看起来不太真实,且高涨的价格反而打击市场需求。”

不过,在大马棕油局(MPOB)总监拿督阿末巴维斯博士看来,原棕油价格近来急升,主要是受到市场基本面和情绪因素拉抬,而非凭空虚幻的海市蜃楼,价格得以冲破每公吨7000令吉,主要是印尼限制原棕油出口所致,而进一步催化价格站上8000令吉关口,则是俄罗斯与乌克兰爆发军事冲突,扰乱了整个能源、谷物与食用油市场供应链。

持续高价?

专家普遍认为,随著外劳在开斋节后重返国内市场,将能缓和种植领域缺乏劳工的压力,同时推高下半年产量,届时原棕油价格料逐步恢复正常水平,每公吨介于4000至5000令吉。

阿末巴维斯告诉《星洲财经》,以目前的基本面及情绪导向来看,目前每公吨6000至7000令吉的原棕油价格可称合理水平,相信直至5月都能维持在这个价位,直至迈入原棕油高产季节(价格)才会逐渐趋稳至5000令吉水平。

“我们预期,原棕油目前的历史高位仍可持续至年中,不过随著第二及第三季产量攀升,则原棕油价格将逐步趋向稳定,因此全年原棕油均价料每公吨4250令吉。”
劳工重返  产量增加

另一方面,大马棕油协会(MPOA)首席执行员纳基华哈受访时指出,目前原棕油价格在每公吨6000令吉水平线上波动,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相信原棕油价格今年中都将持稳在这个水平。

“随著外劳将在5、6月重返国内市场,下半年的原棕油产量将回升,而供应增加自然原棕油价格升势会稍微放缓,每公吨介于4000至5000令吉,我们今年的预估是全年平均价介于4500至5000令吉,仍比去年每公吨平均价4400令吉略高。”
国际市场食油供应不足

原棕油升势会否昙花一现?阿末巴维斯及纳基华哈并不这么认为,尤其劳工短缺的问题未获得缓解,原棕油供应仍疲软,且国际市场确面临食用油供应不足的现象。

阿末巴维斯点出,原棕油价格并非一夜之间冲高,而是在2020年中开始缓步走高,到了11月平均价冲破每公吨3000令吉的水平,就一直稳步攀升,直至现在每公吨均价超过5000令吉。

“目前,俄乌冲突还未划下句点、印尼限制原棕油出口政策,及国内种植业缺乏劳工影响产量,原棕油价格短期内仍可企稳在目前水平,不至于如火花般一闪而逝。”

纳基华哈指出,纵然俄乌战事消退,食用油供应恢复,但原棕油供应仍短缺,这将能支撑原棕油价格持稳在每公吨4500令吉以上。

“虽说下半年产量会增加,但我不认为,全年原棕油平均价会跌至去年的水平。”

另一方面,丰隆研究点出支持原棕油价格持稳的3个理由,包括(一)国内市场缺乏劳工致使原棕油供应中断、(二)俄乌冲突及南美洲干旱,导致主要油籽产量面对不确定性,及(三)印尼政府近期将原棕油出口税顶限一口气提高80%,使得全球植物油供应进一步紧缩。

“不过需要密切留意俄乌冲突发展、美国农业部(USDA)种植意向报告,及生物燃料倡导国(比如美国及欧盟)的政策动向。”

已经触顶?

原棕油价上月初触及8076令吉水平后开始回落,在7000令吉水平线下游走,鉴于俄乌冲突依旧,加上能源、食用油及谷物市场供应链已被扰乱,原棕油价格走势前景难估,假设整体情况短期内未见明朗,不排除或进一步冲上每公吨9000令吉。

业界人士认为,今年的原棕油价格将在每公吨4000至9427令吉区间游走,联昌研究主管黄丽芳以此推断,全年原棕油平均价料在每公吨5836令吉,而这还比去年每公吨4407令吉平均价高出32%。不过,若与上月30日每公吨6587令吉50仙现货价相比,则低了近13%。

包括著名种植业分析师兼LMC国际主席占慕斯费尔博士(James Fry)及资深贸易商兼分析员Godrej国际有限公司董事米斯特里(Dorab Mistry)在内的9名主讲嘉宾,上个月初齐聚POC2022,基于“完美风暴”(perfect storm)重击食油市场,普遍看涨短期原棕油价格,首半年可守在每公吨5000令吉。

他们的分享内容,基本上都提及俄乌军事冲突对整个油脂市场带来的影响,若这波地缘政治冲突持续,则原棕油价格有望再突破每公吨8000令吉的巅峰,迈向每公吨9000令吉或更高水平。

不过,伴随著急升的原棕油价,却是下半年或需求破坏现象,米斯特里更直言,能源成本持续走高,恐将进一步加剧全球通货膨胀现象,而一旦需求受压甚至萎缩,包括原棕油在内的原产品价格下半年或暴跌。

纵然业界人士普遍认为,原棕油价格有继续刷新高的可能,但阿末巴维斯以原棕油价格冲破每公吨8000令吉后开始回跌,足以说明已触顶回落,除非再有其他扰乱市场的危机,或俄乌冲突持久。
6大因素牵动原棕油价

1、俄乌军事冲突

这场军事冲突已超过一个月,俄罗斯与乌克兰的葵花籽油出口占全球的80%,战事令乌克兰各大港口关闭,交通物流与世断绝,扰乱全球葵花籽油供应链,马银行研究指出,俄乌战争是目前最为关键的课题,这将决定短期价格方向。

“我们目前是假设(俄乌)可在向日葵春季种植季节结束前休战(种植农作物),虽然原棕油未来几季的产量前景转佳,但俄乌战事阻隔葵花籽油贸易,使得目前的原棕油定价处溢价情况。”

美国农业部(USDA)在3月的《油种子:全球市场与贸易》报告指出,俄乌军事冲突使得全球植物油供应吃紧,连带推高大豆及原棕油价格,在2月急升后3月升势仍持稳。

2、大豆产量欠佳

阿末巴维斯指出,大豆油是原棕油最为相近的替代品,故任何供需失衡都将会影响原棕油价格走势。

“南美洲干旱的气候情况将冲击大豆产量,这也是大豆油今年初以来强势走高的原因,现在还是处于上涨势头。”

大豆油趁势抢占市占率致使价格急升,他以大豆油今年2月时的走势为例,已站上每公吨1622美元(约6816令吉),比起1月的每公吨1508美元(约6337令吉)上升7.6%。

“截至3月24日时,大豆油交易价站上每公吨2004美元(约8421令吉),比起2月底上涨23.6%。”

俄乌是全球小麦和玉米的主要出口国,另有分析员指出,俄乌战事冲突造成全球小麦玉米出口短缺进而价格上涨,而大豆、小麦和玉米存在土地之争,随著北半球播种季即将展开,在大豆争夺土地情况下,原棕油价格将受到外溢提振。

3、国际油价飙升

原棕油价格去年末季开始发力狂飙,阿末巴维斯点出,因俄乌军事冲突扰乱原油供应链,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设下生产限制,致使布兰特原油价格攀涨,连带也推高原棕油价格。

“布兰特原油今年2月时每桶报价99.79美元(约419令吉),比起去年2月的每桶62.78美元(约264令吉)攀高近59%,目前升势依旧,截至3月24日时每桶报价130.98美元(约550令吉)。国际油价持续稳定走高,作为生化柴油替代品原料的原棕油无疑是诱人的选择,进而催升原棕油价格上涨。”

4、棕油产量中断

我国原棕油产量自2020年起呈下滑趋势,丰隆研究指出,这归咎于(一)施肥量趋低、(二)气候异常的滞后效应,及(三)政府抗疫措施关闭边界造成外劳短缺影响棕油果收割。

“大马棕油局预期,今年的原棕油产量有望按年攀升4.9%至1900万公吨,这还胥视外劳是否能及时回归,及是否能充足施肥,而这目前仍是未知数,尤其小园主正面临肥料价格高涨及短缺的情况。”

不过,艾芬黄氏研究认为,踏入下半年全球植物油市场可喘口气,除了原棕油及北美大豆产量恢复,相信全球其他国家的农夫也将对应植物油价格攀升,增加葵花籽油或其他油种子的播种。

“随著原棕油产量未来几季将增加,加上潜在需求配给(demand-rationing),我们预期原棕油库存将逐步恢复,原棕油价格下半年或稍微回落,仍可守住每公吨5000令吉水平。”

5、印尼限制棕油出口

印尼今年2月5日落实国内市场义务(DMO)借以限制原棕油出口,稳定国内食用油供应,而3月18日最新宣布废除国内市场义务但提高棕油出口税顶限,除了使得全球原棕油供应进一步吃紧,也会扩大马来西亚与印尼原棕油价差。

大众研究分析员认为,印尼油棕种植业者未来几月减少出口,基于该国祭出重税,也将进一步扩大我国与印尼原棕油价差,而提高出口税顶限政策或让本就供应吃紧的全球棕油市场更为雪上加霜,却有利原棕油价格走势。

印尼3月18日宣布将原棕油出口顶限,从每公吨375美元提高到介于每公吨575至675美元。在最新出口税结构下,原棕油价格每增加50美元,每公吨出口税将跟著提高20美元,直至顶限为止。

6、棕油主要进出口国政策变化

阿末巴维斯点出,原棕油价格走向也与主要进出口国贸易策略息息相关。

“举例,印度今年首两个月自我国进口了40万9465公吨的原棕油,反观去年同期则为30万8899公吨,按年劲起32.6%,而这主要归功于该国去年12月21日调降实质进口税,从13.75%至19.25%调低到介于5.5%至11%,大大提振原棕油进口。”

而随著俄乌冲突造成葵花籽油出口中断,也正是机会为印度输出更多原棕油,以弥补葵花籽油供应落差。他指出,出口需求增加也会推高原棕油价格。

下期预告

原棕油价格处在高位,油棕种植业者尤其过去两三年苦苦求存的小园主,是否就能赚得盆满钵满呢?
李耀祖:原棕油价格至少还能走高多3个月,那么就会是长达18个月的超级上升周期。
阿末巴维斯:目前6000至7000令吉属于合理水平,相信直至5月都能维持在这个价位。
纳基华哈:下半年棕油产量将恢复,但全年平均价料仍可企稳在4500至5000令吉。

https://www.sinchew.com.my/20220411/%E6%A3%95%E6%B2%B9%E7%9A%84%E7%BE%8E%E4%B8%BD%E4%B8%8E%E5%93%80%E6%84%81%EF%BC%88%E4%B8%80%EF%BC%89-%EF%BD%9C-%E6%A3%95%E6%B2%B9%E4%BB%B78000%E4%BB%A4%E5%90%89-%E5%A5%BD%E6%99%AF%E7%AC%91%E5%88%B0/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