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Stocks



On

【独家】ESG指南知易行难

【赴一场大马ESG征途·中篇】

独家报道:黎添华

过去的3月18日是我国行动管控2周年,但对槟城银行街的一些基金经理来说,却仍是愁云惨雾的。不是因为他们还走不出疫情,而是他们被3个似懂非懂的英文字母困住了。

当国际金融投资都在讨论着ESG“Environmental”(环境)“Social”(社会)“Governance”(治理)的缩写,甚至早就投入相关的评估、执行与投资之际,我国却仍只对有关的认知停留在最初期的概念,一知半解;尽管大马交易所2018年罗列一套准绳,但深入着手并不容易。

所幸,这样的局面或许将从今年开始展露曙光,一切就从槟岛最高的建筑物第46楼开始谈起……

推出建议准绳

光大46楼不是槟州首长的办公室,而是槟城绿色机构办事处。

该机构总经理陈美玲也曾和银行街一票基金经理、投资主管一样,对ESG毫无着手的头绪,尤其目前我国的准绳只落实在上市公司里头,覆盖面较广的详细且统一ESG标准与全面评估机制却仍未见。

然而,经过长时间努力,该机构推出一套建议准绳,同时还策划了一系列的配合活动,试图让上市公司以外的企业也执行ESG。

陈美玲

陈美玲

缺乏统一标准

陈美玲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由于目前我国对ESG的准绳、评估制度、审查机制等缺乏一套统一且全面的标准,要落实ESG无疑是项挑战,不过,这不等于就得坐以待毙。该机构去年就推出一项绿色经济的政策,并在今年以“建议”方式鼓励中小企业逐步推行。

“我们针对ESG做出一些建设性的准绳方案供大家参考。”

无法律约束力

她坦言,由于只是建议,加上不具备法律约束,企业未必执行,所以该机构也积极向企业界进行教育觉醒工作,让他们了解ESG对企业的重要性,借此鼓励企业们能逐步落实ESG。

此外,基于意识到目前国内掌握ESG的多为跨国企业(MNC),因此该机构也与MNC合作打造一个对接平台,好让本地业者能与MNC交流,从中学习外国如何落实ESG。

不仅如此,该机构也将在今年推出一系列的支援活动,如培训、工作坊等,让本地业者能进一步了解ESG。

市场对ESG的初步认知

●环境

企业对环境保护的成效,包括企业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对天然资源的保育、能源是否合理且有效被利用,以及废物处理等。

●社会

企业是否实践社会责任,包括员工管理、员工福利与薪酬、与服务商及供应商之间的关系、供应链是否违法、产品与服务的安全性,乃至税收等。

●内部治理

企业内部的董事结构,包括股权结构、高管薪酬、商业道德、风险管理、以及是否遵守遵守等。

森林与金融平台

除了槟州政府,马来西亚大自然之友其实也在ESG上做出重大的努力,其中该会就与“森林与金融平台”这国际组织一同推出“森林与金融政策评估方法学”,以更好地评估那些在热带森林地区经营融资和投资的企业,尤其是在投资政策的质量水品及稳定性上。

米娜斯拉曼

米娜斯拉曼

应对伐林风险

该会主席米娜斯拉曼就表示,该会每年会依据评估方法学来评估涉及的企业,而有关分数也会上载到“森林与金融平台”网站上。不难发现,该组织已经有一套审核标准,同时还有评估机制。

“这有可以让非政府组织、媒体、监管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了解包括马来西亚金融机构在内的不同金融机构如何应对森林砍伐风险以及相关的ESG课题。

“森林与金融平台”是一个信息来源全面的国际平台,主要关注在亚马逊、塞拉多、刚果盆地和东南亚区域的森林环境。

该平台成员包括各国的媒体,以及全球各捍卫自然生态的组织,大自然之友就是其中一成员。

恐沦“漂白工具”

除了局限与挑战,米娜斯拉曼也点出ESG的一些迷思。

她指出,ESG最大的一项争议在于它很可能也会被不负责任的企业当做“漂白工具”,因此民众需要时时警惕,更要抱着批判态度去看待。

她以填海活动为例指出,若政府批准了这些项目,而有关企业在项目报告中勾画几笔ESG的内容,便能轻松漂白自己,甚至还可能获得一笔投资。

反观这些项目将永久性破坏原始生态系统,并产生残余影响,影响人们,尤其是当地的渔民。

“我们需要问的是:‘ESG 标准将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帮助金融机构审查破坏性项目?’”

须提高透明度

较早前,她也引述国际投资机构贝莱德 (BlackRock)的可持续投资前首席投资官塔勒凡西的《可持续投资者的秘密日记》著作指出,ESG投资是危险的。

针对这些迷思,她主张监管机构应制定强制性一致和严格的 ESG 标准,并提高透明度和公开相关细节。

此外,公民社会或非政府组织都得培养 ESG的认知及提升相关能力,如此才能让公民社会给予监督与建议。

连惠慧

连惠慧

弃用不环保原料

不少企业认为投入ESG将耗资不少,对此连惠慧点破迷思指,企业其实可以在最低成本下若是ESG的,比如在“环境”一环中,就弃用不环保原料,并在废料处理中尽公民责任;在“社会”一环中,可以考虑聘请障友,这不但尽企业社会责任,还能因此获得税务减免。

“至于内部治理, 企业只要在现有的人力资源法律上体恤员工,自然能培养一群忠心的团队。

“不要忘了,这些就算没有ESG都是应该做的,所以,怎么如今因为ESG就突然成了额外的成本呢?”

企业转型契机

眼下是否真的适合推行ESG成了业界与非业界最大的争论,其中,一如陈美玲困扰的,本地中小企业多认为现阶段始终重点拼经济,无多余时间与资源投放在ESG上。

不过,连惠慧却认为,疫情后的今天才是最适合投入ESG行列的时机。

她指出,在拼经济之际,最需要的除了是来自各方的投资外,从事国际贸易的企业更不能忽视全球对ESG的重视。

赶上接轨国际

“要和国际接轨的话,我们就不能再等了。否则我们在国际投资上会排在其他国家的后面。”

据了解,ESG投资在发达国家中获得广泛认同,联合国更在2006年成立了负责投资原则组织(UNPRI)以推广ESG,其中,截至去年6月,全球就已经有4072家金融机构加入UNPRI。中国方面也展现出迅猛的发展速度,ESG基金已经超过111个。

冠病“提醒之叩”

陈美玲也有同感,她分析,既然冠病是世界对环境保护的“提醒之叩”(Wake Up Call),那么企业不妨这个时候往可持续经济的角度发展。

她指出,不仅消费者更倾向于ESG的产品与服务,就连外国厂家也选择与ESG企业合作,换言之,这绝对是企业ESG转型的一个契机。

国贸共同语言

显然的,对一心想推动的ESG的非政府组织、政府相关单位,以及学者而言,疫情后的今天绝对是推行ESG的最佳时机,而无论间中会有哪些挑战、局限,抑或迷思,只要认清方向,还是有解决方案的。

更关键的是,ESG不仅是国际贸易间的共同语言,更有着一种不言而喻的发展态势,我国是否会被淘汰在经济发展主流外、您的企业又是否能顺势拓展出全新格局,都决定在今天我们对待ESG的态度上了。

https://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sg%E6%8C%87%E5%8D%97%E7%9F%A5%E6%98%93%E8%A1%8C%E9%9A%BE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