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Videos



On

郭鹤年也曾误上假账贼船 金鹏  TRANSMILE GROUP BHD TRANMIL (7000) 展翅粉身碎骨

国际金融罪案(系列五)(完)

前几日,我们已谈了外国诈骗案例,每件案例都胆颤心惊,在我国也有过类似的假账案件,而最大的非金鹏集团(Transmile)莫属,就连大马首富郭鹤年,也被摆了一道上了贼船。

对老一辈投资者来说,一听到金鹏集团这四个字,神经都紧绷起来,案例历历在目,但对于近年来的投资新手,可能比较陌生。

现在让我们回顾金鹏集团的假账案件,找出假账端倪,避免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名人光环 红极一时

创办于1993年的金鹏集团,主要业务为航空运输服务,并曾被《福布斯》选为亚洲200家中小型公司之一。

翻开公司2005年财报,截至2006年4月28日,郭鹤年郭氏集团旗下的Trinity Coral私人有限公司持有19.5%股权,是金鹏集团最大股东。

顺藤摸瓜,郭氏集团是在2004年3月时,从金鹏创办人兼时任总执行长颜文安手中,以2亿8250万令吉,买入28.5%股权;值得注意,2004年也是账目造假开始的一年。

这使得颜文安在2006年的持股仅有2.5%。

而我国大马邮政(POS,4634,主板交通与物流股)则是第二大股东,拥有17.3%的股权。

此外,前交通部长兼马华前总会长敦林良实医生,还曾经在2004年4月28日担任金鹏集团主席一职。

在那么多名人光环的加持下,该公司可称得上是名声赫赫,同时也是当时企业界的当红炸子鸡。

transmile 金鹏

苏克里(左起)、丘丁、丹斯里阿都拉萨、拿督莫哈末阿南、林良实、颜文安、郭孔辅、李青冠、拿督阿布胡莱拉和陈清峰。

5年股价猛涨15倍

令人振奋的还有金鹏的客户群,其中包括家喻户晓的运输公司DHL集团、大马邮政、Citylink快递公司等。

该公司凭借着广泛的营运网络,自1998年至2006年间,收入和盈利也不断增加,是当时被市场认可的潜力明星股。

另外,该公司还非常积极扩张业务,仅在2005年,就收购了4架MD11飞机和两架波音727。

分析一面倒吹捧

在前景大好的情况下,分析师一面倒的赞好吹捧,投资者也一味追赶,股价从2002年的约1令吉,疯狂飙涨至2007年最高峰的15令吉,5年时间涨幅高达15倍!

业绩异常蒙蔽双眼

2007年2月15日,金鹏发布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未经审计的2006年末季业绩报告,当季净利按年走高78%,全年净利更为亮眼,涨幅达110.5%,也因为这样,引起了市场怀疑。

虽然说净利异常高涨,可能是假账疑云的危险信号,但国内外分析师对此业绩仍大表称赞,并给予正面评价和更高的目标价。

有分析师更把这异于常人的业绩,解释为公司积极扩张所带来的成果。

更巧合的是,这份业绩与分析员的预期差距不大,仅比市场预测高出4.6%,把这一切不正常的涨幅给解释得妥妥当当,消除了投资者的疑惑,也因而放下了戒心。

transmile 金鹏

审计揭发3亿假账

在投资者还沉浸在2006年财年业绩之际,一场暴风雨正在慢慢酝酿。

原本规定公司必须在每年4月底前,呈交财年的财务审计报告,但金鹏集团却未能准时上交,并在5月7日突然宣布停牌,公司称在5月初收到委托审计事务所德勤的通知。

德勤当时指出,由于缺乏相关的票据支持,无法证实“部分涉及应收贸易账款,以及与购置公司财产设备相关的交易行为”的真实性,金鹏假账案件也在此刻爆开了。

夸大盈利掩饰巨亏

随后,金鹏董事部委托摩斯伦风险管理公司进行特别审计,并在5月底的报告显示,金鹏在2006财政年的未审计账目中,虚报了高达3亿3300万令吉的营业额。

此外,该公司在2005以及2006财政年,可能蒙受7700万令吉和1亿2600万令吉的税前亏损,同时,在2004财政年也将800万令吉的税前盈利,也被夸大至8700万令吉。

董事入狱 金鹏下市

在假账被揭穿后,敦林良实医生辞去了金鹏集团主席和董事职位。

之后,颜文安、集团前财务总监罗哲平和前执行董事丘丁,被控指教唆公司做出误导性数据。

然而,罗哲平支付了70万令吉,证券监督委员会于2008年5月撤销了对他的指控,丘丁则在2016年被无罪释放。

而另外两位非执行董事陈清峰和苏克里,则各罚50万令吉。

金鹏集团(Transmile)创办人兼前总执行长颜文安

颜文安

颜文安监2年罚250万

至于颜文安,最终被判监狱2年,并罚款250万令吉。

而金鹏集团在马交所苦苦撑了4年,也在2011年5月24日无奈下市,当时股价仅有7仙。

CEO颜文安一直在逃

在今年1月26日,高庭批准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上诉,将金鹏集团前总执行长兼执行董事颜文安原有的坐牢1日刑期,延长至24个月。

高庭也维持地庭2021年8月27日,所提出的250万令吉罚款。

颜文安是因为截至2006年底的未经审核业绩报告中,提供了具有误导性的营业额陈述而被定罪;有问题的账目,包括超过3亿3300万令吉的虚构销售额。

因此,颜文安是根据《1983年证券法令》第122(1)条和第122B条被定罪。

多次缺席听证会

另外,高庭法官也指出,颜文安一直在逃避逮捕,因此,没有出席上述听证会;证监会是在去年10月下旬,发出逮捕令,因为颜文安多次缺席法庭听证会。

“颜文安已然在逃,证监会请求可能知道他下落的公众,前来协助证监会找到颜文安。”

transmile 金鹏

事后分析:铤而走险3大主因

(一)公司过度扩充

企业积极扩充业务对于股东来手自然是好事,但过快的扩充反而会变成累赘,正所谓欲速则不达。

而金鹏所犯的就是过度扩展机队,从2000年至2005年间,它收购了10架新的窄体波音727和4架新的MD11宽体飞机。

虽然这是收入增长的主要动力,但由于这种高资产模式和不断增加的债务,公司负担也愈来愈大。

当经济好时,公司还能吃得消;一旦逆风吹起,公司就可能会面临重大打击。

(二)董事审计疏忽

众所周知,油价对于运输公司来说是反向关系,当原油走高时,运输成本高涨,就压缩运输公司的赚幅。

然而,原油从2004年的约每桶30美元,飙涨至2006年的70美元时,身为运输公司的金鹏集团不但没受影响,盈利反而暴涨,这是否有些反常呢?

而董事部和审计师没有在第一时间为小股东把关,导致该公司暗渡陈仓造假了2年。

事发后,当时的金鹏集团非独立非执行董事郭孔辅的替任董事丹斯里胡兆南承认,董事完全信任管理层来执行他们的任务,并没有监督他们。

“我们将业务完全交给管理层,因为我们认为他们会以适当的公司监管方式开展业务,并让所有董事了解情况。”

(三)难向股东交代

最后,相信也是这起假账案例的主因,公司大人物众多,管理层得罪不起。

虽说公司背后有大老板撑腰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导致了管理层束手束脚。

对于当时状况来说,郭氏集团在2004年初从颜文安手中买入金鹏大部分股权,就在同一年报出不理想的业绩,也无法向其交代。

虽然这不能当作是做假账的借口,但在经济不景气时期,促使该公司铤而走险知法犯法。

相关报道:

“创新”会计演变假账丑闻 能源巨头“安然”崩塌

黄有志借“镍”敛财45亿 狮城首贪控105罪

金融巨鳄麦道夫搅动600亿美元 庞氏骗局惊世一诈

一滴血验百病? 女乔布斯骗尽政商名人

http://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9%83%AD%E9%B9%A4%E5%B9%B4%E4%B9%9F%E6%9B%BE%E8%AF%AF%E4%B8%8A%E5%81%87%E8%B4%A6%E8%B4%BC%E8%88%B9-%E9%87%91%E9%B9%8F%E5%B1%95%E7%BF%85%E7%B2%89%E8%BA%AB%E7%A2%8E%E9%AA%A8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