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升息不可为 锁汇即封喉/黄锦荣

“美联储以升息25个基点,正式宣告结束维持了多年的低息政策,并预示升息陆续有来。在升息预期下,美元走强,令吉走贬,兑美元一度贬至4.4。”

对于这样的叙述,我们几乎耳熟能详,但我描述的可是2017年的故事,而不是令吉于此时此刻的贬值。

那一年,美息开启升息循环,全球经济也因特朗普胜选而陷不确定,即便是大马经济增长表现超乎预期,也阻挡不了令吉贬势。

历史老爱重演。5年后的今天,美息再一次步上升息轨道,全球经济也因为中国经济下行风险随着封城不断扩大以及俄乌战争而陷入不确定,而5月13日国行公布了我国第一季度亮眼的经济增长数据以后,令吉贬势依然不退。

以史为鉴,就令吉而言,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待金融市场消化了美联储的超鹰货币政策立场以后,美元强势会开始趋和,令吉贬势也会因此找到着落点。

这就回到了问题的重点:为何国行现在不跟随美联储的步伐而升息呢?那不就能挺住令吉了吗?我们来个换位思考,反问一句,为何国行需要连番升息挺令吉?

一来令吉贬值没有引爆美元债务危机的可能,因为我国经济早已非1997年那般美元债务缠身,二来令吉贬值也没有引来通货膨胀,大马三月份通胀率仅有2.2%,处于平稳下降趋势。

反观美国三月份通胀率为8.5%,是1981年以后最高,而新加坡通胀率急升至5.4%,为2012年以后最快。

要是贬值最终导致通胀回锅,国行才来个连番升息应对也不迟,到时走强的令吉也将有助于抗通胀。

国家银行 国行

升息过头损害复苏

所以,当下既无危机,也没通胀威胁,政策利息就没有连番调整的理由,否则升息过头只会损害经济复苏,得不偿失。

不连番升息,上调一两次总可以吧?国行在5月11日就意外地升息了,却没有给予前瞻指引,市场无法确认利息未来的方向,结果令吉贬势不见好转,这表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汇率的走向受市场对于货币政策未来走向的预期所牵引,而非一两次升息。

所以,让货币政策服务于国内经济状况而不是汇率才是正道,也是浮动汇率的美妙之处。

以此为例,前首相马哈迪所倡议的“锁汇”也就不会是个好点子。道理很简单,假设锁汇而不锁资本市场,那么国行就必须随着美联储连升75个基点,下半年还要再随着上调最起码175个基点,经济怎么受得了。

要是不调,利率差会导致资金外流,固定汇率就会面临脱钩风险,国行只能抛售外汇储备应对,外汇储备流失过度,就会招来令吉做空投机,随时引爆汇率危机。

天下无事庸人自扰

这叫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至于锁汇又锁资本市场,回到1998年,不让资金自由跨国交易,也并非不可,但是我们就别再妄想发展跨境电商,更要和全球回教金融中心、国际金融和创投资本说bye bye了。

当然,不升息、不锁汇并不意谓着国行完全无计可施。

国行可以要求因令吉贬值而赚幅大增的出口商,把大部分的外汇营收给汇回国,国行甚至可以逐步放松岸外令吉交易,让趁低吸纳的外汇交易可以更轻易实现,通过类似的宏观审慎政策,来营造对令吉的需求,为令吉汇率托盘更为妥当,尤其是当贬值并非因国内经济状况败坏而起。

https://www.enanyang.my/%E5%90%8D%E5%AE%B6%E4%B8%93%E6%A0%8F/%E5%8D%87%E6%81%AF%E4%B8%8D%E5%8F%AF%E4%B8%BA-%E9%94%81%E6%B1%87%E5%8D%B3%E5%B0%81%E5%96%89%E9%BB%84%E9%94%A6%E8%8D%A3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