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真该重启GST?/白文春

近期,各方对政府探讨重启消费税(GST)作出热烈讨论。冠病疫情重创政府税收,同时,政府为了抗疫又拨出额外开销,协助商家和国人渡过难关。

结果,政府的财政赤字大幅度扩大,在2020和2021年连续两年都高于国内生产总值(GDP)逾6%比重,而且看来未来几年还会继续徘徊在4至6%的高位。

GST是于2015年在大马开跑,但只实行了约3年就被撤销,希盟前朝政府2018年5月上台后,重新落实销售与服务税(SST)取代GST。我认为,GST被撤销是不幸的事。

这是因为本区域许多国家已实行GST多年,而大马欲实行时却面临诸多阻力和障碍,直到2015年,当时政府在强大的政治意愿下,终于落实GST,并试图说服国人,GST是一个比SST好的税制。

减少漏税

政府2015年落实GST后,于2016年录得410亿令吉的税收,并于2017年达到约440亿令吉的顶峰,这是政府2014年从SST录得的170亿令吉税收的两倍以上。尽管政府2018年重启SST后,2019年录得约280亿令吉的税收,但这个数目仍远低于GST带来的税收。

其实这不会令人感到意外,因为于2021年,包括公共和私人领域的消费者开销,高占大马经济活动逾70%比重。由此可见,我国经济蛋糕内,消费者开销占了很大的比重。因此,如果政府要取得更多的税收,从消费者开销下手是自然不过的事。

而且,GST是一个更有效的税制,可以协助政府减少漏税,并降低经商成本,从而鼓励大家遵守条规。

在GST税制下,商家们可索取退税,不像SST无法这样做,因此如果我国重启GST,商家企业们一般上都会乐见其成。但不幸的是,我认为,要重启GST是非常困难的事。

而且,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政府从GST获取的额外税收是来自消费者开销,这意味着,这笔额外税收是由消费者买单。然而,在现有的SST下,消费者可能不必支付这笔税务。

人民一般上也认为,GST会导致通货膨胀,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其税制是让商家们可以索取退税。我认为,GST会被视为导致通胀,是因为当初政府实行GST时退税很慢。由于商家们可能担心无法取回退税,因此他们可能会开始在不同层次上涨价,把GST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进而导致通胀效应。

我认为,更糟的是,由于美国和欧洲通胀率都写下40年新高,国人一般上或不希望这个时候重启GST,以免加剧通胀。

目前不是时机

我相信目前不是重启GST的好时机,因为国人刚在过去两年的疫情中遭遇重创,如今要努力复苏之际却偏逢全球大通胀。

反之,我认为,目前探讨如何重振私人投资来扩大经济蛋糕,会是更好的做法。

只有创造更多的经济活动,政府才有办法取得更多税收。这是因为商业活动将创造新的财富和带动经济增长,有助于提高企业获利和通过创造更多新工作来 提高人民的收入,从而为政府带来更多的所得税税收。

当然,我完全了解,这也是一个艰辛的任务,因为2021年,私人投资仅占GDP的15%,而且已经多年持续处于谷底。尽管有关比重曾一度于2017年反弹至17%,但以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这个比重仍然偏低。尽管挑战很大,但我认为,为了国家长期的福祉,我们还是必须重振私人投资。

另一方面,我相信政府或将探讨如何削减行政开销,而非让它持续增长。短期内此举将带来阵痛,但唯有经历这个阵痛,我们才能削减庞大的财政赤字,强化国家经济基本面。

一旦国人收入改善,政府或可探讨重启GST,以多元化税收来源。我认为,届时,将会有更多人能接受政府这么做。

https://www.enanyang.my/%E5%90%8D%E5%AE%B6%E4%B8%93%E6%A0%8F/%E7%9C%9F%E8%AF%A5%E9%87%8D%E5%90%AFgst%E7%99%BD%E6%96%87%E6%98%A5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