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Latest News


On

【独家】粮食安全暗流汹涌 国人恐捧不牢饭碗

粮食安全粮食危机粮供 food crisis

国人恐捧不牢饭碗(上篇)
独家报道:林嘉珉

疫后复苏适逢超高通胀时代降临,加上俄乌开战,挨饿的世界提前杀到。

许多国家部分粮食商品已然捉襟见肘,不少粮食出口国更限制出口,确保先满足国内需求。

逾半粮食依赖进口的大马,令吉在通胀面前屡屡败走之际,恐将凿穿本就见底的国库。

我国常年过度专注发展经济作物与工业化,因而忽略了拓展农牧渔业与相关科技,关键时刻无法即刻提高生产力来应对粮食问题。

《南洋商报》就此专访多位专家,分析我国粮食饭碗“端不稳”之因,以及该如何对症下药,根除大马潜在粮食危机?

天灾人祸 夹击全球
粮食危机四面楚歌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一个国家的发展、社会的稳定、人民的幸福,必然是建立在有充足粮食的首要前提上。

以贸易为本的大马,从殖民时期便遵循宗主国英国的发展方针,主力发展橡胶、油棕等经济作物,只有部分余力来种植稻米,供应不足之处,就从泰国和越南等地进口。

沈志勤

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前副部长沈志勤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我们一直是贸易国,旨在维持竞争优势,即种植我国最适合的作物,包括油棕、橡胶和榴槤等,加以出口赚取外汇,再向有种植竞争优势的国家,采购我国所缺乏的食品,例如泰国稻米等。”

他补充,我国要实现100%自给自足率是不可能的,毕竟许多重要粮食作物对我国的气候与耕地“水土不服”。

“例如小麦,但这是生产面包的主要原料,而国人又很爱吃面包,故必须向外国采购。再来,印度、巴基斯坦的大葱品质最好,大马种植的大葱无法与之竞争,所以才要发挥竞争优势,靠自己的强项赚外汇换取短缺作物。”

四乱肆虐祸国殃民

如果世界一直维持太平盛世,或许有效的全球贸易能够维持各地区粮食供应充足,可惜当前全球“四乱”引发各地粮食短缺,不免让人担忧我国是否有尚未浮现的粮食危机?

沈志勤说:“全球粮食危机大约每10年出现一次,导火线可能是气候、战争、物流、贸易战等问题。不过这4个问题刚好都在当前出现,可谓是四面楚歌。”

先前的中美贸易战与冠病疫情爆发,后来的俄乌开战,以及中国“清零”政策,均导致全球物流供应链受到扰乱,且气候变化问题也冲击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粮食短缺现象已在世界各地频频上演;新加坡不久前因大马禁止出口鸡肉而闹“鸡荒”、美国奶粉短缺、最大产米国印度考虑禁止出口白米、俄罗斯协议签订后转头又炮轰乌克兰谷物出口港口等。

粮食安全 粮食危机 粮食供应 FOOD CRISIS

食品贸易逆差年飙25%

尽管我国还算得天独厚,可以产出许多农产品,但仍有部分食品依赖进口,当中包括对国人最为重要的白米!

根据《大马医学期刊》(Medical Journal of Malaysia)2015年补充刊物资料,米饭是89.9%大马成年人最主要的食物来源,平均每人每日消耗2.5碟米饭。

另外5大主要消耗食品,分别是白糖(55.9%)、绿叶蔬菜(43.2%)、海鱼29.4%和辣椒(24.2%)。

据统计局统计,2020年我国食品进口总值报555亿令吉,远超出口的338亿令吉,且217亿令吉食品贸易逆差,更有加速迹象,按年飙高24.9%。

购粮增速快过收入

根据大马农产整体架构来看,沈志勤认为我国没有全面粮食危机问题,但是有局部粮食危机风险。

“局部风险主要在没有生产的小麦,以及策略重要性极高,但又没完全自给自足的稻米与一些蔬果。”

另一方面,双威大学经济学教授姚金龙也对我国粮食安全感到忧虑,特别是食品进口账单增速已快过收入增长。

“本地食品安全有强化的必要,而且要大幅改善,以减低对进口的依赖。毕竟食品进口能否顺利,一般都要看进口国脸色,因此风险较大。”

“若发生天灾人祸意外,导致供应链扰乱,又或进口国保留自用,这将构成我们的粮食危机,毕竟没粮食就难确保国家安定。”

大马粮食3大类

国家所需的食品商品林林总总,大致上可分3类,即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纤维类别。

1:碳水化合物

碳水化合物是大部分人主食来源,在本地消耗最多、价格最亲民的碳水化合物就是米饭,但大马近年所产白米,只能满足本地需求的63%,余下主要从越南进口。

自俄乌开战后,具有“世界粮仓”美称的乌克兰便面对出口不通畅、仓库爆满问题,进而影响了夏粮收成;俄乌合计供应全球近三成小麦。随着小麦国际价格飙涨,同为碳水化合物替代品的白米也水涨船高。

国际糙米期货价格在2020年初疫情爆发之际,报每担12美元,但在今年7月底已触及每担17美元,涨幅达41%。

沈志勤点出,一旦越南、泰国和缅甸等地遇上洪灾或旱灾,稻米大幅歉收,我国就可能出现白米短缺或吃贵米的情况。加上本地人爱吃面包、印度煎饼和各类面粉制品等,因此,我国碳水化合物食品安全方面是有问题的。

2:蛋白质

大马人的蛋白质摄入主要来自家禽类的鸡肉与鸡蛋、鱼肉与猪肉等。

根据统计局数据,大马鸡肉与鸡蛋供应算得上充足甚至有余,而本地渔获与猪只供应大抵充足,只有10%和5%左右需靠进口。

奈何随着玉米等饲料成本大涨,政府对鸡肉与鸡蛋设下顶价,致使鸡农不愿做亏本生意,导致家禽产品供应出现短期短缺现象。

更进一步来说,本地鸡农生产力相当有效率,技术、知识、物流和供应链均相当发达,鸡肉与鸡蛋价格逾25年来维持平稳,近期的供应不足,主要是国家政策所引发。

同样因大豆等饲料价格飙涨而饱受煎熬的猪农,则是要应付不时出现的非洲猪瘟,迫使业者减产降低亏本风险。

大马人2021年人均肉类消耗

3:膳食纤维

纤维类食品包括蔬菜与水果等植物性食物来源,也是人类健康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沈志勤点出,国人平日消耗的整体蔬果约有50%供应依靠进口;大马蔬果生产主要分布在彭亨金马仑、霹雳与柔佛。

“本地蔬果价格还算可以,尽管涨了10%左右,但相对较平稳,没有暴涨现象。”

姚金龙

若现天灾恐吃贵米

最大白米出口国印度,在宣布禁止小麦和糖出口后,5月底再传出有意禁止白米出口,且在种植成本走高之际,第二与第三大白米出口的泰国与越南,还考虑合作抬高国际米价。

问及国人未来会否吃上贵米,沈志勤表示不排除这个可能。

“只要外国稻米起价,我们必定会受影响,毕竟大马白米生产没有达到100%自给自足,且很多时候都靠政府大量补贴。”

随着国际白米价格飙升,肥料等成本大涨,除非政府发出更多津贴,否则本地米价应该会走高。

“这就像政府有意重新探讨汽油补贴一样,我们不知道政府会如何行动,而白米价格变贵是有可能的。”

姚金龙同样认为,全球稻米供应若收紧,全球米价很可能会再飙涨一轮。

他解释,这可能是当地供应吃紧或价格走高所致,所以限制出口以满足国内需求,来缓和当地价格和需求;这点与大马不久前限制鸡肉出口新加坡的举措同理。

“这是两种不同的问题,一是生产中断导致供应不足,因此限制了出口;另一情况则是期货价格上涨,但当地供应是充足的。

“如果是后者,问题不严重,所引发的市场短缺只是暂时的。可怕的是前者,因为如果出现了洪灾或旱灾等大型灾害,破坏了大部分作物区,就会导致结构性供应失衡。”

90年代末粮荒案例

金融危机逢旱灾歉收

1997年7月2日,泰国政府被迫宣布让汇率自由浮动,只能无奈看着泰铢当天暴跌20%,拉开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序幕。

这场全球瞩目的金融风暴,在当时重挫了整个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 东南亚在当时还迎来埃尔尼诺气候,且还是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导致农作物普遍歉收,造成周边国家粮食供应形势更加严峻。

根据《东南亚纵横》当时报道,被誉为东南亚粮仓的泰国、越南和缅甸3国纷纷受到影响。

亚洲开发银行资料显示,尽管泰国与越南在当时已贵为全球第一和二大白米出口国,但泰国22个府的64万公顷耕地出现荒情,主要粮食作物玉米歉收。因此,泰国反需进口100万吨玉米,应对国内饲料需求,这也是该国当时史前最大进口额。

更甚的是,泰铢大幅贬值导致进口饲料成本大幅上扬,无疑对泰国经济是雪上加霜。

同为落水姐妹花的越南,部分偏僻山区的少数民族更是面对饥荒,当局选择对白米出口采取限量措施,确保国内粮食供应充足与价格稳定。

至于缅甸,在干旱和洪涝双重打击下,稻米生产和出口均大受影响,在1997/1998财政年,官方宣布稻米总产量只有1730万吨,远不及原本计划的2000万吨。

同时,当年白米出口只有2.83万吨,是1994年来最少的一年。

大马、越南和泰国稻米产量比较

白米进口7年间从12亿飙破百亿

当时的大马人口增长迅速,但本地几种主要粮食作物的产量却没有一并显著提高。

因此,我国白米进口总值从1990年的仅12亿令吉,在短短5年间猛涨至71亿令吉,并在1997年冲破100亿令吉,这笔外汇开支在金融风暴之后,更显沉重。

大马金融环境在遭受猛烈冲击后,价格向来稳定的白米市场,在1998年出现了混乱局面。

因此,当局被迫在年底实施管制,固定白米零售价格来稳定市场。

马博特拉大学农学院副教授诺希妲博士

诺希妲

确认粮安短板对症下药

确认我国粮食安全确实有短板后,接下来就看看我国粮食供应方面究竟都有哪些问题。

大马博特拉大学农学院副教授诺希妲博士接受本报访问时,点出多项大马农业发展弱点。诺希妲擅长的领域,是农业经济与农业推广。

她说,我国的短板包括缺乏强有力的长期政策支持、科技设备、种子研发、私人界投资动力、天气变化应变及环境保护等。

需长期政策治本

诺希妲点出,我国当前在应对粮食供应课题方面,只出台了短期的食品顶价、农民补贴与放宽食品入口准证(AP)政策。“不过,我们需要的是更加治本的长期政策。”

她补充,政策需要支撑到各个方面的长期发展,包括补贴、技术帮助、土地、研发等。

“低人口密度的我国其实有充足土地,但我国只重视经济作物带来的效益,并过于忽视粮食供应充足的重要性。我们不是做不到(长久性提高生产),只是没有真正去做。”

大马在70年代与区域国家同被列为缺粮国,因此一同力争实现粮食增产与自给。在政府一番努力下,我国白米自给率在1979年来到了历史高点的85%。

不过,随着人口增长、政策上的松懈以及迈入工业化,我国白米自给率就在1986年降至65%以下。

另一方面,政府在粮食安全方面的决心亦同样重要。

身为全球第二大白米进口国的菲律宾,在今年6月底上任的总统小马可斯,竟还兼任农业部长。

菲律宾总统在内阁中担任职位是个非常不寻常的现象,但这正反映了他敏锐意识到当下粮食局势的严重性,力求解除该国严峻粮食危机。

小马可斯曾在记者会上点出,国际高昂油价、俄乌战争对食品供应扰乱、泰越两国白米出口潜在限制等因素,均将冲击该国粮食、饲料与肥料供应,今后数个季度恐面临食品供应短缺与价格上涨问题。

https://www.enanyang.my/%E8%B4%A2%E7%BB%8F%E6%96%B0%E9%97%BB/%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7%B2%AE%E9%A3%9F%E5%AE%89%E5%85%A8%E6%9A%97%E6%B5%81%E6%B1%B9%E6%B6%8C-%E5%9B%BD%E4%BA%BA%E6%81%90%E6%8D%A7%E4%B8%8D%E7%89%A2%E9%A5%AD%E7%A2%97-0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