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Latest News


On

华尔街银行家又有了新烦恼

8月份的某个星期四,摩根史丹利几名年轻的员工,坐在自由女神像下的游船上啜着香槟,享受下班后的欢乐时光。

下午5点40,两名花旗的银行分析师离开总部大楼到街对面喝一杯。一名去年还因为工作忙得昏天黑地的年轻银行分析师,现在有闲暇去百老汇看秀了。

所有这些在一两年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当时,承销和咨询工作堆积如山,华尔街的初级银行家们不堪重负,哀叹连吃饭和洗澡的时间都没有。高盛的多名初级雇员,一起整理了一份演示文稿,恳请老板们将每周工作时间减少到80个小时,最后高盛和其他许多银行同意,给予更多工作灵活性和休假。

随着夏季临近尾声,这些金融业的新手们在惬意的享受自由之余,也有人开始担心未来的职业前景。根据对10位年轻银行家的采访,焦虑情绪正在滋生。

的确他们喜欢游船和泡吧,但业务量平平、全球并购交易下滑,裁员和奖金减少的前景,让他们有点开心不起来。

瑞穗美洲24岁的银行分析师马特·瓦利基表示,“当你进入这个市场不确定性时期时,工作量的下降可能令人感到不安”。

他说,经历了2020年长达几个月紧锣密鼓的工作,现在自己对有时间打网球或高尔夫分外感激。不过,“交易量比我们预期的放缓的更厉害,我认为这改变了工作的性质。”

华尔街银行家

银行老鸟不以为然

这个结果可能让资深银行家们嗤笑,这些老鸟们早已习惯了日以继夜的工作节奏,对新人提出的工作生活平衡要求不以为然。

对于改善后的工作现状,年轻银行家们没有再提出抱怨,现在担心的是初出茅庐的自己,在没有大单的情况下怎么建立职业道路,尽管现在他们的起薪已经突破10万美元(约44万令吉)。

前文说的那两名花旗分析师们,凑在Greenwich Street Tavern喝啤酒时,一个人身着牛仔裤和Polo衫,还有一个也是牛仔裤,上衣是件休闲衬衫,当天是个周二。

这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说,现在工作时间不像以前那么糟糕了,如今是上午10点左右到晚上10点,中间休息时间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出来喝一杯。

每个月只有大约一天需要工作到深夜。他们觉得如今的日子更有意思,但有时候想到金融业奖金下降的传闻,还是有点不爽。

下午3点下班

周五下午3点前,一位花旗的高级银行家欣喜地发现初级员工们已经纷纷撤了,其认为这说明银行给员工创造了工作与生活的良好平衡。

Solomon Partners入职第一年的分析师乔安娜·利维,没有感到大把时间无所事事,虽然的确“工作可能比秋天时要慢一些了”。

那位有时去百老汇看秀的银行家,现在专注于做招标而不是交易撮合,她对这个工作并不满意也觉得没挑战,不确定自己是否会继续做下去。

去年,华尔街过度劳累的年轻银行家们,用一种很多前辈都没胆尝试的法子告诉老板们,自己很悲惨,上班上的筋疲力尽。

作为回应,多家银行提高了薪资,并承诺每个周末都给他们一些自由时间。自那以后,市场波动、 经济衰退担忧、俄乌战争令并购交易陷入停滞,今年前六个月美国前五大银行的投资银行收入按年下降43%。

本月一份备受关注的报告警告称,今年银行家的奖金会大幅缩水,高盛一名高管上月在提及银行放慢招聘速度时说到经营环境困难。

但也并非所有华尔街年轻人都对平静的夏天不安。

晋升机会竞争剧烈

一家大型跨国银行的某位私人财富管理分析师,正沉浸于和恋人的约会,并考虑自己开一家健身企业。虽然现在的工作比期望的要乏味,但那名在游船上享受欢乐时光的摩根史丹利第一年分析师,还是兴高采烈的去皇后区健身馆攀岩,到韩国城唱卡拉OK。

而且,也不是银行业里每个人都有闲暇时间。美国银行一位第一年的投资银行分析师,现在还是经常加班,第二年的分析师告诉她,她比他们做得更好。

这意味着,当她不得不在周末工作时,可以从周日中午左右开工,而不是上午9点。让她焦虑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她说,招聘似乎进入了淡季,她和朋友们对明年的情况感到紧张。

他们甚至在猜测未来几年金融行业的格局将如何变化。如果更多分析师留下来,那么当他们第一次获得晋升机会时,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来源:彭博社

https://www.enanyang.my/%E5%9B%BD%E9%99%85%E8%B4%A2%E7%BB%8F/%E5%8D%8E%E5%B0%94%E8%A1%97%E9%93%B6%E8%A1%8C%E5%AE%B6%E5%8F%88%E6%9C%89%E4%BA%86%E6%96%B0%E7%83%A6%E6%81%BC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