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一個KFC套餐,半天的工錢

水星熊曾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個分享/討論,感覺值得探討。

“今天在KFC看到一個爸爸帶著孩子來買兒童套餐。吃的時候,爸爸對孩子説:“你這一餐,就花了我半天幸苦工作的錢。”。孩子看起來有七八歲了,雖然沒說話,但感覺像是聽懂了。”

的確,在三線城市,每人平均收入不高,在水星熊小時候,也聽過一些親戚對孩子説“家裡沒錢但也給你買了”或“我捨不得吃都省出來給你吃”之類的話。

其實水星熊內心有矛盾,個人能理解在三線城市普通家庭收入的拮据,但也心疼孩子可能從小就要感受到那種莫名的壓力和愧疚。所以,你們會在孩子面前表現出賺錢幸苦的情緒嗎?

大略看了一下此分享下的評論,幾乎清一色都是“別把負能量傳遞給孩子”之類的內容。可是,什麼是負能量?什麼是正能量?又是誰來界定的呢?

這個問題的本質,其實是“該不該讓孩子瞭解家庭的真實經濟狀況”?

水星熊的回答是,該。

固然覺得故事中的爸爸可以有更好的表達方式或詞句運用,但個人認為,不該讓孩子覺得,父母的付出是理所當然的。

xxx

説一個關於中學同學小勝的故事。

小勝在水星熊眼中一直是“別人家的孩子”,因為當時我倆家境相差太遠,只要他想要的東西,父母都會像小叮噹滿足大雄一樣滿足他。

就在我們還在沉迷在圖書館的電腦玩踩地雷的時候,小勝已經率先玩上了任天堂遊戲機和Playstation。

每次吃飯或買零食的時候,他都不眨眼的拿自己喜歡的“高級貨”。

中學還沒畢業,就考了駕照并讓父母給他買了車。雖然算不上是多好的車子,但是也夠他在同齡人面前耍帥一波了。

他的父母是自己做生意的,所以他會過上比一般人更優越的生活,水星熊絲毫不感意外。

所以後來的某一日相聚時,當小勝向水星熊説出那句:“其實,我家并沒有那麼富裕時”,水星熊是愕然的。

“其實,我家這幾年并沒有那麼富裕.....”小勝一字一句地複述,“我前天試探性地問父母什麼時候幫我買房,他們是這麼回答我的。”

“可是....”水星熊沉默好一陣子後,憋出這兩個字。

“可是大家都認為我家蠻有錢,對吧?”小勝苦笑道,“不只你,我從小到大也是這樣想的。後來我才知道,近幾年生意不景氣,加上有親戚從我家借了一大筆錢,沒立借據,要不回來了.....”

“那你知道真相,是什麼感受呢?”水星熊小心翼翼地詢問。

“比起無法回到舒坦生活的鬱悶,我更痛心的,是父母對我的隱瞞。他們完全可以如實告知我家裡的情況的,而不是放任我的任性,再等我問了,才窘然地告訴我真相。”

xxx

也許有些人覺得,讓一個中學生、甚至KFC故事裡的小學生去瞭解家庭生活的重擔,未免有點太早了。

某種程度來說,是的。然而,就像羅曼·羅蘭說的那樣:“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識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

對於身心初步成熟的孩子來說,趁早離開舒適區,看清生活的真實面貌,避免成為溫室裡的花朵,本來就是应當且必要的。

中國式父母最大的問題在於,總是喜歡兩個人(甚至一個人)默默地把生活的苦楚扛下來,轉頭面對孩子的時候,卻勉強擠出笑容。

水星熊覺得,這是不對的。

如果家境不錯,你就大大方方地告訴孩子;如果家境一般,你就坦然自如地告訴孩子;如果家境悽慘,你就斟酌字句後告訴孩子。你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般堅強,孩子也遠沒有你想像中那般脆弱。

記住,永遠不要讓孩子在始料未及的情況下得知家庭的真實情況,等到那個時候,更大的可能是他內心充滿了憤怒、無力和內疚。

在經典遊戲《The Walking Dead》中,扮演監護者的Lee在喪屍病毒爆發後的好一段時間,都很排斥讓還是小學生的Clementine學習用槍去自我保護,直到被同夥人提醒,小女孩以後可能遭遇的現實世界之殘酷與危險,Lee最終指導Clementine學到了受用一生的自衛朮,也是她後來感激一輩子的人。

電影《The Pursuit of Happyness》裡,Will Smith飾演的爸爸一開始是個loser,但是他樂觀地接受了現實,並和兒子坦承了家庭的境遇。

他兒子的回答令人感動:“一切會好起來的,你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我。”

現實或許無法像遊戲或電影般完美,但父母的責任,比起對孩子一味的盲目保護,讓他們培育獨立思考的能力,是更珍貴的禮物。

著作網購鏈接(馬來西亞):《打工族股息路》

著作網購鏈接(新加坡):《打工族股息路》SG

大眾書局網購鏈接 :大眾書局網購鏈接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22/08/kfc.html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