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行情 27/06/2016





市场依然这么的不稳定。日本及上海市场都各自反弹了一些而其余的市场都下跌。金价依然走强在1320的范围,而原油则慢慢地下跌至46美元。
国内新闻
1) 马股全天跌4.52点
英国脱欧影响深远,马股因投资者持续退场观望,而在周一继续下滑,富时综指全天跌4.52点或0.28%,各类股均跌多升少,整体表现不理想。
面对卖压来袭,马股早盘一度跌15.8点或0.28%,再次跌破1620点,但因区域股市纷纷止跌回扬,马股买盘很快跟进,趁低吸纳马股,使综指逐渐收窄跌幅,以1629.52点收市。
自英国脱欧结果出炉至今,马股表现得相对抗跌,在两个交易日里合计下跌10.45点或0.64%,跌幅比区域多数同侪都轻。

总结全天,富时全股指数跌38.25点或0.34%至11355.06点,创业板指数则跌73.65点或1.43%,挂5069.38点,5千点大关岌岌可危。
2) 英脱欧冲击暂消退‧亚股汇趋稳
英国脱欧撼动全球,惟亚股汇连休两天后情绪开始趋稳,卖压明显减缓,一些区域股市如中国、日本等更成功止跌回扬,显示投资者已摆脱上周五恐慌,更理性看待英国脱欧一事。
在余震影响下,马股早盘仍一度再跌15.8点或0.96%,低见1618.25点,惟投资者继续趁低吸纳及本地基金持续入市扶盘,马股很快止跌,跌幅持续收窄,最终以1629.52点收市,跌4.53点或0.28%。
同时,马币兑美元表现亦相对稳定,全天徘徊在4.08至4.13令吉,截至下午5时报4.0830令吉,较上周五持平。不过,尽管兑美元下跌,但因英镑跌势更猛,马币兑英镑继续在周一大涨,全天扬2.87%。

历经上周暴跌后,亚股周一纷纷站稳反弹,日、中、澳、泰等股市都上演反弹;其中,上周五暴跌8%的日本日经指数,周一以2.39%涨幅冠绝全场,中国上证指数也反弹1.45%,澳洲悉尼普通股指数则涨0.45%。
3) 沙肯石油售天然气予国油
沙肯石油(SKPETRO,5218,主板贸服组)与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签署SK310上游天然气销售协议,将B15油气田的产量售予国油。

该公司通过文告表示,B15油气田预计将于2017年第四季,开始输送天然气至砂拉越民都鲁的大马液化天然气(MLNG)厂。
4) 波德申炼油厂失火‧PETRON大马应声跌
PETRON大马(PETRONM,3042,主板工业产品组)位于波德申的炼油厂于上周五(24日)遭遇火患,惟并没有造成任何伤亡及供应中断。
受此消息影响,PETRON大马股价下滑,闭市时跌22仙,以3令吉68仙挂收,为全场第四大下跌股。
该公司通过面子书表示,该场火患是于晚上9时发生,并费时两小时扑灭火势。

PETRON大马表示,该炼油厂每日产能8万8000桶油,目前该公司在评估损失及调查起火原因。
国际新闻
1) 日召紧急会议稳定市场‧日股重返15000点
受到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影响,日股上周五大跌,日本政府与日本银行今天上午召开紧急会议,展现护盘态度。日股今天上午反弹,重返15000点大关。
东京股市日经指数上午收盘比上周收盘指数上涨207.22,涨幅1.39%,来到15159.24点,收市进一步上涨,报15309.21点,上涨357.19点。
东证股价指数(TOPIX)收市上涨1.77%,报1225.76点。
日本政府与日本银行(中行)上午在首相官邸(行政中心)召开紧急会议,协商稳定市场对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日银副总裁中曾宏等出席会议。

安倍指出,要注意金融市场风险。他指示麻生,必须与日银合作,更加注意涵盖外汇市场在内的金融市场动向。
2) 韩国总统指示稳定金融‧降低英脱欧影响
韩国总统朴槿惠周一表示,必须采取一切可用举措来稳定金融市场,尽可能降低英国脱欧的影响。
韩国统府声明中表示,朴槿惠与高级顾问开会时称,韩国基本面仍然强劲,这应会有助于应对英国脱欧的冲击。
美股股指期货周一亚洲电子盘续跌的同时,英镑兑美元和日圆再次急贬近2%,美元指数持续窜高,显示市场避险氛围居高不下,韩元兑美元继上周五出现出现57个月来单日最大贬幅后,周一早盘续贬韩元贬1.1%。
该汇率上周五收盘暴贬28.74韩元或2.50%,收在1,179.12韩元,这是2011年9月22日狂泻2.61%以来最大跌幅。

另一方面,韩国财长柳一镐周一透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表示,政府会采取措施因应金融市场的不确定。
3) 中国经济减速‧但仍是全球主要贡献国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中国经济减速,有周期因素也有结构因素,从过去的经济奇迹走向常规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相对有减少,但仍是最主要贡献国,中国经济何时能回升还是取决于改革。
黄益平并担任中国人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他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称,中国正处于新旧产业更替时期,重工业很难支持经济发展,通过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让旧的失去竞争力的产业退出,并发展培育新产业,才能稳定增长甚至让增速略有回升。

他指出,如果把GDP目标放在每一点每一时刻来看,显然去产能和追求GDP是有矛盾的,但把GDP看成可持续增长,去产能、破除僵尸企业、实现资源优化利用,是应该追求的目标,也是结构改革的终极目标。

http://financialdiariesklse.blogspot.my/2016/06/27062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