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大洗牌


国內银行领域的並购新闻持续不断,但是却只闻楼梯响,並没有任何新进展。如果没记错,最近一起的银行並购案,是发生在约5-6年前的丰隆银行收购国贸银行,那时候马来西亚银行业刚从金融风暴復甦,而国家银行也明示说,国內银行还有进一步减少的空间。

国贸银行还没被收购前,当时上市的本地银行共有9家,即使国贸被收购后,还有8家,按照当时的说法,国內的银行会在2-3年內从9家整合到7-8家,再整合到5-6家,因为我们需要的不是量,而是有素质並且规模较大的银行,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国际市场跟人较劲。不过6年过去了,目前国內的银行数目,却没有减少,依然保持著最少8家的较为策略性的银行。

上几个星期,再次有传言澳纽银行(ANZ)脱售大马银行(AMBANK)股权的消息,当然ANZ隨后也回应其不急于脱售。不过,我有理由相信,这些都是「官方」的回应而已,难道我急著卖,要打锣打鼓的到处说我很急吗?这根本不可能,因为如果这么做,根本就无法谈判个好价钱,ANZ自然也不会这么笨,所以这样回应无可厚非。同时,之前也有报导,ANZ考虑脱售海外的非核心持股,当中自然就包括大马银行的24%股权,虽然不是很急,但是这確实是他们的方针之一。

並非唯一的选择

至于最后谁会接手?其中一个可能人选,就是大马银行的主席兼大股东阿兹曼,他有回应说,如果ANZ真要脱售,他会考虑买回这一批当年他出售给ANZ的股票,但是这只是其中一个选项,也不是唯一的选择。毕竟如果按照现有国家银行的银行持股条规,阿兹曼的股权约13%,在完成收购ANZ的约24%股权后,將超过国行设定的──银行及金融机构的个人投资者10%股权和机构投资者20%股权的上限条规,而且收购的价值也介于30亿令吉左右,对阿兹曼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在国行的银行持股条规下,目前大眾银行的丹斯里郑鸿標、丰隆银行的丹斯里郭令灿,以及大马银行丹斯里阿兹曼,都超过个人持股的上限,但这不是因为他们有特权,而是他们早就在1989年银行及金融法令实施之前,就已经持有这些银行的股权。因此,若阿兹曼要买回当年脱售给ANZ的股权,將违反国行鼓励个人股东减持金融机构股权的政策。所以,相信国家银行也不可能批准阿兹曼的「回购」。

这一次,或许就是一个让本地银行整合的大好机会,因为按照过去说法,其实早在这两年,已经有许许多多的消息传出,当中包括丰隆与大眾合併,马来亚银行与大马银行合併,马银行收购安联等的消息,但最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有最近联昌欲合併兴业和马建屋,是有正式进行谈判,而且也谈了接近半年,不过最后还是失败告终。如果这次ANZ真的成功脱售持股的话,相信这会是银行业另一轮大洗牌的开始。


http://windscopo.blogspot.com/2016/06/blog-post_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