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央行抗危机工具所剩无几 英若退欧全球难逃一劫





倘若英国6月23日投票决定退出欧盟,届时,全球金融市场没有哪个角落能安然无恙。

那条连接黄金、银行股、日元和公债等各种资产的看不见的线,将会因英国退欧而突然拽紧。

英国央行周四警告道,退欧可能将给“全球经济造成不利的溢出影响”。

考虑到全球利率和债券殖利率处在纪录低位、各国央行抗危机工具所剩无几、而且2008年后经济复苏乏力,这条线可能很快会断裂,给所有市场带来严重后果。

利率和殖利率:

美联储紧缩周期或逆转
根据美国银行数据,全球利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准,但各国央行仍可能进一步降息。
这意味着美联储缓慢开启的紧缩周期可能逆转,而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进一步调降负利率。
利率下降同样将会进一步压低债券殖利率,从而加剧央行和商业银行的压力。
根据摩根大通,全球已有价值超过8兆美元的主权债的殖利率为负值。这意味着日本、德国和瑞士的债权人,借钱给这些政府反而还要自掏腰包,有些负殖利率公债的期限长达20年期。

如果“核心”债券殖利率下降,评级较低和风险较高债券的殖利率则可能上升,两者的利差将扩大。这样一来,全球许多企业以及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元区二线国家政府的融资压力将增大。

全球汇市:

美元升值推高债务
英若脱欧,贸易界、银行业和金融业对美元需求肯定将增加。
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显示,非美国银行业的美元信贷有近10兆美元,当中有3.3兆美元是在新兴市场。

美元升值将增加这些企业及许多新兴市场国家的整体债务负担,这些国家将不得不以外汇储备来应对预期中的资本外逃,其货币也将面临贬值压力。

另一种避险货币日元,可能也会升值,高盛估计日元可能升值多达14%。

日本当局想必不乐见于此,他们还在苦恼于如何彻底摆脱通缩、提升通胀率,以及提振经济和改善银行系统。日元若升值将令这些努力受挫。

金融体系:

汇市利率触危机水平
正如2007-2008年金融危机,是因银行系统遭遇空前压力所致,分析员担心,英国退欧余波可能再度阻碍全球金融体系的畅通。银行业虽已从2007-2008年金融危机中恢复元气,但压力已在以美元为基础的汇市和利率市场显现,两者均触及通常危机时期才会达到的水平。伦敦银行间拆放款利率(Libor)和隔夜利率交换(OIS)之差也走阔。该利差为衡量投资者感受银行体系信用风险的指标,在正常情况下,Libor/OIS利差基本上应该是零。

全球股市:

风险偏好脆弱
全球股市现正处于始自2009年3月9日的史上最长牛市。但美股在一年多前就已触顶,获利增速趋缓,而企业手握创纪录高位的现金却不愿投资。

欧股今年以来下跌13%,日股跌幅为20%,美股则持平。万一英国脱欧,美欧日股市能否承受住可能出现的政治、经济及投资震荡?尤其是在风险偏好如此脆弱的情况下?

央行及商业银行:

收益平坦重创银行股
收益率曲线平坦对银行是坏消息,银行业者多以低利借入短期资金,并以较高利率放出较长期贷款。

由于曲线趋平速度加快,金融股今年严重受创。今年以来欧元区银行股大跌30%,日本的银行股重摔35%,英国银行股走低20%,美国的银行股则跌10%。

银行也因存款负利率政策而感到压力沉重。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及瑞士央行,均对银行业者存放在央行的部分存款收费。

把客户的数以十亿计日元、欧元或瑞郎现金放在银行自家金库里,或许还比较划算——据悉德国商业银行正考虑这种做法。 


http://leezaiyu.blogspot.my/2016/06/blog-post_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