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境真的不重要(四)




管你承認與否,你們大多數人都走了一場千篇一律的人生。

因為安全,穩當,永遠有封頂的損失和不錯的收益,還省了與輿論對抗的力氣。頂著象牙塔的光環,走進中環、陸家咀的寫字樓,與西裝革履的同事擦肩而過,在高跟鞋的的的聲裡奔入又一個會議室。也和所有人一樣,在一個千篇一律的晚上,原來我們這一生,都是一個不痛不癢的錯誤。
這樣做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可以光耀門楣。你們對財富名利趨之若鶩,有人卻穿越人山人海,卻是要去找到天山懸崖邊的那朵石蓮,只為救一個萍水相逢的路邊人。有人深陷紅塵,但總有人仰望星空。
英國脫歐有這麼一個大咀角色,獨立黨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吾在歐天天看他演講,法拉奇及他領導的獨立黨,自始至終以退出歐盟為最重要的政治目標,持續近二十五年從未動搖,一直如此,真係要比個Like佢。
脫歐陣營還有許多重量級的明星,包括前倫敦市長金毛Johnson、Teresa May、大法官兼司法部長Michael Grove等人,但不論是媒體,或是主張留歐的陣營,包括我,都將鏡頭焦點對準最具話題性的Nigel,金馬倫找他電視Debate,留歐陣營塗黑他是英國的Donald Trump
今年52歲的Nigel,是個打死不退的鐵漢,早在1992年,當時英國首相馬卓安簽署歷史性的Maastricht Treaty《馬斯克條約》(即歐盟條約)之後,他就宣佈退出保守黨,並參加英國獨立黨的創黨。
2008年,英國查理斯王子獲邀向歐洲議會的七百多位議員演講,主題是「氣候變遷的挑戰」,演講結束後,全體歐洲議員起立鼓掌長達三分鐘,只有英國的Nigel Farage,一條友從頭到尾唔企起身,抗議查理斯王子不應該為了節能減碳,擅自主張給予歐盟更集中的權力。一人對抗七百多人,這不是英國最具爭議性的政治人物是什麼?他的立場,堅持了近二十五年,從未退縮。英國退出歐盟,他馬上辭任黨魁;在歐債危機的風暴中,法拉奇也帶頭反對紓困。你說他自討苦吃,不遺餘力做傻事,明白自己要什麼,明白自己生而為人的意義,才是一生的功課。


香港的偽中產、支那的有錢人把孩子送到英國上貴族學校,希望他們畢業後也能成為貴族,但當他們發現即使是英國最好的學校——伊頓公學的學生,睡硬板床,吃粗茶淡飯,每天還要接受非常嚴格的訓練。甚至比平民學校的學生還要苦時。他們怎麼也弄不明白這些苦行僧式的生活同貴族精神究竟有何聯繫。

其實這一點也不稀奇,因為西方所崇尚的貴族精神不是暴發戶,而是一種以榮譽、責任、勇氣、自律等一系列價值為核心的精神。英國皇室把他們送到陸軍軍官學校去進行學習。畢業後,哈裡王子還被派到阿富汗前線,做一名機槍手。皇室知道哈裡王子身份的高貴,也知道前線的危險。但是他們公認為國家奉獻自己、承擔風險是貴族的本職,或者說是本分所在,是理所當然的。

英國二戰的時候有一張照片流傳得非常廣,當時的英國國王愛德華到倫敦的貧民窟進行視察,他站在一個東倒西歪的房子門口,對裡面一貧如洗的老太太說:「請問我可以進來嗎?」這體現了對底層人的一種尊重,而真正的貴族是懂得尊重別人的。貴族精神跟物質條件,有的時候可以說沒有什麼關係。就像張愛玲所說的,舊上海公寓裡的那個電梯工,一定要衣冠楚楚,領帶打得整整齊齊,才肯出來給顧客開電梯,這也體現了一種貴族風度。
英文裡的Noble,除了有「貴族」的含義外,還有「出身高貴的」、「高尚的」、「偉大的」、「崇高的」、「卓越的」、「輝煌的」等含義,貴族精神則包括高貴的氣質、寬厚的愛心、悲憫的情懷、清潔的精神、承擔的勇氣;以及堅韌的生命力、人格的尊嚴、人性的良知、不媚、不嬌、不亢、不卑、不乞、不憐;始終恪守美德和榮譽高於一切的原則。說到底,還是貴族出身有骨氣。小市井刁民小農一得勢,如狼似虎,一倒楣,貓狗不如。

你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會有好心人送來「你應該如何」的活法,18歲的時候告訴你大學專業去學金融能賺錢,25歲的時候告訴你快找個好人嫁了吧,30歲的時候告訴你快點完成傳宗接代的女人使命,然後再告訴你,人的一輩子就這樣了,安安穩穩過下去吧。35歲,妳老公已經出面有外遇。

你當然可以照單全收,認真執行,永遠活在父母社會的期待,成為一個標準的Matrix的複製人,你可能,也是觀眾裡的一員,愛父母,愛孩子,愛老公,愛家人,可似乎自始自終都沒有真正愛過那個最渺小的「自己」。
你把自己巧妙地隱藏起來,活成那個挑不出紕漏的正常人。你把感情,分配給了虛榮,面子,安穩,和那個別人說的應該,甚至幫著他們把自己的心割一刀再割一刀告訴自己,仆街,我的內心怎麼會有那麼多唔實際的東西呢?

http://oldjimpacific.blogspot.my/2016/07/blog-post_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