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风暴魔咒(一).风暴魔咒2017降临?


 1997及2007年发生亚洲金融风暴及次贷风暴,每10年经济出现危机似乎变成了一个魔咒,不无让市场感到提心吊胆。2016年已过一半,2017年即将来临,目前全球经济状况,风暴是否会再次刮起?若是,大马又有没有能力再次力挽狂澜呢?
(图:星洲网)

从一个依赖天然资源的经济体,变成由制造及服务业主导,独立至今,大马经济已经历不少转变。

世界银行表示,大马是个高度自由的中高收入国家,是过去的25年内,全球100多个国家当中,13个年均成长超过7%的国家。

赤贫人口降至少于1%

世银表示,大马经济成长具有包容性,同时也成功根除赤贫,赤贫人口从1960年初的50%下跌至少于1%,在区域内比较,除了奇迹般的韩国及中国以外,大马经济成长速度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说如此,但这一路也不是一帆风顺。

3次萎缩都“爬出泥沼”

在过去的20年来,大马经济曾经3次萎缩,分别发生在1998至1999年、2001及2009年。

先撇除2001年的一季萎缩不谈,1998至1999年及2009年出现的经济萎缩,都是受世界性金融风暴拖累,而每次,大马都能爬出泥沼。

10年一次的金融海啸像是现代传奇,若此诅咒属实,梦魇般的10年诅咒将近,大马又是否能再次全身而退呢?

历史能引为借镜,在探讨大马能耐之前,不妨也回顾在过去的20年来大马经济曾出现的问题,而大马又从3次教训中学到什么?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

金融市场过份自由

亚洲金融风暴可说是近20年来每个亚洲人都关注的事,会特别让人记忆犹新,在于这风暴来得太忽然,连乌云都还未集起就来个措手不及。

1996年初,在发生金融风暴之前就有一些人表示大马经济可能会过热,但当时的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不断强调,大马经济绝无问题,并能持续以同等速度成长。

当时的大马金融过份自由,在1996年时,大马曾被誉为世界上第三自由的经济体,经济发展更一度逼近亚洲4小龙(台湾、香港、韩国及日本),官方及经济学家都预计,1997年时经济能攀至巅峰。

惟事与愿违,1997年时经济成长并没写新高,相比起1995年第二季时的12.33%成长,大马在97年成长介于7至8%之间;而债务,则因家债及消费贷款不断攀升,不具生产力贷款也成长到让人担心的水平。

索罗斯伺机攻击亚洲

当大马债务高企时,外资开始蠢蠢欲动,因亚洲金融风暴变得家喻户晓的索罗斯看见亚洲经济的脆弱点,伺机攻击亚洲市场。

擒贼先擒王的想法并不是索罗斯的信条,索罗斯认为经济就像一个桌子,必须由桌脚支撑才能成立,要攻击一个经济体,不需要直接从最强的出手,只要攻倒一个桌脚,整个桌子也会坍塌,而这只最易攻破的桌脚,就是泰国。

当时的泰国基本面不够稳健,但泰国中央银行却以外汇储备硬撑泰铢,在看见机会后,索罗斯开始攻击泰铢,泰铢也很快地就溃不成军,在第一支桌脚倒下后,其他的亚洲市场也跟着倒地,大马市场也遭殃。

马币急溃外债翻天

在大马,作为第一步,投机者在岸外市场不断卖空马币,马币兑美元因而大泻,一度贬值4.88。

马币大跌令政府及所有企业外债变高,此外,当时大马最大的问题在与把所有流入的外资都以长期投资对待,无分辨长期投资的资金及热钱,加上大部份企业都向银行举债发展,外资大举窜出使资金及贷款到期日出现断层;流动资金就如人体内的血液,在忽然缺血下,结果可想而知。

大马经济因而萎缩5季,1998年第一季时萎缩1.5%、第二季5.9%、第三季10.2%,第四季萎缩11.2%,1999年第一季萎缩1%后,在第二季才开始恢复成长4.8%,大马经济即走向恢复之路,以全年计算,1998年金融海啸后经济萎缩4.8%。

在发生金融海啸后,大马失业率飙升至5%、私人消费也首次见跌,1997年第四季萎缩0.33%,在1998年第一季萎缩加剧至9.09%、第二季为8.98%、第三季12.30%、第四季10.53%,在1999年第一季再萎缩2.66%后,第二季终于重拾成长动力。

挂钩美元救经济

为拯救经济,政府宣布将马币及美元挂钩,并实行部份资本管制,让马币只能在国内流通,同时,政府成立国民资产基金(Danamodal)为银行注资及国家产业基金管理公司(Danaharta)收购呆账,同时进行金融改革。

对于政府实行的措施到目前都仍有争议,但大部份经济学家仍认为,当初政府的对策为明智之举。

无论如何,在亚洲金融海啸后,国行学到了很大的教训,通过金融改革增强金融系统,让大马金融系统变得更为有韧性,往后的经济萎缩,都不是因国内金融出现问题而造成。

2001年网络泡沫

盲目追求科技

在经历亚洲金融风暴后,大马经济快速恢复,1999年第四季及2000年第一季经济更一度成长11.6%,部份因马币与美元在金融风暴期间兑卦在3.80令吉,远低于风暴前水平,导致出口出现U型反弹,以出口带动经济成长。

但好事多磨,在享受了2年经济高速成长之后,就遇上下一个金融问题,但这次祸不在亚洲,而是美国的网络泡沫。

免费网络服务致亏损

在2001年数码时代刚起步,许多以网路为主的公司纷纷上市,这些公司的策略在于提供免费服务,直到创造足够的品牌认知后才开始想盈利问题,在网路时代,策略是先激起流量,不在乎盈利表现。

当时的投资者对于科技存有过份信心,完全忽视传统的估值方式,本益比超过百倍的网路公司不在少数;企业始终需要靠盈利支撑,在纳斯达上市的一些以网络为主公司成功吸睛,但却连连亏损,最后这被吹得越来越大的泡沫,终于被戳破。

但问题是,美国资本市场出现泡沫,又为何会影响到大马市场呢?

原因在于美国股市泡沫影响大马出口。

大马对美出口萎缩

在亚洲金融海啸后,大马与美国贸易量激增,在1999至2000年期间,大马与美国贸易大扬20%,从原本的180亿令吉走高至216亿令吉,美国也因此成为大马最大出口对象,占当时总出口额的58.8%。

当初除了是大马最大出口对象以外,美国也是大马最大的纺织品贸易国,在泡沫幻灭后,首当其冲的领域就是纺织业,纺织品出口立刻走跌10%。

除了纺织品以外,大马当时最大出口商品,即电子及电器商品也在期间大跌;当时,电子及电器商品占总出口的58.8%,除了电子及电器商品以外,家具、旅游及金融也受到冲击。

美国突如其来的泡沫也让大马措手不及,出口忽然转成萎缩8至10%。原本政府还预计大马经济能成长7%,就这么一来,不成长之余大马经济还出现萎缩,在2001年第三季,大马经济稍微萎缩0.4%。

因为大马出口把所有的蛋都放在美国这篮子上,美国走缓的后果,就是把大马也一并拖下水。

经济双位数成长结束

在网络泡沫后,当时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政务部长拿督胡亚桥就立刻表示,大马应该减少对美国的出口依赖,以防出现相同的情形。

网络泡沫的发生,虽然让大马经济短暂萎缩,但大马经济稳健,光出口无法拖垮大马经济,政府在2001至2002年期间增强支出,在短于一季的时间,大马经济就恢复,但是就此失去超高速成长动力,从网络泡沫开始(除了在次贷风暴后反弹的一季外),大马就不曾取得两位数的经济成长。

以目前经济而言,大马确实已成功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后来大马出口就开始转向东盟市场;目前,美国占总出口的10%左右,大马最大的贸易国,转为中国及新加坡。

2007年美次贷风暴

美降息房贷易批

美国次贷风暴可说是网络泡沫的续集,而这一次,也影响大马经济。

在2001年发生网络泡沫后,美国联储局决定降息以刺激成长,低息率使赚幅提升,银行非常积极地放贷以增加收入。

房价攀升

在当时,就算一些没工作、没贷款记录,欠缺稳定收入的人都能获得房贷,毕竟所有的银行都会认为,产业是有资产支持的借贷,就算出现问题,也能以资产抵押。

房贷来得太容易,令很多人都去买房,而房价也因而攀升,结果就是银行认为房市向好,所以又再放出更多的钱让人去买房。不幸的是,美国在2006年通膨太高,联储局就大幅升息,这时,很多人开始付不起房贷,导致许多银行受影响。

次贷效应在2007年开始发酵,市场在当时已开始担心,而到持有6千亿美元资产的雷曼兄弟在2008年9月一夜之间宣布破产时,整个风暴才正式掀开序幕。

在雷曼兄弟宣布破产后,国行前总裁洁蒂就在10月1日表示,这次的金融风暴可能会影响大马经济,但当时,政府及经济学家都认为大马经济能持续成长。

油价走高通膨高企

在海外发生问题,最直接的影响就出现在出口上。大马出口立即出现萎缩,出口出现问题,也影响制造业的营运,一些公司开始裁员,在2008年末,失业率攀升至3.7%,后来更不断上盘至充份就业水平以上。

除了制造业及劳力市场出现问题,当时油价不断走高令通膨高企,许多家庭都没能力消费,也是自金融风暴之后,大马首见私人消费严重走缓,萎缩0.79%。

每月注10亿推动经济

政府这时通过财务政策,刺激大马经济,当时,政府表示将每月投入10亿令吉推动经济,国行也因此下调隔夜利率,在短时间内就下修1%。

幸运的是,当次贷的糖果衣债券在美国上架时,大马的金融机构并没买入这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贷款,当时,惠誉(Fitch)就表示大马相关投资重低于1%损失,虽然是金融风暴,但凭国行完善的金融体系,除了股市之外,金融市场没出现太显著的问题。

货币政策及财政政策双管齐下,大马经济很快就恢复,但却留下了一个后遗症,因政府通过增加财政刺激经济,所以在2009年就写下7.9%的财政赤字,使国债攀升。

总结
基本面强劲渡难关

在20年来,大马就只有在大环境出现危机时见萎缩,而这些危机都不是经济基本面造成的,罪根究底,这都跟“钱”相关。

1997年时,造成亚洲金融海啸的起因为泰国要把泰铢及美国控制在一定的水平,不断花钱将撑货币令外汇储备不断流失,大马则因为海外持久性资金与游资分不清,在游资忽然抽离后造成国内资金出现问题。

网络泡沫及次贷风暴,起因都是资本市场,但大马经济过份依赖出口,在2007年国家银行前总裁洁蒂就表示,次贷风暴对我国经济的冲击并不直接,但不否认,我国紧急与世界精密链接,美国次贷骨牌效应将会令我国出现波动。

结果就如洁蒂而言,不仅只是次贷,在每次金融风暴后,大马经济虽然会暂时走跌,但很快就可复苏。

说大马基本面强劲不为过,大马经济如小草,风暴来临时或会因而折腰,但只要雨过天晴,大马经济就能再挺直腰。

但目前的大马,仍有相同的能耐,抵御风暴吗?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投资致富‧焦点策划‧文:陈林德‧2016.08.2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59304/10%E5%B9%B4%E9%A3%8E%E6%9A%B4%E9%AD%94%E5%92%92%EF%BC%88%E4%B8%80%EF%BC%89%EF%BC%8E%E9%A3%8E%E6%9A%B4%E9%AD%94%E5%92%922017%E9%99%8D%E4%B8%B4%EF%BC%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