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香港證券分析師學會對話



 巴黎:

今天晚上應邀到香港證券分析師學會分享價值投資心法,開始接受第六班同學Andy Chan邀請時, 並不知道他是某大行的前要員,也不知道是到全亞州最大的分析師學會分享,坦白說,如果知道我就不會應承,尤其今晚來的都是行內精英, 非專業的我「指點」行內專業人士, 實在尷尬。

前人播種,後人大樹乘涼,自己是得益者而非付出者,借花敬佛,這是我回答為何搞分享、投資班、直播這些生事的熱情從何而來。
而每一班上課堂同學的熱誠,令我多晚疲倦而來,充滿精力而返,這些都是得而非失。

這晚我把原先談操作改為個人學習價值法心路歷程。

例如Ben Graham從來沒有教如何面對失敗,筆者如何摸索,以平常心面對挫折,輕鬆的心情承認個人的錯誤,我們都只是常人一個,只能籍著認錯而去改錯。

Ben Graham也從來沒有教我習慣如何面對孤獨、被市場噓、沒有朋友和親人理解的成功前的黑暗。

Ben Graham是有教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但他並沒有像Michael Burry啓發我做回自已、不要做別人,我會或借Margin或持大量現金,或集中或分散,或東或西,甚至平常不做的沽空,因為我心中只有一個至高無尚原則:

''投資或做生意不把資本投放在相對賺錢的公司,不用盡個人能力,是一宗罪惡",這原則高於所有個人的習慣丶巨人的投資理論。

任何在股票市場賺錢,都暗示做對,別人賺到自己賺不到的錢,那管他是誰、對自己如何,他就有過自己之處。蝕錢就暗示做錯,沒有把錯誤推到市場、政策、公司的餘地。

我想但我不能妒忌別人,我不想但仍要坦白承認所有輸錢的錯都是自己。

如果不學習別人,不承認錯,自己就不能利用盡資金的能力,就是一種罪惡。

好的投資者像生意人並不是說小股東去管上市公司生意,而是運用資金時要像生意人,有走到天涯海角去賺錢的動力。把上條原則成為個人天職,行又想,企又想,就會令自己多了很多投資靈感。

最後我以Investing is simple, but not easy總結,因為上面幾點和大多數訓練運動員方法都可能相同,沒有什麼秘密,practise makes perfect.

分享會完了之後,我和幾個小組和HKSFA要員Andy, Cedric , Ho Tak, Felix, Joe和Edward 再晚飯暢談行內和個人的經驗分享,很感謝他們,令我受益不淺。

PS: 因為臨時更改了內容,沒有時間談互太和德永佳的股息影響,會另在Blog內撰文。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my/2016/08/blog-post_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