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updated with our FREE email newsletter!

取之有道




巴黎:
星期五晚在HKSFA被殺到措手不及的問題,當時有參予者問(大概意思):
問:
恆生指數成份股包括騰訊這類非價值型股票,我們幾乎不會買它,那麼如何跑勝大市,如果跑輸又怎麼辦,追入?
這問題的答案,筆者己經入了骨,只是當晚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於是整理一下在今天回答。
答:
我自己定下了失敗後的去向,如果跑輸, 且輸得難睇,就不再操盆只買入ET F,那我就一定不會跑輸大市,然後不再寫Blog, 因為我也想不到買ETF有什麼好寫和有什麼可分享。
數學上解釋如何跑勝大市非常容易,假如回歸平均的理論是對,選擇一些近來PE較過去幾年和近期恆指低的公司,待它們上升之後又選下一批就可以。即不選成長的高PE公司例如騰訊並不重要,而是有更多高PE又無成長的公司我們也沒有選,平均下來,理論仍是會戰勝市場。
數學計數的理論簡單,不過因為背後正是一套越低價越買,越高價越賣,和大眾對著幹的相反理論,整天和身邊朋友無兩句,執行起來就相當困難。
筆者於是尋根究底,到底現實中這些數學理論背後的意義是什麽。
近200年整個世界有了自由經濟學,之後累積的財富多於過去歷史2000年,其中主要是做對了資本主義幾條很簡單的理論:
因社會資源限制,好好利用它們,就能:
1.工資:多産出的工人,獲多工資;
2.薪金:多服務的員工、多薪金;
3.地租: 多附加值的物業、多租金;
4.管理者:多盈利的公司、多花紅;
5.資本家:多超盈利的公司、多股息
有了主義就可以啓蒙很多人,  但這幾條廢話就像勤力有出頭,總被大多數人忘記。
近年經濟學還多了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社會責任''提倡,這討論給一些愛白吃的人借用和濫用,而非在資源運用出發點看。
沒有人不會不懂得把一個非自願一天24小時被鞭撻的工人,産出不能夠持久,而所謂持續發展應並非道德上的需要,而是要令資源更好善用的長期策略,即賺更多、更穩定的錢和善待資源兩者是沒有矛盾的。
或者應該把個人道德標準化,以有效運用的目光而非一般人"公平"的原則。
有些衛道之士會反對說,那麽弱勢群體不是會邊緣化嗎?
價值是相對的,假如他們的價格太低殘,就應該有人懂得利用,這是經理的工作,用小資源能多産出,經理自然花紅多。
且天生我才,有時投資一班弱群,刺激一下他們潛力,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麥記就是一個很懂得"弱勢''員工價值投資的人。
這些生意之道,對筆者來說是將心比己的管理哲學。
但總有不自量卻又要吃龍肉和大蝦沙律的人是需要掃把的。
筆者在實踐價值法時發現很多投資人從不清楚擁有資本者暗示的責任是什麼。
從某種角度看,把資本亂投,沒有想過自己應做什麼, 和以為上班亂做一輪工作就有一頓豐富午餐的人是性質相同。
以資本家的應有義務分配資本,計算持有組合內的公司賺的盈利和股息,然後像一個生意人比較每一筆投資相對動用的股本是否吸引.
筆者不會硬發掘增長股去比拼一時豪傑的騰訊,而用上三鬥下駟的策略,勝過對方(恆指)持有的另一些馬匹為目標,我知道個人即使沒有冠亞季軍的股票, 也可以總平均勝出。
於是筆者的記錄租合的回報方法便和一般的基金不同,除了市值外我也會記錄組合的名義利潤、分紅、R0E等是否較上年和市場平均上升(下圖),進行買入或換馬,  這樣在上面5個廢話中資本家的要求我應該也做足了。
後來我也發現股神也對G A A P要求有些投資以差價入帳而不能用它們實際生意利潤記錄有所不滿, 他認爲後者更能反映BRK的内在價值.
( 7月的恆生指數爲22037點,PE爲十倍,ROI爲9.21%,Yields 爲3.77%,Growth Rate = 9.21%-3.77%=5.44%是說公司資金賺了921元,派了377元,留下544元再爲公司下年賺錢(增長)。而筆者各股票加權後總組合的PE則 是5.93倍,ROI爲1,6.87%,Yield 爲6.28%,Growth Rate = 10.59%,同時PB是0.88, ROE是14.84%。。如果有兩個組合,一個是恆指,一個是上面那個,以做生意的角度比較數字,我仍然偏向選後者。)
我個人有種呀Q想法,相信做物主給我們喜愛貪婪、多勞多得、多産多盈利的特性是有目的,  過去200年發生的經濟貪婪好事或貪婪壞事是一個佐證,能夠做到上面5件廢話要求,應該會獲衪獎勵的。
好的投資者看起來像個生意人, 可能也是祂的意旨.
Investment is always  most intelligent when it is most business like 
-Benjamin Graham-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my/2016/08/blog-post_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