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大师的投资原则


波克夏·哈萨威(Berkshire Hathaway)的市值超过3,500亿美元,它无疑是一家优秀的企业。但“奥马哈先知”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1962年开始买入其股票是否明智呢?

一开始,巴菲特认为进行这宗交易是明智之举。其策略是“捡起还能抽上一口的雪茄”。当时,巴菲特是以每股7.50美元买入波克夏的股票,买入价远低于每股营运资本(10.25美元)及每股账面值(20.20美元)。

他原先的计划是以低价买入波克夏的股票,然后再以较高低价格卖回给斯坦顿(Seabury Stanton),即波克夏原本的老板。

巴菲特向斯坦顿提出的价格是11.50美元,但斯坦顿却只愿意出价11.375美元。巴菲特因此感到生气,并决定不再还价,反而开始在市场上买入更多波克夏的股票。结果,他成了波克夏的大股东,并把斯坦顿踢出局。

巴菲特曾在2014年写给股东的信中提到,在苦撑了将近20年之后,波克夏最终在1985年结束了纺织业务。他也在信中承认他当年犯下了错误——长期而言,以巨款“捡起被扔掉的烟头”并非真正的获利之道。

芒格和费雪改变了巴菲特的投资理念
巴菲特曾提到,在他做出了一些不智的决定之后,他的长期伙伴及好友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改变了他的投资理念,而他也从菲利普·费雪(Philip Fisher)那里学习到了一些投资原则。至此之后,他便一直运用价值投资(value investing)的原则来买卖股票。

价值投资的理念很简单,就是买入和持守暂时被低估、长期而言有望上涨的优质股。

当然,这并不是说巴菲特的导师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教的那一套不够好。随着股市不断变化、巴菲特的财富持续增加,只以被低估的股票为目标,未必是最佳的投资策略。
芒格令他明白,与其以极好的价格买到还不错的企业,不如以不错的价格买到极好的企业。当然,价格不错、极好的企业并不多。

这种投资策略,与费雪的理念相同。费雪说过:“我不需要投资于很多还不错的股票,我只需要投资于几只杰出的股票。”波克夏之后就以不错的价格买到了几家杰出的企业,从而使其市值大幅提高。

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散户来说,与其以极好的价格买入20只前景差不多的股票,不如以差不多的价格买入5只前景极佳的股票。

长期而言,表现还差不多的企业,可能会变成表现差的企业,因为它们比较容易失去竞争优势。相反的,杰出的企业之所以杰出,原因在于它们能经受得起风浪,数十年都屹立不倒,而且能居于领先地位。

我们不是巴菲特,但仍可向他学习
在1965年至2018年之间,波克夏的每股市值复合年增长为20.8%,意即自巴菲特出任其主席兼总裁以来,其总体增长(已扣税)高达1,598,284%。

散户要完全跟着巴菲特买股,并取得相同的回报,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应该都没有办法买下整家公司。但我们仍可以学习巴菲特、芒格、费雪和格雷厄姆的投资原则。

http://leezaiyu.blogspot.my/2016/10/blog-post_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