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未上任.亚洲先打大板




特朗普效应”引发“黑天鹅”失序乱飞,亚股一度惊慌失措,惟稍后的新兴市场货币剧挫,才是真正的重灾区!
各国中行眼见黑天鹅数量剧增,股汇失序,不得不出手灭火,稳住大市;马股汇同样不能幸免,引发外资抛售,股市全盘皆墨,汇市更是直接插水。
特朗普狂啸
亚股汇海啸
对于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明年上台会有何动作,亚洲国家仍存有许多不确定性,但金融市场似乎已对两件事深信不疑——特朗普的政策将推升通膨,依赖贸易的亚洲地区不太可能有明显受惠者。
由于市场预期特朗普的财政支出承诺将推升美国通膨率,美国公债收益率已劲升至1月以来高位,而新兴亚洲货币则下跌,一部份是因为不确定性总会促使资金流向较安全资产,但一部份也是因为特朗普的竞选言论,引发市场担心贸易环境将更偏向保护主义。
忧资本外流
“当全球资本的机会成本随着美债收益率上升,且美元同步劲升,投资人将再度担心新兴市场又一次遭遇资本外流,”花旗分析师在一篇报告中称。
亚洲已经感受到影响。马币兑美元周五在岸外市场重挫逾5%,价差飙升,迫使国行不得不出手抑制跌势。
印尼卢比也遭遇卖压,当局因而抛售美元,以稳定卢比。
但香港与新加坡是风险最大的两个地区,不只因为它们与美国有大量贸易往来,也因为它们的政策制定与美元挂钩。香港采用港元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新加坡采用货币篮汇率政策,而美元占了很大比重。
“特朗普的财政和亲商业政策将导致通膨和利率升高,如果出现任何的市场调整,新加坡和香港将成为前沿和中心,”一美国公司驻香港的投资经理称。
不仅仅是美元升值相当于收紧新加坡和香港的货币条件,并且如果美国联邦储备局的升息步伐快于预期,将抽走让新兴市场保持高度流动性的廉价资金。
资金撤退
亚币受考验
根据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数据,目前亚洲内部的企业杠杆占到该地区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的一半,中国和印度公司的负债最多。
另外,美国债券利率升高将损及亚洲国家高收益债券的相对吸引力,从而导致资本外流。
例如,美国10年期公债与亚洲三个收益率最高国家(印度、中国和印尼)债券收益率简单平均值之差,在过去两天就缩窄了41个基点至350个基点。
根据瑞士信贷的分析师,今年迄今,台湾和印尼的资本流入规模最大,均超过100亿美元。这使得他们最容易受到资金流动迅速逆转的冲击。
“我们开始看到,过去几天大量资金涌入亚洲股债市的势头出现一些反转,但现在很难说这种情况是否会持续,”摩根士丹利首席亚洲和新兴市场股票分析师Jonathan Garner说道,他预计新兴股市还将从当前水平下跌5%。
除了马上发生的市场冲击之外,还有另一个风险令亚洲大部份市场蒙阴,即特朗普将会怎样遵守其竞选中许下的诺言:重谈贸易协议和惩罚中国等国家。
除中国外,亚洲对美国的出口在过去15年中稳步下降,而中国仍占到美国贸易逆差中的一半,任何显示特朗普实行保护主义政策的迹象都将触发货币战。
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周五,中国将人民币中间价调至六年低位,但从贸易加权指数看,人民币仍接近去年所创的历史高位。
一些经济学家称,寻求保护主义倾向更强的政策可能正中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下怀。
马币未见底
马币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急挫,分析员认为只要美元持续强势,新兴市场货币包括马币将继续被抛售。
艾芬黄氏说,目前已接近年杪的结算日,加上市场游资恶化,各国中行如何出手救市,将是市场一大焦点。
该行的投资策略是维持固定收入的投资组合,且密切关注市场发展,一旦市场渐趋平静,则将重新部署进入债券市场。
市场人士认为,特朗普的贸易和外交政策不明朗,加上忧虑联储局利率政策的变化,才促使新兴市场货币包括马币汇率急速下挫。
另外,特朗普主张高利率,更使得全球市场的美元游资回流美国。
综指会否跌破1600点?
1个月马币期货在上周五一度跌破4.50水平,即便是大马第三季经济取得4.3%的成长,表现超越市场预期,也完全被恐慌的市场所忽视。
受马币急挫打击,马股在上周五同样不得安宁,富时综指盘中一度急跌27.64点,全周下滑14.05点,尤以银行股领跌,尾盘跌幅收敛收在1634.19点;惟却引起市场人士担心此情况一旦继续,会否跌破1600点。
眼见马币跌势惨重,国行发文告表示,将采取措施确保马币不会大幅偏离正轨,并会对外汇市场提供所需游资,惟却不会实施定汇。
达证券认同马币汇率截至今年杪前依然处于波动的说法。
“受外资撤离和波动加剧影响,美元有望转强,继而使到新兴市场货币,包括马币承压。”
达证券仍看好马币兑美元在2017年,受经济基本面强劲和外国直接投资,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外资推动,兑美元有望涨至4.10至4.15水平。
国行料按兵不动
尽管资金撤退暗潮汹涌,马币也摔得鼻青脸肿,惟国行暂时仍未有改弦易辙的决定,只表示,将在美国政策与利率明朗化后,才会探讨是否针对国家与国内领域做出相应的调整。
达证券认为,联储局有望在今年杪决定加息25个基点,由0.5%至0.75%,在2017年更有可能会再加息两次。
相对之下,达证券和联昌预测,大马国行今年料按兵不动,明年上半年则可能再度调低隔夜政策利率(OPR)25个基点。
不过,如果联储局领导换人做,达证券预测观点将有所更改。
“一旦真有新领导者出现,有可能表现得比叶伦更积极。”
不过,肯纳格却认为在美国前景尚未明朗化前,国行应该会静观其变,预计将不会贸然减息,会维持在3%。
MIDF研究则表示,不排除国行为了稳定市场,将下调利率。
颠覆世界贸易
大马出口或不妙
特朗普的胜出,可能颠覆世界贸易政格局,受此影响,大马出口可能首当其冲受到波及。
TPP恐流产
特朗普“崇尚”贸易保护主义,因此,在他的观点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皆对美国不利。
大马作为TPP签约国,曾被世界银行认为是除了越南之外,第二大受惠国,有望借助TPP促进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达8%。
分析员皆相信在美国不参与的情况下,这个涉及12个国家,市场规模达30兆美元的TPP终将胎死腹中。
一旦特朗普真的推翻TPP,对于大马经济肯定会带来影响,尤其是大马出口,大马在2015年,出口至TPP成员国达41%。
艾芬黄氏研究认为,短期而言,美国实施保护性贸易措施将打击全球贸易和生产,且使得金融市场出现不确定性。
明年经济或调低
一旦特朗普将反贸易的说辞变为事实,肯纳格研究认为,这将限制大马明年出口和制造领域增长的潜能。
“祸不单行的是,可能使得大马的经济增长仅能依靠内需支撑。”
肯纳格预见,在此情况下,大马2017年的GDP预测增长潜能放缓,且可能被调低至4.0%至5.0%之间。
达证券指出,尽管马币疲弱有利于出口的竞争,惟全球市场及经济不明朗却有可能打击大马的出口表现,并认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将冲击大马2017年的出口增长。
原油价料跌
避险资产走高
特朗普另一项出位演说,就是解除美国石油开采的限制,而市场估计短期而言,将促使原油价格因为供应过剩而下滑。
特朗普要“美国油,自己用”,大众研究认为随美国能源独立化,将促使油价下降。
美国是石油消耗量最多的国家,一旦真如特朗普所说的自给自足,相信将引发油气领域出现更大的供应过剩情况,继而拖累原油价格下滑。
原油减产谈判恐破局
而在近期,主要原油出口国已在商讨减产的协议,一旦还要面对美国这强敌,相信接下来的谈判将会破局。
而原油价下滑,大马的石油收入也势必受到影响随之下跌。
MIDF研究认为,短期而言,特朗普胜出将对原油需求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增长持有怀疑态度。
“中长期而言,特朗普反伊朗的立场却有望促使原油价格走扬。”
另外,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措施会使得美国减少在南海的影响力,继而让中国有机会壮大,为此,肯纳格研究认为大马最终必须为此付出一笔更大的防御费用。
特朗普的影响力可谓不小,当传出他成功超越对手希拉里时,全球股市即应声下挫,避险资产如黄金、欧元、日圆等则获得投资者热捧,价格及汇率节节上扬。
中美或掀贸易战
特朗普抵制全球化,认为中国和墨西哥从全球体系中受益,使得就业机会外流,并放话将向中国和墨西哥分别征收45%和35%的入口关税。
市场人士皆担心特朗普此举引发贸易战争,使得入口产品价格相对提高,对于开放经济体的大马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机械电子业影响大
达证券指出,美国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且出口贡献了21%的GDP于中国,相信此举对中国经济将带来不小的影响,尤其是对机械和电子产品。
“征收进口关税也将限制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中国,这无形加深中国现有经济增长挑战。”
达证券补充,国际货币基金(IMF)预测,一旦中国采取报复手段,实施同样的关税,将促使美国增长下跌0.2%,出入口也将减少2.0%。
“预计2017年,中国和美国实际GDP增长预测分别为6.2%和2.2%。”
联昌研究却认为美国征收关税的做法难以实现,因为将间接带来显著的贸易影响。
达证券就认为,特朗普当上总统,将持续标签中国为货币操纵者,且不排除挑战中国已违反世贸组织(WTO)规则。
中美矛盾冲击大马
此外,中国与美国皆是大马最大的贸易伙伴,大马一直与两国保持友好关系,一旦双方出现矛盾,势必将冲击大马贸易,这真正是大马所不愿预见的结果。
无论中美两国采取什么贸易措施“对付”双方,最终受却会波及第三方,包括大马。
大马的贸易高度依赖中美两国,两国经济数据不理想,也将冲击大马的经济局势。
达证券表示,中美两国是大马主要贸易伙伴,相信发生任何贸易中断事件,都将影响我国的出口增长前景。
达证券指出,大马作为开放经济体,贸易额占GDP比重超过100%,一旦两国发生任何不预见的贸易战争,将使得大马暴露出脆弱的一面。
WTO也在今年4月下砍全球贸易增长预测,由2.8%至1.7%,为15年来首次出现的落后增长。
达证券维持今明两年出口预测,分别为1.3%和2.7%。
亚洲或有机可趁
不过,危机中找转机也是有可能的,尽管特朗普看似对中国较有意见,形势对中国也不利,惟对于其他亚洲国家包括大马却是一个好机会。
达证券举例,中国是美国最大的手机供应商,剩余则分别是韩国、越南、台湾和大马。
从中不难发现,一旦中国被美国排除在外,剩余的国家即可抓准机会,填补中国遗留下来的空缺。
达证券认为,电子机械和设备方面,大马更是处于有利的位置,因为是除中国和墨西哥外,美国最大的供应商。
据2016年9月数据,大马出口至美国按年增长5.0%至69亿令吉。
结语:
美国总统选举造就了“特朗普效应”,其威力强劲显而易见,所到之处哀鸿遍野,尚未上任已有如此的影响,宣誓就职后的后劲力道影响有多深远,暂时尚未有谱,相信特朗普往后的一言一行都将左右股汇走势,唯有屏息以待静观其变才是上策。
特朗普时代是否是黑暗期?有分析员就认为,单凭他一己之力,是难以撼动美国的经济制度且带来大型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