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omething and hit enter

On

KFM (8303) 关丹面粉厂 -  戏剧性的悲惨故事

关丹面粉厂 KFM – 戏剧性的悲惨故事

在大马股市里,一天可起50%的股票几乎已不存在 (不包括凭单),更别说起100-200%。然而,股市本来就是变化莫测的地方。一家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的公司,关丹面粉厂KFM,可在一天从8仙暴涨至24.5仙,相等于200%的涨幅。这为处于低迷的股市激起一些波浪。

KFM可在一天被推至那么高,背后肯定有集团在操控,而且从10仙推至20仙仅仅只用少于10分钟的时间。从这不寻常的手法来看,其目的预计是要在短时间内吸引大批散户进场,然后把票统统卖给他们,借此脱手和大捞一笔。值得一提,在股价被推高前,KFM一天平均交易量少于0.25m,有些天甚至没有任何交易。

然而,好戏还在后头,今天 (12/15) FELCRA经过紧急商议后决定撤回收购KFM的意思。因此,早前 (12/9) 的参股意向书,也立即失效。在失去“白武士”的打救,KFM的前景越来越暗淡,距离下市已不远。奇怪的是,FELCRA为何可在3天内突然转态。这显得非常不寻常,犹如小孩子在玩泥沙。通常两方在签下意向书后,都会在至少两个月后才会有明确的答案,当中包括分析、调查、探讨等等。

可以肯定的是,明天KFM的股价必定插水,很大可能跌回10仙以下。这次不知会有多少散户被当炮灰。

其实,这已不是KFM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早在2015年1月,KFM曾与NEP钻石能量水签署意向协议书,通过倒置收购把上市地位转给后者。然而,在2015年3月,这倒置收购计划告吹,因双方无法在限期前达到协议。同时,双方也无意寻求延长期限。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KFM是家连年亏损的面粉生产商。其营业额更是一年比一年差,而最新季度的营业额只有区区的RM2,000。这也意味KFM的厂房已经停止投产和营运。由于现金流吃紧,KFM已无法投入资金在生产上,导致其厂房无法达到最低的生产水平,更达不到预期的经济规模。因此,KFM唯有停止全部生产活动。

KFM的遭遇不止如此,它曾在2015年3月遭一家基金公司追索USD1.62m。基于债务繁重,KFM在去年7月以总值RM2.1m脱售位于USJ工业区的两家工厂,以偿还贷款。之后,它还一度削减面值,以缩减累积亏损。然而,KFM依然无法扭转其局面,因股东资金不及缴足股本的25%,而正式落入PN17行列。

雪上加霜的是,其执行董事兼总执行长【MR. LEE】在今年7月以健康为由辞去职务,不再和公司共患难。按照目前局势来看,KFM基本上已翻身无望,预计不会有人愿意去接手,下市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KFM的悲惨故事已说完。总结,只要散户肯花些时间去了解企业的小细节,即可知道FELCRA参股的可能性不大。因此,说难听些,茫然跟风买入KFM的股友是咎由自取,不应怪人。

#KFM
纯属分享!

(对于股票分析报告和业绩点评有兴趣的股友,可私下PM本专页以了解详情。)
KFM (8303) 关丹面粉厂 - 关丹面粉厂 KFM – 戏剧性的悲惨故事
Back to To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