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97金融风暴 大马20年后今非昔比




(吉隆坡6日讯)对大马来说,过去的20年就是一个从亚洲金融风暴全面復甦的歷程。过去2年,大马股市出现一波接一波的外资撤离行动,而令吉匯率也几近下探亚洲金融风暴时期的低点,但仍成功挺过来,没有再祭出资本管制的下下之策,更有信心地应对动盪环境的衝击。

1997年7月2日,泰銖遭到狙击,投机者打响了风暴的第一炮。接下来,区域市场如大马、印尼、韩国、香港的金融市场接连出现大动盪,宛如多米诺骨牌一一倒下。富时大马综合指数(KLCI)从1997年2月26日的1265.37点高峰,短短一年半內蒸发近八成,在1998年9月1日跌至262.70点的低谷,才绝地反弹。

虽然股市並不见得是反映经济的准確指標,但从区域股市20年来的表现看来,大部份受亚洲金融风暴衝击或波及的地区,都已经復甦过来,包括大马。

其中,当年伤得最深的国家之一--印尼,其標竿股指雅加达综合指数(JCI)却是20年来涨幅最大的股指,高达7倍。

大马的综指则在区域內排名第7,20年来的涨幅达62.87%,比印尼、韩国、菲律宾、泰国、中国和香港。

排名前列的国家主要有2种,即当年遭受伤害最深的国家,如印尼和泰国,以及成功一举衝破中等收入陷阱,晋身先进国者,如韩国。反之,涨幅排行较低的市场如新加坡、台湾和日本,则是当年受创相对较少的地区。

此外,特定国家也受本身的结构性因素纠缠,经济一直停滯不前,如日本。

相比马股涨幅只有六成,这20年来,大马的经济规模却扩大了1.7倍。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大马在1997年的国內生產总值(GDP)达1100亿美元(约4730亿令吉),2016年则达2964亿美元(约1兆2744亿令吉)。

股匯南辕北辙

货幣的表现则和股市南辕北辙。亚洲金融风暴爆发的导向线就是货幣,当年国际投机客先是狙击泰銖,迫使泰国央行让泰銖自由浮动,却未能遏阻泰銖的跌势,投机客如入无人之境,一一狙击区域各个货幣。

20年过去,股市表现最好的印尼,其印尼盾却进一步贬值4.5倍。不仅如此,其它货幣如令吉、菲律宾披索、韩元和泰銖,在这20年中都贬值,未能回到原先的水平。

这是因为过去2年,国际资金市场非常动盪。而且,大多为出口导向经济体的亚洲国家,或多或少也倾向于让匯率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以利惠经济。

令吉匯率在1997年7月2日的价位为1美元兑2.5248令吉,5个月后,在1998年1月9日跌至4.7125的歷史低谷水平。

隨后,国家银行在1998年9月落实资本管制,把令吉匯率钉死在3.80,一直在2005年7月才鬆绑,令吉匯率后来持续升值,2011年7月一度上探2.95。

不过,过去2年,伴隨美国联邦储备局(Fed)收回宽鬆政策、油价腰斩,以及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爆发,令吉再跌至今年1月3日的4.5005,距离刷新歷史新低纪录,只差一步之遥。

然而,经过20年的金融市场改革,大马更有信心面对这场类似亚洲金融风暴的资金大挪移危机,政府坚持不再重施故计,抬出资本管制政策。这是因为,大马用了20年来改善曾经脆弱的金融市场,恢復外资的信心,不能再前功尽弃。

接下来,大马应该从股市涨幅排行榜中吸取的教训是,设法进一步改革经济,晋身高收入国,摆脱高不成、低不就的窘境。否则,终有一日,印、泰、菲等发展水平落后大马的国家,將赶到我国的前头。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0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