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大學學業的迷信 /開始沽貨



最近多了時間和女兒談心事,發現她已經不是自己心中永遠的小女孩,有一段時間女兒讀書很笨,我決心讓她做過快樂笨小孩,衹是後來誤打誤撞,最後她升讀加拿打最高學府:如何教導子女從D到A

我們談到學歷只是一張進入好公司的門票,而真正能否在社會上突圍,仍然是個人對工作熱情投入程度。

時間是人生最寶貴的東西,然而進入好公司仍然是在賣自己時間和青春,所以一份能完全控制自己時間的工作,才應是最值得投資。

女兒其實也受我們影響,知道工字是不會出頭,所以也希望有自己的個人事業,掌握自己寳貴的時間。
---------------------
在創業這戰場,並沒有所謂學歷或名牌大學之分,上至博士,下至小學生,又或拾A與零A都要在同一戰場上爭勝,如果以「機會成本」比較,名牌大學生包袱可能更不利。

除了熱誠外,創業者還要有樂觀和天真的性格,因為所創的業有沒有價值就在於能否解決顧客的問題,所以不停的問題就是創業者天生要每天要面對的事情,他要抱著永遠有解決和做得更好的方案的態度。

筆者最喜愛的時事評論家蕭若元最近也談到學業、聰明和發達的Correlation,自己非常認同,雖然蕭生的道理是如此簡單和直接,但當事情發生在個人身上,多會採不接受和妒忌代替改善趁機增加學問,例如:

為何自己是名牌大學,卻輸給另一個野雞大學的學生?

自己工作幾拾年才儲到一個物業,但另一個8、90後卻能短短幾年做到手持幾千萬或過億的物業?

自己持有某個專業資格,但另一個並沒有這專業資格的在這領域做得更成功?

自己生意有成,但揾錢卻不如另一個收租仔?

自己指出別人股票問題的理由天衣無縫,但這股卻升到無譜?

-------------------------
投資方面,本年至今組合上升超過20%,非常感恩和滿意,最近在高位沽了約15%的貨。

筆者不會認為股票不可以升幅大大高於自己計算的内在價值,也不會去估頂,此次行動只是希望減低組合風險。

我在投資班談過投資有兩個P,要Prediction 和Protection二者具備。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a/2017/06/blog-post_11.html

PE,Discounting Cash Flow等的估值方法是屬於Prediction,因爲它們都是一種對明天的預測,而PB則屬於Protection,它是說現在企業有多小實實在在的資產保護你已經投入的股本,而Yield就是二者之間,因爲它是歸還部分已經投入的股本,讓投資者的風險即時下降,但未來能否持繼同等的Yield再去減低風險,也是一種預測和期望,所以它是二者之間。

即兩支股價相同股票用PE和DCF計算的内在價值相同,回報相同但風險卻可以完全不一,價值投資的風險回報可以反比的說法和市場普遍認爲高風險高回報必然正比關係兩者相差之處也在于此。

最近筆者沽貨行動並沒有指定要做到現金和股票達某一個比例,我衹是打算提高組合的安全抵禦能力,因此轉到PB和Yield有吸引力的股票是我的目標,但因爲不容易尋找到,所以沽貨後的資金暫時仍然停泊在現金處。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my/2017/07/blog-post_31.html